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nz7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華夏一家-第二二六章 何爲咖喱人相伴-j6rik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陈震山说让了两个车还咋下,那还不如把他手脚捆住认输算了。
三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见到女人们陆续回来了,赵晓兵建议也去泡泡温泉,后海的温泉很不错的。
易山喝了酒精神好得很,还想耍,正合他意,叫双双安排下酒菜,还要在后海再吃一台酒。
随后三个人一起去了后海,果然已经空无一人。
下水泡了一会儿易山很开心地对他说纸币的事情放心,现在使用的会票太西皮了,他会从纸张的硬度,柔韧度,耐磨度等等等等方面去指导研究所干,给他们量化指标。
仙人板板,易山这一说,赵晓兵都担心做不出来咯。
老曹更是懵懵懂懂的不懂。
赵晓兵简单地说他在计划建立银行,发行纸币,将来要在全国流通,废除繁重的金属货币。
话还没说完,易山就接过去哗啦啦做起了解释。
等易山停下吃酒,他才说道:“胡勇军在逻些城气候不好,生活太艰苦,我的想法是走大理这边沿着边境再开一条路,往西去打通山南,在那里取得一块补给地,让这边和西蕃连成一片,这样西蕃的部队就有了轮换休整的地方。”
他这样一说,易山秒懂,立即响应。
马上说以后就没得大理国了,改叫云南路,往西走芒康和西蕃路连成一个整体。
然后,再去拿下山南雅鲁藏布江流域那块肥沃之地,避免咖喱人厚着脸皮来蚕食、刮地皮了,玛德。
易山很轻松地说着。
老曹的脸上却现十万个为什么了,问他何为咖喱人,为何不考虑向东进军,完成帝国统一大业?
老曹说:“东北望王师久也,我等为何不出击三京之地?”老曹的意思是要直接去收复洛阳,开封了。
这里有他的思维局限性。
他一天到晚想的就是收复故土,没想到里面的难度和麻烦。
一方面是现在蒙古实力强大,若是正面对垒,新宋损失定然不小。
另一方面是两浙那边建有小朝廷,孟珙这类大将还有想法。军队往东去,难免发生碰撞摩擦。
但是大家都是南宋军队,若是真的都当敌人对垒起来厮杀,百姓怎么看,士兵怎么想,这些都是麻烦。
步 步 錯
所以,赵晓兵觉得不如先放一放,将自身实力练起来再说。
他肯定不好将这些事情搬出来明说,那不成了眼睁睁看着宋人在水深火热之中见死不救了。
赵晓兵只得说他梦见窝阔台没两年就要死了,蒙古有个不好的习惯,汗王一死,其他王爷必然要起来拼个你死我活的争夺汗位,到时候再行出击就轻松多了。
这个说法有点像算命先生的神算,不过老曹还真有点信。
一个是古人他本身就信封建迷信,另外也是赵晓兵这几年和老曹的交往中每次预言还都很准。
于是,这个用兵方略才基本上定了下来。
另外,赵晓兵让陈震山的情报部关注广南西路,说有机会要南下取之,便于开展海上贸易。
他说若是蒙古截断了大江航运,蜀地商品不能换成钱了,老百姓必然遭罪,新宋目前作为内陆国,还不能直接进行对外贸易。
长此以往会拖垮经济,没有经济支撑是不好打仗的。这个道理都懂,无需他作太多阐述。
老曹转过话题问易山,说他那么懂兵的,为何不出来领兵作战?
易山笑了,他说有那些年轻人就行,他就喜欢做些培训,教书育人什么的。
是个男人都想叱咤风云,赵晓兵知道易山的苦处。他身体严重残废,有心疾,潜意识里需要一个安身处。
这几年看到自己的徒弟出息了,心里的阴影才渐渐地散去,他已经不在乎干多大事业了,只要罗城那块平安地在手,就无所谓东西南北风。
窈妃传 小爱的尾巴
大家吃好了,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回去,子文将赵晓兵拉去她的竹楼,那竹楼就痛苦了,被折腾得一晚上没有消停过。
早晨了,赵晓兵醒来,见她和凤凰都还在梦里,心里嘚瑟道:“哼,想把我干趴下,没那么容易。”
吃了饭送走曹友闻,赵晓兵陪着易山他们去逛马湖。碧绿的湖水和通透的天空交相辉映,心情特别爽。
不像成都的天空,特别是冬季,总感觉被厚厚的膜蒙住似的,出不开气儿。
夜晚,易山说他还要泡温泉,赵晓兵只好陪着,叫双双安排,备些精致下酒菜。
三个人下水,吃过三杯酒之后陈震山对着易山说:“师傅有啥话就直说嘛。”
赵晓兵疑惑地看着他俩,觉得奇怪了。
陈震山说他昨天晚上就觉得易山表情不对,似乎有话没说完呢。呵呵,当真是做情报工作的,也是他和易山靠的近才有的感觉了。
易山说瞒不过他这只老狐狸了。
他说大理国有个天龙寺,相当于中原的多林寺,里面的武僧武艺高强,必须得小心咯。
他们的历代皇帝退位后几乎都去了天龙寺出家,应该叫国寺了,与大理皇室渊源极深。
一旦开战,保不定那寺庙里的大鱼会飞起来伤人呢。
他叫赵晓兵让他领兵,前去收复大理国。
这时,赵晓兵才明白易山叫再泡温泉的原因。
青春往事之青春如梦
原来如此了。
还不仅仅如此呢,他想到在这里度假的一群老婆、娃娃,不敢想象了,细思恐极。
易山一个重度残疾人,赵晓兵更不能让他去,还是得自己去了。
也只有他自己亲自去,才能吸引住大理的这支超级武功队,不至于让他们伤及无辜。
易山坚决不同意,说万一他要有个闪失咋办?
赵晓兵说大理段家世代修佛,与佛有缘,应该是比较佛系的,不至于拿家人大开杀戒。
易山说这个假设不成立,怎么也不还能拿女人孩子做无谓的牺牲,就他去最合适。
陈震山说还是得哥儿去,易师傅去不一定吸引得住他们呢。
只是需从长计议了。
三个人开始细细商议起来……
回到寨子里,赵晓兵和易山立即召见王平和孟文杰,下达了秘密南下进军大理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