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v3z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第484章 唐人來了看書-hpyvv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怎么弄?”
两百骑下马歇息,吃着干粮。
“兄长,此处距离南苏城不到三里地,咱们到城下转悠一圈?”
可怜的娃!
有搞头竟然被他理解成了去城下转一圈。
“转一圈毫无用处。”
“那咱们能如何?难道攻城?”
李敬业虽然莽就一个字,但也知晓两百骑去攻城就是玩笑。
有人说道:“武阳伯,咱们的职责是哨探。”
“这个提醒很及时。”
贾平安看着那些尸骸,“可出来一趟,你说空手回去合适?”
“咱们不是斩杀了高丽人的一队斥候?”
“斥候是斥候。”
贾平安指指那些衣裳,“剥下来,选最悍勇的兄弟穿上,敬业,你也算一个。”
“这是伪装哨探?妙!”
李敬业寻了一件最大的衣裳,可依旧和紧身衣一般。
“吸气!”
贾平安拍了他的肚皮一下,然后把衣裳套进去。
随后就是布置。
贾平安很认真的道:“晚些你等跟着我靠近城池,通译应对,若是敌军反应过来了,城头有弓箭手,那就马上撤回来。若是他们打开了城门,敬业!”
卧槽!
左右人都傻眼了。
竟然是骗城?
“武阳伯,这……”
这不是后世信息爆炸的时代,更没有四大名著给你。后世一本三国演义就能成为那些部族打天下的兵法大全……
贾平安看到的全是兴奋。
竟然无人害怕!
这特娘的!
这才是大唐啊!
关键是大伙儿看向他的眼神都无比灼热。
在这个厮杀大多靠莽的时代,这等计谋就像是一盏明灯,让人眼前一亮。
贾平安一一拍打着这十余人的肩膀,“都机警些,后续的兄弟会在城门打开后出击,不管成败,都会接应我等回来。”
“敬业!”
贾平安拍拍李敬业的肩膀,“冲杀就要看你的了。”
“好!”
李敬业毫不犹豫的接受了任务。
随即十余人出发。
“跟上。”
剩下的人缓缓跟在后面,当隐隐约约能看到南苏城时,大队勒马,有人匍匐向前,靠近观察。
……
“别担心!”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南苏城渐渐近了,贾平安在给麾下打气,“十余人敌军不会起戒心,关键是前面的冲击一定要猛,敬业……”
“兄长放心。”李敬业脸色通红,兴奋的不行,“我把甩屁股的劲头拿出来,保证能冲杀进去。”
你特娘的就记得甩屁股!
“注意!”
南苏城中,守将正在召集人议事。
“唐军最近频频在对岸窥探,多半是知晓了咱们攻打新罗的消息。”
守将三十余岁,脸有些长,但却白皙,长须三缕,打理的极好,他沉声道:“大莫离支信任我,我必将粉身回报。而要紧的便是谨慎,小心……”
此人号称稳健,而南苏城对面就是大唐的地方,所以才派了他来。
此刻的城外,十余骑靠近。
通译喊道:“开门!”
这是贾平安的交代,喊什么我们哨探回来了,只会引发关注。
“怎地回来的这般早?”
哨探都是有范围的,城头的人一边问,一边喊道:“下面给他们开门。”
果然,没有看过三国演义的这些高丽人,压根就没想到骗城这一招。
“准备!”
特么一群猪脑壳……贾平安目光平视。
城门缓缓打开,后面的一个军士打个哈欠,伸着懒腰,然后说道:“你等定然是偷懒了,小心被责罚。你等……”
贾平安挥手,箭矢飞了过去。
一箭封喉!
军士捂着咽喉倒下,两侧开门的人刚想惊呼,李敬业就冲了进来。
手中的横刀挥动,冲出来的几个军士纷纷倒下。
前方就是道路,两侧是低矮的土屋和木屋。看古装剧的来到这里,定然会说自己被电视剧给骗了。
灰蒙蒙的街道上有十余行人。
“敌袭!”
城头的军士在尖叫。
“冲进去,直接冲到守将的官衙!”
贾平安压根就没考虑后被断后路!
就在后面,匍匐的那个唐军起身喊道:“冲进去了!”
剩下的唐军开始加速,冲向了敞开的苏南城。
……
守将还在说着,“要想让将士们卖命,就得让他们有好处,那批金银拉出去,告诉他们,奋勇厮杀的重赏,避战不前的杀!”
外面,两辆马车缓缓出了守将府。
“敌袭!”
尖叫声中,有人冲了进来,“发现敌军突袭。”
守将霍然起身,“多少人?”
“十余骑!”
守将上前,一巴掌抽去,面色铁青的道:“十余骑你惊惶什么?坏了我的士气,传令,剿杀了他们!”
一队骑兵冲了出去。
双方在街道上相遇,贾平安和李敬业并肩冲杀了进去。
李敬业就是一个字,莽!
贾平安的刀法也今非昔比,他避开对手的砍杀,一路上前,身后不断有敌军倒下。
这股骑兵被杀伤大半,有人飞也似的去报信。
“被唐军杀光了。”
守将正在等候消息,闻言一怔,“吹号!”
城中有两千军队,牛角号就是集结的信号。
“点火!”
贾平安令人点火。
火头渐渐起来,蔓延开来。
“起火了!”
贾平安带着冲杀了过去。
两辆大车想掉头,李敬业喊道:“怕不是美人,看看!”
赶车的被两刀剁了,李敬业撬开箱子。
卧槽!
“是金银!”
发财了!
贾平安骂道:“先杀人!”
按照他的吩咐,这十余人都在四处点火。
整个苏南城都乱了,百姓满街乱跑,堵住了那些刚出来的援军。
守将要疯了,“为何还不来?”
“外面起火了!”
守将冲出去看了一眼,“那些畜生,竟然点火!”
他咬牙切齿的道:“出击,挡住他们,别担心,城头那边到时候一封堵,这伙人就是瓮中之鳖,死无葬身之地!”
城头,一队唐军砍杀了最后的对手,喊道:“一部分守住这里,其他人去跟着武阳伯厮杀!苏南城,是咱们的了!”
这股生力军的加入,顿时让零星来援的敌军纷纷败退。
守将带着数十人冲了出来,前方全是火光和烟雾,他咳嗽几下,喊道:“就十余骑,杀光了他们!”
“闪开!”
后续百余步卒冲了上来。
守将喜道:“好!步卒用长枪阵拦截他们,随后用弓箭射杀!”
他回身看着麾下的将领,“今日看守城门的是谁?”
一个将领出来,守将骂道:“被十余骑骗开了城门,你是豕吗?回头大莫离支能杀了你全家!”
泉盖苏文用臣子的身份统御高丽,手段自然不能软弱。
那将领低头,“多亏将军力挽狂澜,否则我死有余辜!”
这等死里逃生的手段用的不错,守将面色稍霁。
“接敌了!”
前方传来了厉喝。
一阵风吹过,吹动了将领的胡须。
也吹散了前方的烟雾。
百余步卒正在列阵,可都面无人色。
前方,百余骑唐军已经起速了。
“是百余骑!”
守将面色惨白:“谁说的十余骑?”
那人看了他一眼,然后冲了过去。
这等误报军情导致战局急转直下的,战死估摸着家人还有活着的机会,若是被拿下,那么全家完蛋。
他拎着长刀,一路狂奔。
他冲过了刚列阵完毕的步卒阵列,脚下不停。
一骑冲了过来。
“我乃高丽勇士……”
横刀挥动,人头飞了起来,身体还站在那里摇晃了一下,这才重重的扑倒。
脖腔里的血喷的到处都是,后续的骑兵踩踏着尸骸冲了过来。
“兄长,闪开!”
冲在最前方的便是贾平安,他闻声策马让开了些,回头一看。
卧槽!
李敬业手中拿着一个类似于流星锤似的东西在挥舞。
那东西头部是个球,链子越转越急。
李敬业松手,那东西呼啸着飞了过去。
当先的三个步卒就像是撞到了火车,惨叫着倒下。可那东西去势未尽,旋转着,两头抽打着阻拦的一切东西。
步卒阵列被打开了一个口子,贾平安一马当先冲了进去。
横刀轻松的收割着生命,那些步卒开始溃逃。
烟雾重新笼罩住了战场,贾平安抬头,从一丝缝隙里看到了守将。
“援军何在?”
守将惨白着脸喊道。
大唐不是前隋,统军的也不是那些心怀鬼胎的将领,一心就想断送了隋炀帝的性命,哪怕用大军的全军覆灭也在所不辞。
当中原王朝认真的开始厮杀时,高丽人就露出了疲态。
“骑兵没有了。”
一个绝望的声音传来。
守城要那么多骑兵作甚?
骑兵只是辅佐,步卒才是王道。
数百步卒赶到,当即在前方列阵。
这是添油战术!
守将喊道:“后续的全数召集了来!”
剩下的千余步卒不断赶来。
前方,贾平安喊道:“敬业!”
“兄长!”
李敬业杀的兴起,早就把原先的高丽衣裳撤掉了,赤果着上半身在厮杀。
“你带着五十兄弟从侧面绕过去,从背后给他们来一下!”
“好!”
烟雾就是最好的掩护,李敬业带着人消失了。
前方数百步卒在列阵,人越来越多。
守将喊道:“逼过去!”
步卒们一步步的逼迫了过去,脚步声沉重,长枪的枪刃闪闪发光。
“唐人太过倨傲,百余骑竟然就敢来破城,他们小看了高丽,小看了我!”
守将的信心在迅速恢复中。
两侧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回头要抓紧建造屋子,否则冬季一到,没法活。”
这就是辽东,寒冷就是高丽人最好的防御伙伴。
前方的步卒在不断逼过去,唐军在节节后退。
“他们怕了。”
“城门那边到时候把门一关,这便是瓮中捉鳖!”
“加快冲过去!”
唐军在退却。
烟雾不时被被吹动,守将正在憧憬着,突然身后有人尖叫。
“有人!”
马蹄声骤然而起。
守将回身,就见前方的一个路口冲出了一个赤果着上半身的男子。
男子的身板宽厚的让他想到了泉盖苏文家的门板。
男子的身后不断有唐军冲了出来。
烟雾中,男子长刀指着这边,一脸狂喜!
“唐军……回身!回身!”
有人在喊!
守将一脚踹倒那人,“稳住,不许回头!”
这个时候回头,前方的唐军就会毫不犹豫的扑过来。
两个不同的命令交错下,前方的阵列乱了。
“出击!”
贾平安率先冲阵。
而在后面,李敬业带着五十骑也冲杀了过来。
背后遭遇一击的敌军崩溃了。
守将被簇拥着往后跑,一边跑一边喊道:“不要乱!不要乱!稳住!”
他看到了一个唐军不断在朝着自己这边冲击,就喊道:“拦住他!”
两个步卒冲了过来,不过一瞬,就倒在了横刀之下。
守将被逼到了边上,他用长刀指着贾平安,“你是何人?”
此刻那些步卒被杀的魂飞魄散,甚至为了奔逃而自相残杀。
贾平安看着他,“通译何在?”
通译骑马过来。
“你是何人?”
通译笑道:“我乃大唐军士。”
守将目视贾平安,“你是何人?”
原来不是问我?
通译昂首道:“此乃大唐武阳伯,贾平安!”
一个伯爵竟然亲自来骗城……
守将嚎哭道:“大莫离支,臣失守了!臣罪该万死!”
鬼点灯 笺哗
“弃刀跪地!”
守将摇头,“大莫离支会再度将你等击溃,前隋那巨大的京观将会矗立在辽水边,让中原丧胆!”
贾平安在听着翻译,面色如常。
杨广征伐高丽更像是一场政治战,政治上正确,但战略上却错了。
而后那些战死的将士们被筑成京观,用于彰显高丽武功。
守将挑衅的看着贾平安。
他觉得贾平安会愤怒,然后冲上来和自己拼杀。
若是能斩杀了此人,他就算是赚到了。
贾平安认真的点头,“我记住了。”
不知怎地,一股凉气从守将的脊背升起。
杨贵妃,嫁给我吧!
贾平安指着他,“弄死他!”
不是要劝降吗?
虽然准备战死,可唐军态度的转变却让他无所适从,巨大的落差感让他突然想活。
一个唐军张弓搭箭。
“我……”
箭矢飞来,打断了他后续的话。
“城中乱了。”
那些百姓蜂拥往外逃。
“不必阻拦!”
数百高丽俘虏跪在那里,周围只是数十骑兵看守,竟然无人敢反抗。
贾平安一路过来,“令人去对岸报信,让他们早做决断。”
程名振和苏定方接到消息时会是什么模样?
贾平安很好奇。
但现在他需要处置这里的事儿。
“见过武阳伯!”
那些军士见到他时,纷纷投以崇敬的目光。
骗开城门,旋即攻破城池,只有亲身经历才知晓这是如何的不可思议。
“二百余俘虏,其他的……”
一个队正遗憾的道:“其实还想再抓一些,只是兄弟们杀红了眼。”
以少击多,不杀红眼如何能取胜?
“令他们建立隔离带。”
“什么隔离带?”
众人不解。
贾平安捂额,“在火头外拆房子,让后面的房子和火头隔开!”
二百余人被抽打着去干活,李敬业猴急的道:“兄长,去官衙看看吧。”
你个王八蛋!
贾平安指着他胸口的一个口子骂道:“这是沙场,不是过家家,先把伤口处置了再说。”
“小事啊!”
李敬业弄了酒精出来,浇在伤口上。
酒精刺激着伤口,他龇牙咧嘴的喝了一大口,“爽快!”
众人进了守将府,有人去搜索,不时传来欢呼声。
重要的东西都在这里面。
“有不少钱!”
“都特娘的收好,谁敢私藏,回头弄死!”
李敬业骂骂咧咧的。
这是李勣传授的兵法:但凡军中私藏战利品成风,这支军队就离崩溃不远了。
军令不能行,渐渐发展下去就是君令也不行,随后军心涣散,不是散架就是出现藩镇。
“兄长!”
贾平安正在看着那些文书,可特娘的看不懂。
“何事?”
“啊!”
李敬业单手夹着一个女人出来。
“兄长,我想看甩屁股!”
“滚!”
贾平安踹了他一脚。
“马上派人去外面哨探。”
贾平安猛地想起了此事,不禁觉得自己依旧经验不足。
“武阳伯,火头小了,那些俘虏可要关押?”
贾平安摇头,“令他们收拾尸骸,全数送到城外去。”
众人不解,但依旧照办。
晚些,千余具尸骸在城外堆积着。
“要挖坑吧。”
“不挖坑会臭。”
唐军在周围警戒。
贾平安出来了。
“先前守将说前隋征伐高丽失败,战死的将士被筑成了无数壮观的京观,我在想……”贾平安目光平静的道:“中原历来都是礼仪之邦,所谓有来有往,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此,大唐自然该礼尚往来,从此战开始,每战之后,必筑京观!”
所有人都觉得脊背发寒。
这平静的话里带着巨大的杀气。
那个守将若是死而有知,定然会后悔不迭。
“封土!”
慢慢的,一个大土堆就出现了。
守将的尸骸最后被拖了出来。
“把他的头颅摆放在最上面,看着高丽方向,看着我大唐雄师不断进取,看着耶耶的京观不断延伸!”
一颗人头被摆放在最顶端,双目无神的看着高丽方向。
……
一支五千余人的军队正在缓缓而行。
“那是什么?”
有人诧异的问道。
“是土堆吧!”
“可记得上次来时还没有。”
“去看看。”
一个骑兵策马冲了过去,近前仔细查看,然后回头……
“是什么?”
“是……是京观!”
大风吹过,人人变色!
“唐人来了!”
……
双倍月票……求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