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第九十一章 局中局推薦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大人,我们真的是良民啊!您……您怎么能这样!”
王五撕心裂肺地哭喊道,旁边的糙汉们眼睛也变得一片血红,全都从地上站了起来。
“唰!”
第一时间,周勃与护卫们便拔刀而起,目光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些人。
“你仔细看清楚,我们这些人是从哪里过来的,要真想调虎离山,何必还和你们废话。”
楚阳冷冷撇下一句话,已经骑在了马上。
原本对于武关守将封锁这里的事情,他还以为对方只是想让这些灾民自生自灭罢了。
可看到眼下这一幕,一股愤怒的情绪不由在他心中燃烧起来。
他不禁想起后世曾经遭遇到那几场疫情。
要是国家管理者全都像这武关守将一般,将无辜百姓赶尽杀绝,还哪里来的国泰民安。
这些人简直是畜生啊!
听到楚阳的话,王五瞬间便冷静了下来。
对呀,这位大人带领的车队明显是从武关外面过来的,而且压根就不清楚他们家眷们的藏身之处,对方如果真要有心追究,又何必假惺惺地送自己粮食。
看着那几车暴露在空气中的稻谷,王五不由疑惑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一个大汉凑到王五跟前,指着远处火光,激动道:
“大哥,那些人好像是武关的守卫军!我见过他们的装束,没错的!”
“武关守卫军!”
王五整个人傻在了那里。
他们还清楚记得当初乡亲们带着粮食去军营犒赏他们的情景,怎么几个月的时间不见,咋就变成这样了!
在王五愣神的时候,楚阳这边已经带着周勃冲了过去。
在他们身后,跟着上百名装备精良的骑兵,一行人穿过树林,很快就来到了一处空地上。
在空地的最南边,有着一个极为隐秘的山洞,不过此时遮掩洞口的枯草已经被大火烧的一干二净。
黑色的浓烟顺着风道,直接灌入洞口,里面时不时传来阵阵哭喊之声。
空地的外围,几十名手持火把的兵卒正一脸懵逼地看着直奔而来的楚阳等人,直到快到自己面前时,才反应过来,惊呼道: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
那个领头的士兵没有说完就已经倒在了地上,周勃只是简单的一拳,就将那人打昏了过去。
“速战速决,活捉即可。”
这八个字是楚阳为这场战斗定下的基调,不管对方做了什么,至少到眼下为止,仍然还是朝廷的军队。
把他们全杀了是挺解气,不过那样子同样会留给别人把柄。
这些武关兵卒颇有几分彪悍,不过在常年没有经历过真正战争之后,战斗力已然下降了不少。
而楚阳这边的家丁可都是一场场恶战喂养出来的,与其说这是一场战斗,倒不如说是一场单方面的虐杀。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这支由五十人组成的队伍就被周勃打了个团灭,全都老老实实地捆在地上。
眼看大火烧的越来越旺,楚阳想把山洞里的人请出来,奈何试了许多次,那些百姓们只肯露个脑袋有些畏惧地看着外面,死活都不肯踏出半步。
直到王五从后面追过来,向大家说明了原委之后,那些人才连忙跑出来,当看到几大车的粮食之后,顿时欢呼了起来。
确定这些百姓没有被瘟疫感染之后,楚阳在周勃的陪同下,来到了武关兵卒这边。
先前的交战,早已让这些士兵吓破了胆,这时候看到正主过来,不由纷纷颤抖起来。
“我不为难你们,只要告诉我是谁下了放火的命令即可。”
楚阳手里把玩着一根干枯的树枝,脸上看不出喜怒。
“这位公子,我劝您还是别管这里的闲事,您若是要去咸阳,小的们给您让路便是了,何必趟这趟浑水呢……”
一个年长的老卒苦口婆心地对楚阳说道。
虽然不清楚楚阳的身份,但从与他之前交手的那些人身上便能看出,眼前的年轻人定然是非富即贵。
他见过太多这样的贵公子,空有一身自以为是的正义感,却根本不懂人情世故。
老子要真说出我家将军的名字,你还敢管这件事么?
楚阳微微一愣,旋即笑了起来,从怀里掏出秦王令,在老卒面前随意地晃了晃。
看到令牌,老卒脸上也是显现出一抹惊容,可是很快便恢复了平淡。
“竟然是秦王令,难怪大人如此硬气,只不过这东西在咱们这儿可没那么好使!想要从我们嘴里套出东西,休想!”
老卒说完话之后,就闭上眼睛再不言语,而其他被绑着的士卒也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周勃沉着脸,走到楚阳跟前,悄声道:
“主公,这些人多半都是那武关将军养的死士,你就算把他们全都杀了,估计也难问出东西的。”
楚阳点了点头,心中越发对这位武关守将好奇起来。
居然连秦王令都视若无物,看来这位将军大人来头不小啊!
就在这时,一个略带苍老的笑声从旁边响起。
“大人何必难为这些士卒呢,他们也不过是受人差遣罢了,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人家看上了这些土地才赶尽杀绝呢……”
随着这道声音,就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老者从灾民中间走了出来,来人在楚阳身上上下打量一番,眼中迸发出一道精芒。
老者的话像是一记惊雷,直接引爆了在场所有士卒。
之前的那个老卒一屁股坐了起来,面露凶光,一脸狰狞道:
“你个老匹夫在胡说什么!再敢乱嚼舌头,信不信爷爷们把你剁了喂狗!”
“老夫这把瘦骨头又能有几两肉,白给狗儿都被嫌弃呢,倒是你们这些大傻子,都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真是可笑啊……”
老者一脸唏嘘地摇了摇头,看着眼前的士卒,怜悯道:
“山洞周围散养的那些家禽是你们偷吃的吧,难道就没有觉得身体有一丝不舒服么?”
听到这话,刚还暴跳如雷的士卒们全都如遭雷击般楞在了那里,瞬间冷汗就湿透了他们的后背。
他们艰难地回过头来,看向了离他们不远处的火堆那边。
火堆熄灭了没多久,还带着些许余温,在火堆旁的灰烬周围,散落着一地鸡毛以及骨头架子,散发着阵阵的余香。
望着这一幕,士卒们面面相觑,脸色难看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现场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