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玫資料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rlb6b精品小說 明尊-第二百零九章寥寥數語降心猿,紅蓮盛開悟魔刀熱推-z75ic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姬眕回头翻了一个白眼:“看你的刀法作风,我还真分不出来你是不是魔道!”
钱晨顶着妖僧的躯壳一脸正色道:“在下可是名副其实的道门真传,楼观弟子……”
只是他如今顶着一个七窍流血的妖僧躯壳,手持着杀伐凌厉的血红魔刀,刀气所化的血河还未完全收敛,身后魔门弟子的尸体七零八落,躺了一地。怎么看都没什么说服力。
“魔道的布局已经被破了大半,你继续留在此用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钱晨最后看了他一眼道:“回去找谢安吧!告诉他,他托我的事,我都办到了!”
说罢,妖僧便提起祝融血刃,直往祭神台上而去,姬眕看着他的背影,咬咬牙也跟了上去,钱晨不做理会,手中的祝融血刃化为一线,穿过数重埋伏。
刀光的变化极尽诡异,这些不过是九幽道内门弟子的杂鱼,往往只是看见血光一闪,便被刀光透体而入,掠夺所有精血,原地留下干枯的躯壳。
钱晨操纵着踏上妖僧的躯壳,踏上祭神台,双头狒狒的魔首越发狰狞,它露出锋锐的犬齿獠牙,脸上的毛发飘荡,眼中似有无穷魔火在燃烧。
但这汹涌强横的魔性,都被那平平凡凡的神首镇压。
干枯瘦小如猴的神首微微抬头,与钱晨对视在一起。
“罗天仙箓!”瘦小的猴首低声喃喃道:“有趣,这些魔崽子们打着祂的旗号来见我,如今又有一个身怀罗天仙箓的年轻人来到我面前……一万载了!祂还是不肯来见我们吗?”
“年轻人!”钱晨的关注点不同寻常。
他顶着那和尚的脸,老气横秋的把刀抗在肩膀上,道:“小辈!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辈分!”
“哈哈……”魔猿神首低声笑了起来,他抬起头来ꓹ 目中的神光仿佛穿透了这身躯壳,和不远处的钱晨真身眼睛对视在了一起。
魔猿凝视着妖僧眼睛背后的那人ꓹ 用无比沧桑的语气感叹道:“我自困此地一万年,见过许许多多外界的人杰,这些魔崽子根本算不上什么ꓹ 昔年,曾有两人来过这里ꓹ 一位是那群蝼蚁的先祖,但论城府修行ꓹ 这里的那些后辈简直不像他的后代ꓹ 而另一位……更是一尊妖孽似的人物!”
“这两人我都有所耳闻!”钱晨负手道:“确实是一代人杰!”
“但他们面对我时,都没有你这么大口气……”
魔猿笑道:“我生前也是不逊于他们的人物!”它的语气转为低沉,仿佛怀念着什么:“我曾见过始皇率军征服诸天的辉煌,也曾见过仙秦一朝崩灭的恐怖,我守护着祂遗落在此,却被我最尊敬的祂背叛……我见过最黑暗的一天,看到无数熟悉的人横尸在我身旁ꓹ 我托举过神庭凌日,也见证过诸神陨落的寂寞!”
“最后枯坐在此一万年ꓹ 等待一个答复!”
“我将疯狂ꓹ 内疚ꓹ 憎恨ꓹ 悲痛紧紧锁在心中,化为魔性镇压ꓹ 我从入魔中清醒ꓹ 孤独了一万年……今天ꓹ 居然有人称我一声小辈!”
老猿抬起神魔双首,同时露出了一个讥讽的笑容ꓹ 眼中无尽的嚣张和凶狂,让它的毛发犹如飞舞的余烬一般,神魔纠缠之间,透露出犹如山岳一般巍峨的气势。
仿若镇压着一切的天神,又仿佛天神镇压的毁灭魔头。
钱晨十分淡定,他安静的听完了老猿说的那一切,用最轻描淡写的语气淡淡道:“哦!是么?”
他走到了双头狒狒的身旁,用平生逼格最高的语气道:“这倒让我想起了我曾经见过的一只猴子,我看到他踢翻丹炉,跳了出来,那表情就和你现在差不多……”
钱晨露出微微回味的神色:“真是顽皮啊!悟空!”
钱晨其实没有见过那只从太上丹炉里面跳出的猴子,那时候道尘珠还未被斩出,但太上亲历过的事,作为他的金手指老爷爷,说见证过,应该也没什么差别,只是没有记忆而已。
最后,依照太上的恶趣味,钱晨随便赌了一下那只猴子的名字,就是想和面前这位小朋友装个逼而已。
二心魔猿却震惊抬头,神首漠然的神色瞬间失守,被扰乱了心绪的神性隐隐镇压不足那滔天的魔性,青面獠牙的魔首瞬间暴涨数十丈,浩浩荡荡的煞气横扫八方,朝着妖僧滚滚袭来。
那颗魔首满脸狰狞,怒吼道:“你从哪里知道了这个名字!”
“这是我族的禁忌!这个传说,地仙界应该再无人知道!”
“果然如此!”钱晨心中笃定道:“太上这个老混蛋,我就说他不会放过这个梗!”
驅魔女 燕子寶貝
但面上他却不屑一顾,从二心魔猿身边,径直走过,魔猿终于压制不住魔性,从枯坐万年,在石台之上都留下了深深印记的位置……赫然起身,朝着钱晨抓来。
“烛九阴!”钱晨的声音冷冷回荡在石台上。
“都一万年了!应该给他们一个交代了吧!”
暴君梟寵妖妃 清馨
黑暗中传来一声让魔猿战栗的叹息,那声音仿佛从无穷远处传来,回响在几人的耳边:“唉!”
“大哥,我已经不是昔日的烛龙,更不是仙器法灵……”
勾個帥哥來寵我 蘇小念
從政提醒:黨員幹部應當樹立的25種意識 時政文
“神主!”魔猿浑身如同被天雷贯穿,这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在自己心中高不可攀的威严;那个深深铭刻在记忆里,从九幽黑暗中走出,毁灭一切的影子,都在这一声之中,骤然重合。
他的耳边回响着那一声‘大哥’。
是谁?是谁能做堪比道君的罗天仙器的大哥,它双手隐隐在颤抖,一股无法匹敌的压力,伴随着仿若星海的虚幻世界,镇压在了它的身上。
佞幸的重生
一尊人首龙身的神人,从无穷星海中走出!
“原来,都是真的!”魔猿想要回头,但它却不敢追问出那一句:“昔年从太上丹炉中跳出的猴子,最后去了哪里?”
那蝼蚁一般的小辈,居然真的曾经亲眼见证过太上那一炉丹,是被罗天仙器中的神祇拜为兄长的大能,犹如开玩笑一般的从它身边走过,留下了一个足以再困扰它一万年的谜团。
双头狒狒、二心魔猿,颤抖着不敢再回头。
它浑身战栗,陷入了那个虚幻的世界,从祭神台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終極劍道
钱晨走过二心魔猿镇守的地方,未曾挥一挥衣袖,就让人带走了这个大敌,让烛九阴把祂的旧部带回去调教。
他手握魔刀,七窍残留的干涸的血迹配合光头,犹如邪魅妖僧从极乐世界中走出。
此刻他心念电转,回忆着方才魔猿透露出的一份情报——“原来昔年司马懿,也曾来过这里!”
“诸葛武侯曾经路过金陵,留下了最初的四象周天阵,他也必然曾进入过金陵洞天。而司马懿紧随其后……他们的博弈,似乎一直持续到了今日!”
想到这里,妖僧抬起了头。
从双眼横切而过,抹瞎了一双眼睛的血痕突然再次生动起来,滴滴鲜血,从伤口流淌而出,这具躯壳七窍之上留下的刀伤,犹如活物一般蠕动,不断的有鲜血从伤口流淌而出,浸润了他手中的血色长刀。
前方一位面色僵硬,犹如死灰一般的道人,矗立石台之上,背身对着妖僧。
他缓缓开口道:“难怪我始终参不透,藏在暗处的你是如何牢牢把握大局,始终占据上风的……甚至让傅老魔,都对你都有几分忌惮!原来是烛龙魔君背叛了我们!”
不死道人平静道:“而你的修为,也比我想象中的更低,须得借助烛龙魔君相助,才能搏杀幽忘、无目!”
妖僧咧嘴一笑,并未回答,整个人都融化成了一道血影,勾起祝融血刃,血红的魔刀这一刻才爆发出所有威力,九幽邪铁打造的刀身散发出浓郁的血光,在刀内太古魔魂的驾驱下,犹如一团燃烧的血焰。
刀光化为一线劈出,并未施展什么花俏,只是将血光刀气打磨到极致。
青春欠費單 燦燃半夏
所有神通法力,血色长刀这一路走来,斩杀的人残留的精气,都融汇在这一刀之中。
一尊兽头人身,背生双翼,身披红鳞,耳穿火蛇,脚踏火龙的魔神虚影,出现在妖僧背后。
这一刀,并非是天魔化血神刀的刀法,而是侵略如火,纯以刀势斩出蕴含疯狂的毁灭魔性的一刀,锋锐、狠绝、无匹、难当,摒弃了钱晨从天魔化血神刀学来的那种不可思议的魔性变化,而是向祥佑学习,如大解脱魔刀一般,认认真真,朴朴实实的斩出一刀。
只是那一刀,是在无间地狱磨砺千年而成,而这一刀,却是钱晨模仿太上天魔出世之际,红莲盛开的那一缕刀意。
红莲降世,焚尽旧世!
刀光之中有——大恐怖……大绝望……大破灭……大毁灭!
刀光犹如红莲业火,燃烧了一切,极尽侵略性的向不死道人斩去。
不死道人手中出现了一柄散发清光的小尺,小尺一面刻画二十八宿,以大道赤书三百字书写了一篇玄妙的道经,钱晨扫过一眼,心神都为之一荡漾,这篇道经绝对是出自太上道祖的正版货色,真传道果然是有跟脚来历,其祖师被太上驱逐,并不是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
只是这一篇道经,便不逊于楼观道的某些核心传承。
而木尺的另一面,则刻着一尊威严无比的神魔,那尊神魔三头八臂坐在九幽之上,八臂轮转,屠戮诸神,面目狰狞恐怖。祂的八只手臂轮番打出八种道印,镇压神庭,打入九幽……
“这不是我的太上天魔身吗?”
钱晨心中震惊,差一点就影响到自己斩出的那一刀。
修真之花世
他心中凝重,摒弃了这些杂念,祝融血刃与木尺交击,喧嚣的刀势只是一滞,却变得更加疯狂,那犹如红莲业火一般的刀光竟然生生荡开了木尺,斩了不死道人一刀。
其犹如死尸一般惨白灰暗的身体,从肩膀到胸膛,被划出一道深深的刀痕。
而那股毁灭一切的刀意,竟然泯灭了刀口处的生机。
让已经死亡的身体,在刀痕之下再一次死去。
不死道人所修——真传道的寂灭魔体邪异无比,其修行之法,从入门开始便极为凶险。筑基之时便要‘死’去一次,然后从死亡之中归来,修成长生道体(不死魔体),之后便是想方设法,一次一次杀死自己,一次一次从死亡中归来,最后越来越接近死寂。
從蠻荒走出的強 小無相公
如此一来,这种无数次死去的身躯,便无法再被杀‘死’。
就如同被毁灭过的东西,无法被再次毁灭,已经死了的人,无法再死一次一样。
只有这等大成魔躯,才能近乎不死!
物质不灭,无论何等状态的转变,都无法杀死这些元气,物质代表的存在!这是将自身的生命本质,烙印在基本元气粒子中,烧成火,他就是一团火,灭成灰,他便是一捧灰,除非彻底将他存在的元气泯灭,否则一切外力,都只是让他改变自身状态而已。极尽变化,而得不变不死!
不死道人的大成魔躯,本该是如此恐怖的存在。
但这划伤他身躯的一刀,却让伤口处的基本元气都毁灭了!从物质基础的层面,彻底的毁灭!
钱晨自己都不知道,他临时起意,模仿太上天魔诞生时的红莲盛开,毁灭一切的刀意,斩出来竟然是这样可怕的东西。
他已经发觉那一刀所斩之处,连最基本的‘炁’都被毁灭了!
重新诞生出来的东西,钱晨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仿若虚无,虚无之中有隐藏着某种玄妙细微,甚至可怕至极的东西。
不死道人祭起那件木尺,这件法宝本是钱晨所见,最为强横的一件法宝,木质的胎体明显是某种先天灵根,但不知为何,这一刀斩出的时候,木尺的威力,十成竟然发挥不了三成。
“你不是九幽道的人!”不死道人冷然道:“这一刀,蕴藏了某种极致的毁灭魔性,太上化魔尺代表我真传道——道魔平衡的理念,道高一尺,魔亦高一尺。道魔平衡之间,以此尺衡量。”
“若是以魔道神通来攻,那么此尺代表道的一面,便会相应变化,达成平衡,若是以道门神通来攻,魔道的那一面也会显化同等的威力,如此而不破。可你的魔刀却能打破这种平衡,克制了太上化魔尺的变化!”
不死道人缓缓抬头,凝视着祝融血刃背后的钱晨,道:“太上道祖乃是道魔的源头,其容纳道、魔的一切道理,亦是大道源头,能超越这太上化魔尺所代表的平衡者,必然是此尺未能容纳的太上大道!”
“你也必然是我太上道统!”
“如此,这一刀,不知该如何称呼!”
钱晨沉默,这也能猜出来?太草率了吧!
他嘴唇蠕动两下,但依旧未能开口辩解,方才那一刀,源自太上天魔从红莲之中诞生时,毁灭旧世界一切的深沉魔性。
他自己也发现,那一刀斩出,并非随意,而是自己本能的应对。那把木尺,也确实在承接那一刀的之际,背面铭刻的的八臂神魔骤然被刀中的魔性牵引,打破了这件法宝代表的平衡。
这说明太上化魔尺背后的魔性一面,与太上天魔近乎同出一源!
因此,才对那一刀几乎毫无阻拦。
“红莲……”钱晨刚想开口随意起一个名字,但话风一转,却隐瞒下了这一刀诞生得根本意蕴,而是以魔刀的气势应了一个名字。
“就叫……大毁灭魔刀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