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玫資料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c44ie精华都市异能 唯我正邪之路 txt-第一千零三十章 歐陽赤離的離別之禮讀書-5wta2

唯我正邪之路
小說推薦唯我正邪之路
三天后,大霆疆域,金霆域。
十劍嘯九天
作为邪道盟主的剑问情,正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只因万毒教教主·血煞岚、至尊血红坊之主·千娇容以及唐门的门主·唐笑三人之间爆发出了一场激烈的矛盾。
并且三人已经开始大打出手!
地榜第九VS地榜第十一+地榜第十三。
即使血煞岚的境界为真武境后期,但面对两个真武境中期,却渐渐处于下风。
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唐笑,或者说唐笑手中的那柄闪烁着寒光的飞刀。
从一开始,动手的只有血煞岚和千娇容,唐笑一直就在旁边拿着一柄飞刀凹造型。
一些实力不强的围观群众看不出虚实,但剑问情却发现隐约间一股杀气和因果力将血煞岚完全锁定。
这让他一身实力只能发挥七成,这还是因为血煞岚和唐笑作为多年的邻居,交手过无数次的原因,否则一般的人被唐笑的忘情飞刀锁定后,恐怕能剩个五成实力就算不错的了。
忘玄燕眉头微皱的看着这一切,只因那雷怜王都带着龙脉前往水霆域了,自己这些人却开始窝里斗,这与他原本预想的情况完全不同。
随即他的目光看向剑问情:“盟主,你就不管管?”
剑问情嘴角微微勾起,视线看向忘玄燕:“忘先生,以我这点实力哪敢掺和到真武境大高手的对战中。
还有这个时候你倒是想起来我是盟主了昂。”
忘玄燕叹了口气,他也不知为何剑问情始终对他有一些敌意,甚至对其毫不掩饰。
这些日子以来,邪道同盟也在不断壮大,不仅仅是大霆内的势力,就连大梦中有一些邪道也不远千里来加入同盟之中。
就在万毒教、至尊血红坊和唐门因为雷怜王前往水霆域而感到不解时,剑问情已经悄悄将这些势力完全收复。
此时他这位邪道盟主,虽然没有几个真正拿的出手的高手,但是其下的小喽啰和炮灰倒是要多少有多少。
一时之间,这金霆域已近乎成为一方魔窟。
也就是在今日,众人终于决定前往水霆域一探究竟后,刚到没几天的唐门·门主唐笑却直言对龙脉不感兴趣,公然拒绝掺和接下来和雷怜王的龙脉之争。
血煞岚第一时间看向千娇容,千娇容却说她不会放弃龙脉,但也支持唐门的这种举动。
血殺 流星趕月
这就让血煞岚更加搞不懂了,之前雷怜王所表现的那股强横的实力,让其直接登上了地榜首位。
面对那自己都无法判定有多强的惊天一戟,这个时候自然是能多拉一个平摊风险的算一个。
但唐笑接下来的话,才让血煞岚明白这位唐门门主之所以退出龙脉之争的原因。
“我已决定将唐门迁移到金霆域,从今日起正式将金霆域全面接管。
昏久必婚
那一半川蜀域,我将让给自己的盟友千坊主。
对了,此事我已经征求了剑盟主的同意。
关于之前的七战之约,我唐门和至尊血红坊所应得的一共四城,也转让给剑盟主作为谢礼。”
血煞岚沉默了好久,然后才想明白目前是怎么个情况。
七战之约,邪道同盟获胜后,获得木霆域的十城,但是因为那里有造化教这种顶级大势力,加上龙脉的问题,才让众人将此事押后。
如今就是,剑问情得到了木霆域的六城,相当于占据了大半木霆域。
唐门则是由原本的半个川蜀域,换成了一整个的金霆域和天霆域的两城。
風起華爾街
至尊血红坊作为跨域而来的势力,本来一无所有,但现在占据半个川蜀域和天霆域的两城。
总之这么看来,这三方都是大赚。
唯独自己貌似也就多了木霆域的两城,并且因为自己的后台没有剑问情那么硬,还要时刻担忧造化教前来找麻烦。
唐门和至尊血红坊放弃那四城肯定也有这个原因,说白了那木霆域十城,除非是他们共同分担风险,否则除了剑问情外,无人敢去占据。
这么算来,他万毒教里里外外忙活这么多,结果什么都没捞着!
那他可就不乐意了,当即就要动手,以此表达他的不满,但没想到唐笑和千娇容直接统一战线,上来就两个打一个。
最后就形成这种尴尬的局面。
没多久,血煞岚也发现再打下去也没有意义,只能冷哼一声带着万毒教的弟子离去,其目的地正是水霆域。
剑问情也没再多言,立刻招呼邪道同盟的人跟上。
千娇容和唐笑交换了个眼神后,也带着部分至尊血红坊的弟子前往。
短短两个时辰,金霆域只剩下唐门的人,还有忘玄燕三人组。
还没等忘玄燕开口,唐笑主动道:“这是欧阳先生的离别之礼。”
忘玄燕沉默片刻:“半个川蜀域交换一个金霆域,看似是唐门赚了,实则那半个川蜀域早已完全被唐门掌控,金霆域却要从头再来。
除非有一个例外,就是人界会,人界会在金霆域的声望极高,可以帮助唐门更快的将金霆域稳住,人界会的分部也能顺利建立。
这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只是凭此我还是不知唐门主,为何会冒着得罪血教主的风险,如此选择。”
唐笑摇了摇头,神情有些惆怅:“只因我不得不这么选。
天下间,唯有欧阳先生,或者说唯有人界会才能让我达成所愿。”
忘玄燕看向一旁神情如常的唐玉,脑海中闪过一道精光:“是唐门的老祖唐九天吧。
这位登上天榜的高手,因为久久闭关未出,让不少势力猜测唐九天是否已经死去。
重生之腹黑嬌妻太誘人 胖紙奶奶
第一封印破解后,就有一些势力开始试探唐门。
要不是你的这位少门主拜神蛊邪皇为师,恐怕如今的唐门早已被其他势力吞并。
毕竟除了那位唐九天之外,唐门最强的只有真武境中期的唐门主。
现在看来你那位老祖并未死,而是受了伤,并且是难以治愈之伤。
人界会中有天下第一神医之女,被誉为医术世间第二的原圣医盟·盟主·李天香,还有一尊至宝药鼎,名为神农鼎。
好手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轻易边将邪道同盟内部分裂,唐门主你应清楚人界会这种势力才是极度危险的。
他不会出面,但他所做的一切,却能影响到整个大局。”
唐笑的眼神中毫无任何波澜,只是淡淡答道:“比起能让老祖恢复如初,即使知道自己成为一方棋子又如何。
与忘先生和欧阳先生这种人相比,唐某的一生使命只是为了让唐门更好的传承下去。
我如此,唐玉亦是如此。
为了这使命,我们不介意放弃一些东西,况且忘先生所布置的龙脉之局,也不过是让唐门从一个棋盘跳到另一个棋盘而已。”
忘玄燕深深叹了口气,没在多言,和一旁的媚邪月使了个眼神后,三人便已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