106rj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四重分裂 起點-第九百六十六章:喚醒(III)推薦-597ne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在抗拒么……”
伊冬低垂眼眸,扫过面前那四枚正在以极高频率原地震颤的黑色牌位,轻声呢喃道:“果然,就像那家伙之前说的一样,你们并未获得真正的安息,你们……应该还有很多未完成的愿望,很多很多没来得及做的事吧。”
他缓缓闭上双眼,在耳畔那若有若无的咆哮声中握紧了双拳,脸色流露出一抹痛苦之色,咬牙道:“再稍微忍耐一下,我会尽快完成这一切的,这种事,就算过去从来都没有尝试过,我也一定能做得到!”
用力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让因为激活了技能【通灵】而承受着巨额负担的自己维持清醒,伊冬抬起他那不住颤抖着的右手,探进绑在自己左臂上的【牌位匣】中,取出了一枚通体雪白,似是由某种玉石雕琢而成的精致牌位,俯身将其放置在那四枚已经开始出现细密裂纹的黑色牌位前,深吸了一口气——
【灵媒秘术·本命鬼影】!
一蓬血雾从伊冬口中喷出,顷刻间便染红了那枚通体雪白的牌位,将其镀上了一层刺目的嫣红,而伊冬的脸色则是瞬间由红润转为苍白,生命值和灵力值皆是直接从100%掉到了50%。
这是伊冬的本命精血,尽管他并不知道什么是本命精血,更不明白为什么必须要用‘咬舌尖’这个巨疼的操作来喷这口精血,但因为技能说明上就是这么写的,所以他就只能照做了。
且不说现实世界中的灵媒喷一口本命精血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反正在游戏里的效果基本就是直接扣除等同于最大值50%的生命和灵力值,十分钟内体能值自然恢复速度衰减为0且免疫一切具有正面效果的消耗品。
至于作用嘛,除了作为使用【灵媒秘术·本命鬼】的必备条件之外,还会让使用者在‘本命鬼’的持续时间结束前所有类别为【灵媒秘术】以及【亡灵法术】的技能、天赋效果提高50%,如果是主动技能或天赋的话还有中等概率重置冷却时间,每个技能、天赋最多一次。
今生只为君凝眸 夜雨听音
很显然,对于伊冬这个主修亡灵学识的玩家来说,这个技能无疑是一张能在顷刻间扭转局势的底牌,一个能够永远在伊冬技能体系中占据核心位置的强力技能。
遗落幻想 凛风
就在最近那次与‘檀莫’的切磋中,伊冬就是靠这个一直被他雪藏的底牌完成了反杀,在对方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凭借两轮强化版【灵媒秘术·鬼兽毒雷】将其一波带走,甚至没让几乎已经把微操作发挥到极致的墨檀开出【脱逃】或【诡影连闪】,直接秒杀!
尽管战胜……或者说是险胜墨檀这种事对面板强度优势极大的伊冬来说并不值得骄傲,但对手毕竟是那个‘混乱中立’人格下的贱人,所以取得了三连胜的伊冬还是猖狂地震声大笑了整整五分钟,然后无视了墨檀发来的第四次切磋申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公共空间。
虽然可能性并不大,但伊冬总觉得如果再打下去的话,已经看光了自己底牌的墨檀有很高概率干掉自己。
所以他就干脆利落地退了。
从心是真的从心,但强也是很客观的强,在【灵媒秘术·本命鬼】的加持下,伊冬甚至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T1上游玩家的战斗力,就算是昼岚那种能够挤进榜单前百的人,太大意的话都可能会翻船。
当然了,作为一个非常全面的无死角技能,【灵媒秘术·本命鬼】除了能够大幅度提高伊冬战斗力之外,在其它领域中也有着极强的作用。
比如说……
嗡!嗡嗡嗡!
伴随着一阵并不算刺耳却直击灵魂的嗡鸣声,那枚雪白色牌位上的‘鲜血镀层’开始以极快地速度向牌位正面的中心处汇聚,并在数秒钟后‘啪’地一声扩散开来,化作两个殷红的华文新魏——【凛冬】
与此同时,一个散发着浓郁煞气、气质冰冷阴森的半透明伊冬悄然从空气中析出,与本尊不同,这个伊冬的虚影面无表情、目光森然、印堂发黑、肤色铁青,身上穿着一袭宛若雾气般的黑色长袍,时髦值简直高到爆表。
显而易见,这位多半是从那雪白牌位中钻出来的‘伊冬’,多半就是那个‘本命鬼’了。
“喂,你……”
从来没跟自己这个技能聊过天的伊冬迟疑了一下,面色忐忑地向面前那面无表情的自己命令道:“让他们冷静一点。”
“……”
面无表情的本命鬼微微颔首,然后便抬起他那暴着青筋的右手,凭空凝出了两颗珠子。
然后伊冬就发现自己的技能【灵媒秘术·鬼兽毒雷】进入了冷却状态。
冷却状态……
冷却状态???
冷却状态特喵的像话吗!
“停下!”
因为失去了一大口精血而亏空严重地伊冬踉跄了半步,咬牙切齿地瞪着面前那捏着两枚‘鬼兽毒雷’,作势欲砸的本命鬼,怒道:“我是想让他们冷静一点,而不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强行让他们‘情绪稳定’!”
相貌与伊冬本人完全一致的本命鬼皱了皱眉,然后便散去了手中那两枚黑珠,放弃了直接对奈德四人的牌位进行‘物理麻醉’的打算。
“让他们平静下来,用尽可能温和的方式,绝对不许伤害到这四个人一分一毫,绝对不能让他们打碎自己的牌位。”
伊冬严肃而仔细地重新阐述了一下自己的意图,然后便见那本命鬼闭上双眼,张开双手摆了个无限近似于‘被钉在加号上的稣哥’的POSS。
下一瞬,层层叠叠的黑色薄雾以本命鬼为中心扩散而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直接让这片空地的气温原地打了个对折。
【您已学会技能:小鬼境】
系统提示音在伊冬耳边响起,让本就有些发懵的他更懵了。
事实上,在伊冬原本的设想中,并没有刚才跟自家本命鬼‘聊天’的环节,如果按计划来的话,使用【灵媒秘术·本命鬼】的根本原因是借用这技能的增益效果,让他能够更加轻松地完成后续操作,而四个灵魂的冲击力与牌位的抗压能力伊冬其实也计算过,凭借他的能力,就算不做多余的事也能够在那四个牌位彻底粉碎前完成‘匹配’。
但话虽如此,他却还是在本命鬼出现的那一瞬间鬼使神差地跟后者说了句话……
就连伊冬自己都不知道原因,毕竟技能说明上可没有‘本命鬼能让其它灵魂安静平和下来的功效’这种话,但他就是没来由地觉得面前这只似乎跟自己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鬼能做到。
结果这家伙还真就做到了!
尽管第一次可能是因为沟通问题出了点小小的意外,导致本命鬼险些用【灵媒秘术·鬼兽毒雷】直接把伊冬企图拯救的四条灵魂炸得灰飞烟灭,但在那之后这只鬼还真就用出了某种技能说明里没有的手段,让原本无比排斥被束缚在牌位中的四个灵魂冷静了下来。
【仔细一下,这个本命鬼能代替我使用的鬼兽毒雷这种事……技能说明里好像也没有吧?】
伊冬下意识地想到,然后便将思绪从本命鬼身上移开,打量起面前这片名为【小鬼境】的区域。
以伊冬面前的本命鬼为中心,周围半径二十米内的地方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番模样,尽管伊冬并不知道这是哪里的景色,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这地方之前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
在伊冬面前不远处的地方,有一间看起来略显破旧的瓦房。
是瓦房,也是营房,所以旁边有搭着武器架,两侧还有其隶属单位的徽记。
这个徽记伊冬是认识的,那是千百年来在紫罗兰帝国地位最为超然的顶尖豪门之一,马绍尔家族的徽记。
当然,现在别说是徽记了,就连那个家族曾经存在于世的痕迹,都被那位已经彻底掌控了紫罗兰帝国实权的摄政王殿下给抹去了。
所以这营房,应该是假的,就算曾经是真的,放到现在也已经假了……
包括远处那若有似无,绵延不绝的更多瓦房,也是假的。
只不过在这片似是而非的领域中,在远处那些已经明显暴露自己只是幻觉的、扭曲营盘的映衬下,距离伊冬最近的这个营房却显得格外真实。
上面的每一块砖,地上的每一粒沙,都是惟妙惟肖的。
营房前点着一蓬篝火,火是蓝色的,并没有散发出丝毫温暖,反而显得有些诡异。
但围在篝火边的几个人却冲淡了这份怪诞,他们嬉笑着、比划着,仿佛在彩排着一处哑剧。
当然,虽说气氛很哑剧,但除了没有BGM之外,几人谈笑的声音可是一点都不小,至少站在他们近处的伊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嘿,克拉布,你这混球能不能别再灌队长了!”
盘腿坐在地上的精灵少女皱了皱鼻子,很是不爽地冲对面那个皮肤黝黑的高壮兽人挥了挥拳头:“你这憨货是个兽人!队长可是人类!”
兽人翻了个白眼,变魔术般地又从身后摸出了一个酒囊,一边拧着盖子一边瓮声瓮气地说道:“银娜你不好好在树上挂着下来干嘛?而且喝酒这事儿跟兽人不兽人的有啥么关系,明明是队长他老人家比我能喝好不好!”
“喂……我确实比你大几岁,但也不至于被说成老人家吧。”
抱着盾牌的中年汉子扯了扯嘴角,狠狠地瞪了那兽人一样,他穿着一套看上去有些陈旧的锁甲,胸口处还有一个白色的狼头徽记,年龄目测应该还不到四十,但身上全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沧桑感。
“同意。”
并没有坐在篝火旁,而是靠在营房门口抱着胳膊的蜥蜴人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要说年纪的话,就算我、队长和克拉布你这憨货加起来,还没有银娜大呢,她才应该被叫做……”
“叫什么?”
看上去也就二十岁不到的精灵少女危险地眯起双眼,笑盈盈地抬头看向那画风颇酷的蜥蜴人,甜甜地说道:“亲爱滴萨拉查先生,人家可以允许你再组织一次语言哦~”
“……”
蜥蜴人立刻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干涩地挤出一句:“应该叫你小姐姐才对。”
“哼,算你识相。”
精灵女孩撇了撇嘴,放下了手中的长弓。
“哈哈哈哈,傻辶了吧!”
兽人顿时乐不可支地拍起了大腿,咧嘴道:“还说老子憨呢,你看老子啥时候叫过银娜一句老太婆。”
蜥蜴人:“……”
人类男子:“……”
兽人自己:“……”
然后他就被一支锋利的箭矢从头皮上掠过,铲走了至少两年份的头发,整个人都愣那儿了。
“咳咳,克拉布你醉了,醉了。”
中年人见那精灵少女又将小手伸向箭袋,连忙手脚并用地蹭到那兽人面前,干笑着转移了话题:“说起来,上面前段时间说要给咱们配个牧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哦。”
【牧师?】
一直处于旁观者视角,完全没有被四人发现的伊冬眯起了眼睛,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
他是个聪明人,根据墨檀之前给自己的情报,听到这里大概已经判断出大概情况了,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结果紧接着,事情的发展就超出了伊冬的掌控……
“配个牧师?”
精灵少女一脸古怪地看向那个穿着锁子甲的队长,面带忧色地问道:“队长你真喝多了呀?咱们不缺牧师呀。”
“啊?”
那中年汉子和伊冬皆是一愣,然后前者猛地一拍自己的脑门,感叹道:“哎呦,你们瞧我这记性,咱不是还有黑梵嘛。”
【什么!?】
伊冬彻底傻在了原地,完全搞不清楚情况了。
与此同时,一个对他来说十分熟悉的身影,正在不远处慢慢成型。
“唉,我说队长你能不能行了啊。”
兽人一边心疼地摸着自己的头皮,一边摇头道:“黑梵要是知道你把他给忘了,该有多伤心啊!”
“是呗。”
在伊冬目瞪口呆地注视下,‘黑梵牧师’大步流星地走到篝火旁坐下,一脸受伤地看着那面露讪笑的中年汉子,长叹了口气……
“我好伤心啊,奈德队长!”
第九百六十六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