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玫資料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jisjl都市小说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ptt-第851章 到底誰欺負誰?推薦-56ilm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伴随着云浅雪被收进了九炼荒砂之内,直接隔绝了她与外界所有的联系,甚至连云天顶的战傀手环,也察觉不到自己女儿的气息了。
一时间……
场上寒风凄凄呼啸。
一片寂然。
良久之后。
“这……这就结束了?”
公孙简语气里带着些微古怪,看着方正问道。
方正知道,她想问的不是这个……
她真正想问的是这就是危及蜀山,已可动荡蜀山根基的生死危机么?这就是玄机在信中提及,已非她公孙简亲至不可解决的天大难题?
合着她来到这里,就是看着这个叫方正的小子好像欺负良家少女般,把那战傀狠狠的欺负了一番,然后随手收了起来?
“这个嘛……大概可算是意外之喜吧。”
方正眨了眨眼,也颇觉不可思议,天可怜见,想他方正一向儒雅随和,那些美丽少女都是想要和他做朋友……这云浅雪害怕他,委实没有必要的很了。
当下,他细细感知九炼荒砂之内的景象。
九炼荒砂本有分解吸收灵气之能,只是实力到得化神之境,云浅雪在真元耗尽之前,几乎可谓是不死不灭,浑身上下纵有漏洞,却也不是残破的荒神圣骨所能吸取的。
但九炼荒砂之能,却将她与外界灵气完全隔绝,再无法建立联系。
也许是因为接收不到手环的讯息,这会儿云浅雪很老实,静静的躺着好似沉睡一般。
这个之前还让乾老焦头烂额的威胁……就这么以一种近乎玩笑的方式,解决了。
方正脸上突的露出了促狭微笑,高声叫道:“云天顶,多谢你赠宝之恩,他日方正必有所报。”
远处。
正自呆滞的云天顶早已经惊呆,听得方正的话,瞳孔蓦然间紧缩。
多少年的心血?多少年的付出?
为了得到化神玉,他不惜开罪了整个正道,更连最心爱的女儿也间接因为此事而变为废人。
好不容易从中间找到了一个平衡之道,既救治了女儿,又成功让自己多出了一位可以肆意战斗的化神修士。
聖櫻學院之一吻定終生 禹愛
眼看便要无敌于修仙界,接下来本该是大展报复,让整个修仙界都在自己的威能之下瑟瑟发抖。
然后……
战傀丢了。
化神玉丢了。
女儿也丢了。
“小辈,你放肆!”
心头怒念瞬间涌起,云天顶长啸声中,一口心头血喷出ꓹ 他再顾不得隐藏形迹,极度的愤怒焦急之下ꓹ 他纵身向着方正冲去,人未至……无边真元如浪如潮,化作狰狞巨爪ꓹ 直朝着方正当头抓去。
“方正,小心!”
云芷清本能的第一时间护在了方正身前。
“快走!”
公孙简低低叫了一声ꓹ 脚下一层厚重冰层覆盖,自那平整如平地的冰面之上ꓹ 数道冰滕如树枝生根发芽ꓹ 抽枝缠绕,直向着天空中的云天顶纠缠而去。
轰然巨震声中。
黑暗聖裁
婚姻風暴
蜀道随之震荡不休。
两大炼真修士已是直接过了一手,云天顶明显占尽上风,一击不中,他双眼布满血丝,好似他才是被逼入穷途末路的那个,目光死死盯着方正ꓹ 眼神之凶狠恨不能食他之肉,饮他之血。
而公孙简后退之余ꓹ 拉着方正与云芷清便往后退。
身后……
弘弘剑光ꓹ 好似撕裂空间ꓹ 突破距离限制。
转瞬之间ꓹ 便已逼至近前。
乾老怒喝道:“云天顶,你欺人太甚……安敢如此欺我蜀山ꓹ 你若龟缩在暗处ꓹ 我还奈何不得你ꓹ 今日里,我定然要让你尸首两处ꓹ 魂飞魄散。”
剑光恢弘大气,席卷天地风云,灵气如泱云天降,尽都融入剑光之内,这一剑已非是单纯一剑,而是成为巨型龙卷剑光,直朝着云天顶狂斩而去。
“啊啊啊~~!!!”
云天顶心头愤恨,长啸道:“蜀山派,你们欺人太甚。”
“受死!”
乾老毫不动容,虽不知战傀隐于何处……但这云天顶竟然大出自己意料之外,没有躲在一边看戏,而是亲自现出身形来,莫不是想要强夺仙玄之体?
可他为什么喊我们欺负人?明明是他……
但大好良机,不可放弃。
汇聚全身之力,剑光轰然落下。
仿佛天地亦随这一剑而彻底分离,清浊分,天地裂。
轰然一声巨响……
整个蜀山都随之摇摇震荡不休。
巨爪已经直接被一剑生生斩裂。
云天顶凄厉惨叫,右手手掌已是自中指处被剑光从中生生斩开……鲜血狂撒,他整个人化作血光流箭,向着远处飞遁而去。
而乾老一击即中,同样忍不住愣了一愣,他本以为那云浅雪正躲于暗处,是云天顶在为她争取机会,或要偷袭自己,或要强抓仙玄之体,无论哪个,都不能不防。
女人不狠,地位不穩 鹹檸七
穿越空間之張氏
可谁知道,云天顶竟然真就这么莽莽实实的被自己一剑斩中,然后身受重伤,以大代价的禁法逃离……这苦肉计未免施展的太过真诚了。
乾老飞快的冲回了方正身侧,凝神小心道:“那云浅雪呢?”
方正说道:“在我手里。”
“什……什么?”
乾老戒备的动作一顿,脸上露出了错愕神色,惊诧的看着方正。
“这个……委实一言难尽,咱们回去细说吧。”
方正笑道:“总之,不管怎样,这次蜀山危机,算是解了。”
“是……是吗?”
乾老有点懵,依着他的想法,最顺利的情况下,是云芷清对云浅雪的影响大到无以复加,然后愣的时间久了些,成功的被方正从后面悄悄的蒙住了。
但他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太现实。
那可是化神修士,同为化神修士,乾老自认为自己无论处在何种情况下都不可能被人当头蒙上的……这云浅雪虽然实力远不及自己,但身为战傀,反而专注,本能更强。
想偷袭更是几无可能。
因此,他早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却没想到……
来了这里,没见云浅雪,反而是那云天顶傻乎乎的冲出来拼命,被自己劈了一剑之后,又狼狈的施展天魔解体大法逃开了。
好像他特地来此,就是为了受自己一剑,以此来偿还对蜀山的歉意一般,乾老不想这么想……但好像除了这个解释之外,也没别的说法了。
要知道,先是被化神修士斩了一剑,然后又施展天魔解体大法这种禁术逃离。
对身体的损伤之大,绝对超乎想象……
这可不符合这个为人阴险的老狐狸的作风呀。
殊不知,云芷清和方正也就算了。
公孙简看着云天顶遁去的方向,那血气充盈仍未散去,显然血气之内充斥着无尽的真元灵气。
她眼底颇有些同情意味。
造出一位化神境的修士……所耗费的心血,精力,绝对超出想象之外,结果自己都还没震惊修仙界,就这么被人给生生夺了去。
“也是怪可怜的。”
她轻轻叹了口气,说道。
云芷清也由衷的点了点头。
再怎么讨厌那个人,她也不得不承认,刚刚云天顶血气冲霄离开的模样,看起来十足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