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玫資料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fgc9q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長生種物語 txt-1033.光挖坑不填坑還整天想着炸坑是一種怎樣的體驗?-3rsdc

長生種物語
小說推薦長生種物語
“哥锅,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嗯……你到了就知道了,反正咱们没有迷路,有你哥我在,怎么会迷路呢?”
“哦…~…可是咱们还要走多久啊?这里味道好难闻的。”
“难闻就别闻了,憋气……反正也快到了。”
星刻和哪吒走在腐朽但依然坚固的木桥道路之上,穿梭在见不到阳光的木楼塔群之间。
周围的环境并不昏暗,也没有湿热沉闷到不能居住的程度,风系灵石和阵法起到了类似空调的作用,大量长明灯也带来不亚于金乌的光和热。
但是,正如哪吒所说,周围的味道不是很好闻。
只不过“难闻的味道”并不是什么蔬菜瓜果腐烂在了街边,也不是有刁民随地大小·便——毕竟大家都是能够修行的强者,最低也是练气期的小超人,朝歌城的城市卫生管理还是做的不错的。
蒼老的少年
哪吒说这里的味道不好闻,其缘由因为这里的居民和行人。
人心的腐烂和负面的情绪散溢在空气当中,无论多么清澈的风都吹不走,散不开。
作为朝歌城的最底层,这里的灵气环境与陈塘关有很大不同。由自然孕育的灵宝哪吒当然会感觉味道难闻。
故此,什么憋气之类的都是玩笑话,修行者与天地灵气之间的交互根本不是想呼吸那么简单就能够停下的。
“噗——哇…哥锅,人家憋不住~”
無敵寶媽:boss我廢了你 尤心言
“……!?”
在此之前,我更加因为你真的尝试而感到囧迫,但是现在我都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吐槽才好了。哪吒你小小年纪说话这么有颜色·气,敖冰回伤心的。
“好吧,咱们也别慢慢悠悠逛街了,加快速度吧。”
夢幻控位 想寫不想說
“哦!~”
其实星刻还想看看这一路上会不会发生什么类似扒手、纵马、出逃大小姐之类的支线剧情呢,但是很可惜到现在也没遇到。
在这里,朝歌城的最底层虽然街景算是看得过去,人流也不少,店面也很多,但就是这些居民路人的就仿佛被饲养的家畜一般,无论年龄都是满脸的暮气和死气。
大家走在路上都是急匆匆的,很沉默,也很有戒心。
那些招揽客人的店面小二、花枝招展的俏.女.郎们倒是热情,但是只要灵觉稍微敏感一些的高等级修行者就能够察觉到他们脸上的笑颜有多么的虚假。
……而且,习性观察的星刻可以看到,稍微隐蔽的角落里和阴暗的小巷里,某些落魄懒散的靠在墙边的人影们,他们正往嘴里塞着某种可以的药丸。
看他们吃下药丸之后,脸上浮现出短暂的痴笑,想必也不会是什么好药了。
“唉……早些离开也好吧。”
无论是哪个世界的哪个时代,只要是王朝终末期,总少不了那些迷幻药一般的东西,看多了也是对自己眼睛的毒害。
……
“敖冰呀,你有没有过感到自己很渺小,无论如何努力也是到处失败,面对庞然大物和这世间运行的规则无法反抗的时候?”
朝歌城外围一处视野很好的高台酒楼上,仿佛高雅贵公子一般的星刻捧着茶杯,微笑的和眼前银发清丽的冷面少女聊天。
“当然有。”敖冰闻言,依旧冷然的闭着眼端坐在精雕的玉座之上,淡淡的回答道:
“我只恨自己没有实力碾碎你给,这让我感到自己还是太弱了。”
说话的同时,仿佛水晶精雕细琢而成的少女完全没有在意眼前精致奢侈的茶点,也没有去关注楼台外鬼斧神工的朝歌城市景,她被星刻强制性绑架之后,在一睁眼就被卖到了万里之外的朝歌城。这让她感到了无比的耻辱。
如若星刻是什么人口.贩.子之类三教九流人士的话,以她身为纯血龙族和东海一族公主的双重身份,打上奴,隶,烙,印之后送上拍卖场,朝歌城的某些大人物一定会出很高的奖钱吧。
这种操作在这个半奴.隶半封,建制度的商汤王朝并不罕见。东海一族每年被捕的鲛人、妖姬数都数不过来。只不过海族数量太多,失踪人口早已习以为常了而已。
虽然敖冰也想要相信星刻不会那么丧心病狂,但是想想他平日里的作为……敖冰还是决定化耻辱为动力,加紧修炼,早日成仙,以求自保。
所以,她现在根本没有注意到,星刻能在物价昂贵到原地飞起的朝歌城摆一桌天台景观的下午茶,在这样的高档场所里身后站了一排低头缄默的貌美丫鬟,他可能并不缺那点儿灵石。卖龙女给别人为奴什么的……他还不如留着自己用。
“哈哈,小冰呀,别这么说,我会害羞的,咱竟然在你心目中有这么高的地位。”星刻无耻笑道,然后打算结束这个话题。
无论是敖冰还是哪吒,她们都是才出生不到三年,而且一个出生在一方诸侯家中,另一个又是一族的公主,都太不可能对那些终日生活在长明灯下的奴隶和下等人有什么认知,也太不会对朝歌城的繁荣是建立在尸山血海之上这一点有什么感触。
靈魂噬愛 秋如水
所以,星刻他自己也就不在意了。无论这个世界再怎么压榨低等级修士,无论阶级固化多么严重,反正他手里握着从父亲、兄长那里讨来的大量灵石财富,身份好歹也算皇亲国戚,自身也有规格之外的强大实力,站在阶级的最顶端。
豪門寵婚:蜜愛小萌妻 十三儀
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底层群众的死活关他什么事儿?
推翻残暴纣王的统治,那是姬发和姜子牙戏份,星刻也没理由去抢。
“呐……小冰,你知道吗?其实哪吒现在也在也在朝歌哟?”星刻语气怪异的叫这个情报告知敖冰,然后笑眯眯的看着她的反应。
“……”
然而,敖冰依旧闭着眼睛默不作声。
所以星刻叹息一声,继续说道:“我知道的,你父亲老龙王不让你和哪吒来往,他痛恨所有人族,尤其还是李家人。”
“……”
这很好猜,敖冰对此无动于衷。
“想必你的那个师父对哪吒也不抱有好的感观吧?你的身边没有一个支持你和哪吒的…友情?”
總裁欺我上癮 晚夏
“……”
对此敖冰心知肚明,甚至脸色更加沉静了一分。
“当然了,我家的父亲大人他同样也不是那么喜欢所谓的异族妖人啊。哪吒想和你要好,你觉得他会怎么想呢?”
“……”
星刻说到这里,语气无比悲叹的画风一转,道:
“唉——!我们这些大家族的子弟呀,别的倒是还好,就是有时候连自己要交往的人、喜欢的人都要看父辈的脸色和立场,实在是束缚的紧啊!~”
“……你想说什么?”敖冰皱眉,她不太清楚星刻话中到底有什么图谋。
“嗯,你听我说嘛。”星刻的眼神此时变得非常真诚,道出了一个事实:
“哪吒呢,她现在就在朝歌城,而且不骗你,她现在正遵从父亲大人的安排,和一个非常帅气潇洒的同龄男生在一起逛街约会,培养感情。”
“……!?”
“而我,现在正和你在这里喝茶,那么你觉得,哪吒身边的那个同龄男生会是什么身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