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三國之龍圖天下 拾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上黨之戰 十一推薦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黎明未至,黑暗仍然笼罩这一方天地。
羚羊山。
山如其名,宛如一头羚羊一般,横跨在官道左侧之上,甚至把一条河流从中断开了,地形显得有些狭小。
山坡西部,官道上,一支兵马手握火把,如同长龙一般,正在急速的行军之中。
“停!”
行军之中,一个声音响起。
“停!”
“听!”
各部将迅速的把自己的队列给叫停了。
“来人!”
居中主将喊停之人,正是张飞,张飞高大的身躯跨马居中,一双铜铃般的巨目环绕四方,突然定目四方,看着前方,突然低喝一声。
“在!”
部将范强走上来了。
“汝,速速令斥候,查探前方地形!”张飞声音如洪钟一般响亮,吩咐说道。
他虽脾气不太好,但是在战场上,他也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大将,对一些特别的地形,一些环境,有敏锐的触觉。
眼前这环境,虽然看不了很远,但是莫名的让他感觉有些寒意丛生。
对于这种感觉,他是不会忽略了,所以他必须要让人查探前方,他才足够的放心。
“诺!”
范强领命,率斥候数十,奔赴前方而查探。
“传我军令,休整一个时辰!”
“是!”
燕军数千精锐将士,迅速的进入休息状态之中,连夜行军,他们的确有些精力不济,疲惫不堪。
约莫过了两刻钟,范强回来了,但是身上明显有一股血腥味,靠近一看,才看到他肩膀上有一个血淋淋的伤口。
“怎么回事?”
张飞瞪眼。
“突然之间和对方的斥候给遭遇,两军混战之中,死伤无数,我军斥候,被杀的溃败,战死数十人,我也被一支冷箭给射伤了,不过并没有伤到要害!”
范强说道:“前面地形我们倒是看清楚了,左右两侧应该没有能埋伏,但是除了这座山,肯定会遭遇的敌军,他们应该是知道我们前来增援了!”
“舆图!”
“在!”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过了山,就是平原了,可以直插长子城外!”张飞眯着眼眸,眸子有一抹萧杀之意,他满脸胡须,虽看不到的神色,但是浑身的气息都是冷的:“本以为可以突袭他们,但是还是小瞧的明军的消息了,他们应该知道我们来了!”
庞统在后面领主力赶路,他领先锋先行,打算偷袭明军一个的措手不及,但是还没有达到目的地,就已经被识破了。
他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前进,要么就停下来等待主力汇合之后,在一起杀进去。
后者更加安全,前者更加有机会。
兵贵神速,他相信哪怕明军知道他来了,估计也是时间不长,不然他根本没办法能靠得近长子城。
这时候,明军应该没有来得及调整战略部署,他率军若能破山而出,插入腹地,必然能搅浑整个明军防御战线。
到时候和城中的鞠义部联手,拖住明军的主力,等待他的主力赶上来,就有机会一战平之。
不过危险性也很大,明军若知道他率军偷袭,必有伏兵出击,到时候他若是挡不住这伏兵,以他的兵力,未必能撑得住太久。
“你们认为,某家如今该继续进军吗?”
张飞目光一扫而过,看着几个校尉。
庞统不在身边,总感觉少了一些安全感,当然,自大如他,是不会和任何人说的,只是多了一些忐忑而已。
所以他现在对部下也多了一些亲和和信任,以补填心中的那种忐忑感觉。
“三将军,前方必有伏击,末将认为,我们现在不能立刻进兵,毕竟我们只有数千兵卒,打起来,会吃亏的!”
一个部将拱手说道。
“三将军,末将倒是认为,这应该是狭路相逢,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时候我们如果不冲过去,让他们堵住了这座山的东口,到时候我们只能翻山越岭,哪怕绕路,也得好几天的时间,必然耽误时间!”
另外一个校尉站出来,拱手说道。
意见不同,自然就是争吵,萦绕在张飞身边,数员校尉将领开始迅速的吵了起来,他们有想要冲去,有想要停下来。
最后并没有结果。
张飞倒是略显郁闷,他现在倒是感觉出庞统在身边的重要性了,庞统不仅仅善于谋略,还能断事。
张飞考虑再三,他性格易于冲动,终究有些安耐不住战意,哪怕明明知道,前方有一定的伏击,但是他也并没有很畏惧。
“传我军令,将士们变阵,以一直长蛇阵,前后呼应,迅速走过山涧,不许有有半分停留,上官道之后,再把阵型换回来!”
张飞还是想要抓住来之不易的机会,他想要冲过去,想要直接杀到长子城的脚下,这样才能压制明军。
“诺!”
张飞在军中威严很深,而且他性格不算好,对部下将军但凡有不满,容易出手殴打,纯属以武服人。
所以部下将领不仅仅有些尊他,还有些畏惧他,他一言军令下,众将也不多想,纷纷应声点头。
……………………
山部东侧。
闵吾有些气喘吁吁,他连夜拔营赶来,将士们的气血都没有平复下来,虽然还算是赶上的羚羊山这个地形图。
但是脚步没有站稳,就遭遇了一场斥候战。
昭明第三军,第一营第二营两营主力斥候倾巢而出,但是战损将近十一人,负伤之人的更不在少数。
这让闵吾感受到一点压力的,燕军主将张飞,果然是一个不简单的人。
不过他倒不至于慌乱。
“传令,撤出山口的位置,把战场放出来!”
闵吾想了想,低沉的说道。
“将军,为什么?”
有一个校尉不太明白了,拱手直接问。
“我们主力还在后面,只有两营兵力,不能逼得太狠,而且地形里面,狭隘又小,如果打起来,根本施展不开!”
闵吾道:“既然是对垒,就要有有足够的地方放开手脚!”
他的眼瞳之中,有一抹的冷厉的战意。
作为西羌王,他如今也算是西羌之中,武艺超群,少有的勇士,他不畏惧和任何一个人交战。
可张飞的名声不弱,他还是想要试一下能不能匹敌。
所以这一战,他不会防御。
主动出击,正面交战,不管输赢,起码他得摸一摸张飞的能力。
………………
张飞领军在前,帅将士们入山涧,直向东面的方向,半响之后,他抬头,看着的夜色即将要过去了,已经看到到了一丝丝萌萌的天亮景色。
不过他依旧非常的小心翼翼。
对左右两侧的山坡,对前面的探路,都保持一种特别特别的小心姿态而通过,而且速度很快,没有做任何久留。
所以他们迅速的通过山涧,走出了羚羊山。
可并没有开始高兴,他们就遭遇上了官道上已经拉开阵型的明军,明军两个营的兵临,超过六千将士。
“如此兵马,敢来堵某家,既然这样,某家送你去见阎王!”张飞是一个很自大的人,他更是有一股无往不利的气势,无所畏惧的战意。
天蒙蒙亮了,看着前方列阵的明军将士,他发出了宣战的声音。
当然,他也不是莽撞了。
他敢战,因为他看着明军兵力,并不多。
他有一战之力。
“某家燕人张飞!”张飞举丈八蛇矛而出阵,指着前方,怒声如雷,在这周围的山坡之间不断的回荡:“前方何人,报上名来,某之长矛之下,不杀无名之辈!”
“明军枢密院座下,昭明第三军中郎将,闵吾是也!”
闵吾缓缓的出阵,眸子看着前方,他看到张飞了,那个满脸胡须,脸大如盆,一双铜铃巨目发射让人畏惧的光芒。
但是他并没有害怕,反而有一抹蠢蠢欲动的战意。
降明多年,对手遇上了不少,但是这两年,鲜少有能让他的生死相拼的对手,哪怕有,也不会和他对招了。
他的武艺,还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必须要有更好的对手,在生死之间拼杀,才能看到希望。
“区区一个蛮子,也敢阻挡我!”
张飞怒瞪双眸,冷厉如冰的声音响切天地之间。
他岂能不知道明军主将的消息,闵吾是羌人,羌人在汉人的时间里面的就是属于异族,而异族皆为没有文化传承的蛮子。
中原人大多都看不起蛮子。
张飞也一样。
他和鲜卑人打过,他和乌桓人也厮杀过,在他眼中,这些蛮夷,都是一样。
“张翼德,今日你必死!”闵吾长啸一声,杀意凝聚。
他入明多年,虽不说其他的,但是有一点,他不愿意被人另类相对,他愿意对明军死心塌地,那是因为牧景对待他们羌人,并没有任何的歧视。
张飞这歧视的语气,点燃他的怒火。
也让他的战意越来越浓厚起来了。
“斩你头颅,不过只是反手之间的事情,汝来乎?”
张飞冷笑。
“张翼德,今日之辱,某记下来了,不过某今日亦不和你计较,今日此路不通,汝若回头,某当看不见,逾越半步,杀无赦!”闵吾忍住了一口气,不顾他的气势也很强,正在不断的攀升之中,一声之下,震动九霄云巅。
“杀无赦!”
“杀无赦!”
“杀无赦!”
明军麾下的将士,士气如虎,一声叠着一声,让他们的战意在声音之中的,不断的点燃起来了。
“大言不惭!”
张飞怒了,他亲自冲锋陷阵:“儿郎们,变阵,二龙出水,左右为辅,吾亲自率军中路,杀过去,碾碎他们!”
“杀!”
“杀!”
燕军变阵列队,一字长蛇变成二龙出水,迅速的形成一个两边冲锋,然后张飞亲自率亲卫将士,居中策应。
“来的好!”
闵吾两营主力的兵力和张飞差不多,他无惧迎战。
轰轰轰!!!!!!
在朝阳升起来的时候,两支兵马对碰在了一起,开始残酷的厮杀,军阵的对碰,如同两头庞然巨兽的冲撞,激起尘沙万丈。
“贼子,受死!”
张飞有战略,擒贼擒王。
“等的就是你,来战!”
闵吾迎上来了。
两大主将迅速的交战起来了,他们都是元罡境的超级武者,当世超一流的战将之一的,厮杀起来了,能形成一个充满无形真气内劲交错的领域。
“冲过去!”
张飞连斩数长矛,未能拿下闵吾。
高手过招,只要十招之内,基本上就能打探到敌我之间的水平了,闵吾的功力或许不如他,但是韧性很强。
特别是闵吾的招数,闵吾的招数是从小练出来的,是那种在市井之中,滚爬着不断的锤炼出来的。
所以招数非常的缠绵,打起来有些无赖一样,可凶狠之气,却并没有半点的落后。
“杀!”
闵吾疯狂出击。
两军厮杀半个时辰左右,两大主将纠缠在一起,部将也纠缠在了一起,他们迅速的交战起来了。
但是明军天生就有优势,不仅仅是战斗力,军阵配合,还是武器装备,方方面面都比燕军优秀。
哪怕是张飞部下精锐的将士,也没办法在这方面和明军的战斗力相提并论。
张飞的数千将士开始落于下风。
而明军开始占领上风。
此消彼长之下,燕军开始节节败退。
张飞有些着急了,他着急想要脱离闵吾,斩首不成,反而被闵吾缠住了,这让他有些的恼羞成怒。
“死!”
张飞爆出绝杀一击。
“退!”
闵吾瞳孔张大,他终究不如张飞之凶狠,在这长矛一击之下,迅速的退后三步。
“儿郎们,撤!”
张飞看出来了,自己这是没有办法冲破明军的阵型了,所以他当机立断,立刻率军后撤。
“撤!”
“撤!”
燕军迅速反应过来,各部校尉下令的往后面撤出去。
“追击!”
闵吾也是一个沙场老将,这样好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他迅速的让将士们的追击起来了。
一路追击半里路,到了羚羊山的山口,闵吾停住了脚步。
他看着前方,倒是不是不想杀进去,但是杀进去变数太大了,要是让燕军伏击一阵,他得折损不少。
“停!“
闵吾还是停下来了,道:“传令,休整,扎营!”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豫州戰場讀書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四月,战争的氛围越来越重了。
大明朝廷建立以来,就已经分割了大汉皇朝超过一半的江山,如今更是以颠覆天下的,重建秩序为理由,正在爆发一场决战。
而明军,作为天下最强大的兵马,如今迅速的调动起来,让人感觉这一次大明朝廷的决心,中原各路诸侯都变得紧张起来。
曹操终究有些坐不住了。
他亲自南下前线。
豫州前线,建立颍川郡。
颍川郡上下都氤氲着一股紧张的气氛,不仅仅是百姓紧张,那些大户豪族,都变得紧张起来了。
他们生怕大战打起来了,会殃及自己。
所以不少的豪族,世家门阀,都在想方设法的寻找后路,有人北上,准备迁徒兖州,有人意图渡过界限,进入明境之内避难。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让颍川这个昔日学术氛围非常浓郁的郡,变成了如今动乱不堪的一个大郡了。
不过魏军的进驻,倒是压住了不少人的忧心。
魏军主力已经源源不断的从官渡南下了。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豫州戰場相伴
在去岁开始休整,虽然时间上还不足,战斗力顶多只有六七成,但是也能让魏军有了一些的战斗力了。
好看的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豫州戰場
吕布作为先锋大将,亲自率军,越颍川郡,兵临明境汝州,也就是昔日的汝南郡。
相对于被动挨打,魏军更有一种想要先下手为强的心思。
当然,此时此刻,吕布还是克制。
听闻曹操拿下,他迅速从前线,返回颍川郡的郡府,亲自前去的叙职。
“末将吕布,拜见大王!”
吕布毕恭毕敬的行礼。
“将军有甲胄在身,无需多礼!”曹操一袭长袍,站在作战沙盘的面前。
沙盘这种能把战场直接用立体形容出来的好东西,如今已经成为了战场上的必备工具,不仅仅只是明军所属。
魏军也在大小营盘之中,建立沙盘,每一个将领,都会有自己的作战沙盘。
曹操面前的是一个把整个战线都覆盖进去的沙盘。
从东往西,拉长数百里,都是战线,这一条战线,就是明军和魏军之间对垒的分界线,也是目前两军的缓冲线。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笔趣-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豫州戰場展示
“奉先,前线动静如何?”
曹操低沉的问。
“刚刚夜楼探子和斥候交换的一些情报消息,我们盘点了一下,目前来说,明军主力,景平暴熊两支兵马,皆已经聚合在了前线之中!”
吕布拱手,轻声的汇报起来了:“明军之中,景平是明贼之嫡系,景平军的兵力超过十万,暴熊军兵力不多,但是是悍兵,目前而言,明军已经集合了他们十余万精锐,在前线之中,大战随时可能爆发!”
“有没有越境?”
曹操问。
“这倒是没有!”吕布道:“我以骑兵试探过两次,他们倒是追击了,但是每一次,都在豫州边界线上的停下来了,没有丝毫越境追击的心思!”
“陛下!”
旁边一袭青衣的儒雅文士,郭嘉站出来,拱手说道:“明军不越境而战,这说明了他们还不想开战,目前还在准备之中!”
“但是我们不能让他们准备妥当!”
另外一个穿着灰袍的文士笑了笑,轻声的说道:“明军蓄力,那是很可怕的事情,不过以明军的主力而言,他们只是把景平军和暴熊军放在我们这里,不见得目标就是我们!”
“文和的意思,是这一些兵力,只是为了拖住我们魏军主力的?”曹操眯着眼眸,看着沙盘,眼眸有一丝丝的阴沉。
他感觉被人小看了。
“虽有些不甘心,但是事实上,他们如果不继续增兵,那么就说明,他们要进攻的,并非我们豫州!”
灰袍文士是贾诩,贾诩如今也是曹操最信赖的谋士之一,出征岂能不带着心腹谋士,他掌控夜楼,是掌控战场动向的人。
“话虽如此说,但是也不能一叶障目!”
郭嘉摇摇头:“明贼最擅长的是声东击西,在他们没有彻底爆发战斗力之前,我们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目标!”
之前一众诸侯围攻明境,那一战可算得上是所有诸侯一起战牧明了,他们都在考虑明军的主要目的,本以为他们才是目标,结果明军已开战,先打江东,直接利用海航路线,从东海进攻建业都。
这一战,几乎把江东打断脊梁骨了。
孙坚战死。
江东差点就一瘸不振了。
哪怕孙策崛起,但是孙策虽有勇有谋,相对孙坚而言,少了不是一分半份的震慑力,根本没办法镇服江东。
一战打沉江东的锋锐,也几乎打沉了他们所有谋士的骄傲。
“的确如此!”
贾诩点头,表示赞同,他轻声的说道:“我们的确不能太过于依赖对明军判断而下决断,有时候越是硬骨头,他们约会硬抗!”
“牧龙图这厮,真难对付!”
曹操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他自诩不弱于天下人,但是却在牧景手中,屡次受创,威名一落千丈,差点连内部的都镇不住。
哪怕牧景是敌人,但是也不得不让他有几分的敬佩之心。
“牧龙图的确难对付,但是难对付的不仅仅是他,明军之中,也是藏龙卧虎!”贾诩轻声的说道。
“牧景北上没有?”
曹操突然问。
“暂时没有消息,但是内部倒是有消息传出来,说牧龙图有北上之心,要御驾亲征,一战平天下!”
贾诩回答。
“一战平天下,好大的野心!”曹操冷笑。
他知道牧景有一统天下的志向,但是这个志向不仅仅他有,自己也有,所有诸侯何尝不也是这样的想法。
但是得做得到才行。
虽然他承认明军很强,而且明军的新式武器有非常巨大的震慑力,但是这也不注意之称明军的一统天下。
明军的新式武器看似威武,其实杀伤力不算很强,后来他们尝试复原了战场的讨论,却发现一点,那就是更多的战损,并非是他们的武器所带来的,而是这种出其不意的震慑,倒是的军阵动乱,形成的瞬间兵败,造成的那种践踏效果,才会一溃千里。
如果提前又准备了,明军哪怕有这种新式武器在手,他们也可以依城而死守,城墙高厚,这种新式武器哪怕再强,想要攻破城墙,也需要耗费良多。
他就不相信,这么强大的新式武器,明军能源源不断你的供应。
曹操认为,最后的胜利,还是要的看双方的实力,以魏军的实力,未必能打的赢,但是三大诸侯,加起来上百万的兵力,他不相信不能一战。
“大王,如今明军还能克制,更多的是因为当初牧景的一席话,天子一诺,不可反复,事关大明朝堂的信誉!”
郭嘉轻声的说道:“所以他们可能是想要以形势,逼迫我们先越境,只要我们大军先越境,他们就有充足的理由开战了!”
“逼我们先动手?”
曹操眯眼:“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只要沉得住气,他们就无计可施!”
“最少能拖一段时间!”
郭嘉笑了笑,道:“牧景还是要脸的,不然他也不至于这么迂回,早就直接越境破城,长驱直入,把战场给压在豫州境内了,而不是等我们开战!”
他对牧景,也略有分析,至少认为,牧景不至于是那种毫无顾忌的帝王。
“我们需要时间休整!”
郭嘉继续说道:“大王,如今大军战斗力,顶多六七成,如果再给我们两三个月,能恢复九成的战斗力,以我们如今二十万主力南下的战斗力,最少能有希望能收复汝南郡,甚至能攻入南阳,如果江东和北境配合,杀入荆襄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就先拖一拖!”
曹操想了想,沉思的说道:“不过也得给他们摆出战斗的意思来,不能让他们看出来,我们有心想要拖延!”
他又补充了一句:“另外命令徐州征召的三万兵马,从萧关入豫州,准备兵临汝阴,一旦时机成熟,东西两线进军,孤要一战收复汝南,杀入南阳!”
他的野心不大,不想要一次性击垮明军,只是想要一步步的收复江山,汝南,南阳,那都是昔日的天下第一郡,是他的目标。
“诺!”
郭嘉贾诩吕布等大将纷纷拱手待命。
………………………………
南州汝州的前线,明军主营。
大营建立在一座无名山的山脚之下,旁边有一条清切的河流,依山防守,靠水而御,一顶一顶的的营帐,几乎连绵十余里。
中军主帐。
黄忠高大魁梧的身躯,穿着厚重的盔甲,屹立在巨型而细致的沙盘面前,周围站着一个个主将和参将。
“今日魏军有试探之心吗?”
黄忠低沉的问。
“暂时没有!”
回答他的是景平第一军中郎将陈到。
陈到年轻,武艺强,资历强,从当年的景平营校尉,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景平第一军,牧景嫡系大将第一人的位置,他的脚步非常踏实。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豫州戰場推薦
他身上的皮肤已经解开放下来,露出了崭新的战甲,一双虎眸锐利无匹,凝视这沙盘里面的山川河流:“三日前激战汝阳城郊之外的平原之上,吾不敌吕布,但是也挡住了吕布八百骑兵的试探,自此之外,吕布退兵二十里,在无动向!”
“吕奉先不是一个容易认输的人!”
黄忠冷沉的说道。
这一战,朝廷已经有了战略部署,自己又一次成为了防御大将,虽然不爽,但是军令如山。
而且豫州战线的重要性,他也很清楚,明军最强大的对手始终是魏军,他要以景平暴熊两大军的兵力,拖住了魏军主力。
这可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他虽不认输,但是也不傻,这时候越境进来,他怕出不去吧!”赵韪作为这一次军部参将的职位参与商讨,他的心情也复杂。
他低沉的说道:“使君大人,如今魏军试探多次,却不出兵越境,是不是他们心里面也希望我们能先破镜入豫州啊?”
“这个想法没错!”
黄忠冷笑,道:“他们以为我们不敢撕破自己的承诺的,事实上我们的确不敢,但是陛下有一些话说的非常对了,事情不可以说,但是可以做,越境只要有理由,我们没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
“那使君大人,接下来,我们该如何调动主力!”
暴熊军的代表周仓拱手询问。
“文聘,你认为呢?”黄忠对暴熊第二军大将文聘,非常看好,突然问起来了文聘。
“诱敌出击!”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拾一-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豫州戰場相伴
文聘向来沉默的,但是也不是一个怕事的人,既然黄忠问了,他就说,立功还是一方面,要是被看小了,很难在军中立足了。
“诱敌出击?“
孟获沉思了一下。
这个蛮族大王,如今已经是彻底的融入了大明,不是他想要融入,而是他根本没有办法不融入。
因为南中这些年的变化,让他明白了,蛮族已经没有了独立的希望,当蛮族族人开始被中原人的生活给影响。
没有人愿意支持他反叛了。
他也就死心了。
其实支持大明,也没有什么坏处,这些年来,最少明朝廷对待蛮族部落,没有太多的歧视,汉人该有的态度,蛮族人也有。
这是他最欣慰的事情。
他虽然不掌控蛮族兵马,但是也是一军主将,他在景平军中,还是比较有影响力的人。
他开口问:“如果我们的诱饵被他们吃掉,但是他们不越境呢?”
“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
文聘耸耸肩,轻声的道:“陛下曾说,每一个大明的将士,都是非常宝贵的,如果我们的将士,在他们境内失踪了,我们入境寻找,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话刚刚落下,众将齐刷刷的看着他,一双双眼神,有些好奇,有些诧异,也有一些敬佩,更有一些鄙视。
这种理由,你也说得出口,不怕儒家名士用唾沫把你淹死啊。
不过这话倒是让黄忠笑了出来了:“主意不错,大明的将士,的确非常珍贵的,如果失踪,得找!”
他又不是一个迂腐的人,只要有理由,只要不破坏陛下的名声,不涉及大明的声誉,所有罪名,他可以一个人扛下来。
“使君,三思啊!”
军部参将张松拱手,轻声的说道:“此计虽有用,但是未必会顺利,一旦被识破,大明面临很大的问题!”
“无妨!”
黄忠摆摆手:“陛下有令,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