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玫資料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t1f05超棒的都市小说 託塔李天王-第七百七十六章糧道遇襲讀書-k6664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渑池县南方,一对全身被铠甲包裹的士卒跨坐在战马之上,极速的朝着渑池县而去,空旷的原野上,除了了这队士兵的马蹄声,再无其他的声音,这一队人马足足有三四千骑,卷过原野之时,带起的烟尘遮天蔽日。
自古英雄出少林
此时渑池县的西岐守军看到那扬起的烟尘,急忙关闭城门,然后准备着滚木礌石,火油金汁,紧紧的盯着这军队的动作,生怕这支军队是奔着渑池县而来的,可是那只军队在渑池县一箭之地外,画了一个圆弧,朝着西方奔去,还没等渑池县的守军反应过来,那队人马便消失不见。
“头儿,这殷商的军队是在做什么?吓唬我们一下便就走了!”
“就是的,头儿,你见多识广,给我们讲讲!”
那个被叫做头儿的也不是什么将军一流,不过是一个伍长一流,不过因为其实积年老卒,故此众人对其极为尊重,故此此时弄不清楚殷商军队的意图,便齐齐的看先那个伍长,以期对方经验丰富,知道这些骑兵是做什么去。
而那伍长不过也十个大老粗,那里能知道这殷商的骑兵到底去了哪里,不过这么多人看着自己,那伍长也是极为爱面子之人,便踌躇一下,开口道:“这骑兵也没有多少人,自古就没有全是骑兵攻城的,那自然不是攻打我渑池县,他们奔渑池县的西方而去,那目标……”
“那目标定然是我们的运粮队伍,按照惯例,今日便有一万担的粮草入城,现在这些骑兵反而方向,定然是奔着那里而去ꓹ 不过我们城小兵寡,救不得那些运粮队伍ꓹ 本将军看你也算从命,赶紧渡河,把这消息带给丞相。”
就在这伍长踟蹰着ꓹ 不知道如何解说之时,只听到身后有人开口ꓹ 众人寻声望去,看到居然是这渑池县的守将ꓹ 这人本名叫做吴宝ꓹ 原本是洪锦军中一个小校,不过在雷震子整编洪锦部署之时,因为表现优异,便被提拔为将,奉命守卫这渑池县。
这小校随着洪锦当年南征北战,不仅武艺不俗,而且还颇为机敏ꓹ 他看到那些骑兵卷向西方,便知道不好ꓹ 可是无奈这渑池县因为在后方ꓹ 故此留守卫的人数并不多ꓹ 最多也就两千人ꓹ 而那骑兵的规模便是三千,故此这吴宝自然不可能出城ꓹ 用步兵追骑兵的ꓹ 去解救那些运粮队伍。
而这吴宝也以为那伍长也看出来拿殷商骑兵的来意ꓹ 心中感觉这个伍长是可塑之才,便有心提拔ꓹ 便让其去姜子牙处露露脸,若是返回之时,再做提拔,也是应有之意,而那伍长可是老兵油子,自然听出吴宝的话中的意思,赶紧磕头领命而去。
自这日之后,那三千骑兵活跃在西岐占领区的后方,因为三千骑兵已经是一只不小的力量,而且这三千骑兵仿佛是有天眼一般,无论姜子牙如何设下诱饵,亦或者派兵围剿,这些骑兵往往都能远远的避开,而后避实就虚,打的姜子牙苦不堪言。
姜子牙大帐之中
姜子牙看着再坐的一众将领,面色铁青,已经七天了,那支活跃在姜子牙后方的队伍还没有抓到,而且现在逼不得已,使得每次运粮队伍前来,必须要有大部队去接,若是哪一次心存侥幸,便定然会被殷商的骑兵盯上,那批粮草必然没等运到渑池县,便被烧个一干二净。
“诸位说说吧!这支骑兵为何如此厉害,不仅能识别本帅设下的香饵,还能分辨出我军已经改了数次的行军路线,难不成我们之间有内奸不成?”
无怪此时姜子牙如此想,毕竟此时姜子牙无论如何的改变路线,调换将领,就算是姜子牙亲自安排,也能被对方探得消息,这让姜子牙十分恼火,心中暗暗猜测,这西岐军队之中,是不是有人暗通殷商,现在西岐接连受挫,有人提前安排后路也是有可能的。
姜子牙扫视帅帐之中的一众将领,最终把眼睛落在杨戬身上,也不管其他此时心中的想法,便再次开口道:“杨戬,明日你便渡过黄河,去探寻殷商军队为何能如此快的知道军虚实,你有变化之术,有精通各种遁术,三日之内,我需要你的结果。”
賤到份了
杨戬听到姜子牙如此安排,心中不由的苦笑,这姜子牙给自己安排的任务真是太难了,这三天自己能不能找到殷商的骑兵还是两说,还要找到对方为何能探知己方动作的原因,这基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此时看着姜子牙的脸色,杨戬只能抱拳领命。
禦天
我為國家修文物
繡上幹坤 飛思絮
在杨戬领命之后,姜子牙便再次把设计一个大的埋伏,以此次运粮队伍为诱饵,不过这次安排的任务是姜子牙早就写好的,纷发给各个将军,然后责令每一个人不得打探他人任务,之后便宣布让众人前去准备,众人见姜子牙此时如此盛怒,也只好前去安排了。
穿越之錦繡農家樂 肖遙
而此时的渑池县成被的一个山坳之中,高明和高觉缓缓的收了神通,二人对视一眼,看着对方,此时他们二人已经把其他的士兵支走,此处只剩下兄弟二人,只见那高明先开口道。
商傾天下 瓏女
“姜子牙派遣杨戬来此查我等为何能识别姜子牙运粮队的虚实,这杨戬可是阐教的三代首徒,在咱们离开孟津大营之时,国师曾有言,莫要被这杨戬盯上,现在却是不得不对上杨戬,二弟,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不怎么做,这次姜子牙只给了杨戬三日的时间,我们便静默三日,待到杨戬离去,我等再活跃也不迟,而且刚才听姜子牙之言,此次又给我们下套了,这次没有探得对方如何给咱们下套的,我们还是谨慎为上,切莫一时大意,上了当,放过几波运粮队伍,又能如何?”
高明听了高觉的话,深以为然,现在他们二人不知道姜子牙给他们下了一个什么样的套,但是只要自己二人这些日子躲起来,不再出去,就算姜子牙又天大的本事,也找不到他们这三千人,这后方如此大的空间,藏下他们二人还不是绰绰有余。
“对了,二弟,我们这些日子不要施展神通,不知道这杨戬是否真的有办法查到你我的下落,反正不让对方打探到我们兄弟二人得神通便罢了,待到他这个三代首徒无功而返,我们便又可以大展拳脚了,此次若是西岐大军因为断粮而退兵,你我兄弟二人封侯拜相,必然唾手可得。”
“嗯,大哥,防人之心不可无,最近我们看好我们麾下士卒,以防止杨戬施展变化之术,混杂在们的军队之中,我们便每日更换口令,辨别敌我,只要姜子牙和杨戬等人奈何不得我们兄弟,这西岐早晚会挺不住,上次听得姜子牙和那伪王对话,那伪王已经萌生退意,只要军粮降低到临界点,他们必然挺不住!”
高明和高觉兄弟二人在山坳里商议一番之后,便回到军队之中,当晚便宣布了今日的口令,往后但凡对不上口令之人,便是敌人,在军营之中,人人得而诛之,而且发现异常之后,除了当场格杀之外,便第一时间要通知自己二人。
而此时的领完任务的杨戬出了西岐军营之后,漫无目的的在黄河北岸的上空盘旋了一阵之后,发现一无所获,叹息了一声,便朝着李靖的滨海侯大营而去,此时没有办法,只能去寻李靖,看看对方有无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