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 愛下-第八百四十四章 謫仙又要告人啊?看書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李水说了这话之后,就笑眯眯的走了。
起初的时候,周围的人都是一脸茫然,不知道李水在说什么东西。
但是时间长了,李信的脸上露出来了诡异的微笑。
他听懂了。
渐渐地,周青臣身上也露出来了诡异的微笑,他也听懂了。
然后,这微笑就像是能传染一样。
一个传染两个,两个传染四个,越传越多,越传越多,最后所有人都对齐大人露出来了古怪的笑容。
就算是淳于越那种老古板,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意。
“他们在笑什么?他们是有病吗?”齐大人在心中嘀咕。
这时候,有小宦官走出来了,大声喊道:“百官入殿。”
于是,众人鱼贯而入。
当齐大人走到大殿当中的那一刻,他忽然回过味来了:旁边的猎人,帮他射了一箭?这分明说,那孩子不是我儿子的种啊。
他们果然是在嘲笑我。
齐大人顿时勃然大怒。
但是,他却不敢把怒火发出来,没有别的原因,这孕妇肚子里的孩子,确实不是他儿子的。
齐大人深吸了一口气,心想:再忍忍吧,再忍忍吧,但愿过几天他们就不关注这些事了。
议政殿上,百官正襟危坐。
以前一个时辰能说完的事情,现在往往要两个时辰。
因为自从谪仙到了之后,天下忽然变得很复杂了。
以前只要收收税,征征兵,基本上没有太大的事。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多出来了很多奇奇怪怪,五花八门的东西。
什么商业秩序,什么新兴产业,什么煤炭,什么钢铁。
这些朝臣的头都很大,都很烦。
起初的时候,让他们上夜校,他们是很排斥的,但是现在,他们变得很积极,因为上了夜校之后,才能理解朝堂上发生的一切。
否则的话,那些刚刚科举上来的人,侃侃而谈,说的都都是到,陛下听得连连点头。
而他们只是整天一脸茫然地站在那里。
这样很尴尬,这样也很忐忑,说不定哪天陛下看他们不顺眼,就把他们换下去了。
于是这些朝臣不得不居安思危,经常去商君别院学习。
而最可恨的是谪仙这家伙,竟然大幅度提高了学费。
这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很多朝臣都有点舍不得了。
其实咬咬牙,他们也能拿出钱来,毕竟这些做朝臣的,也没有太穷的人。
可关键是,如果真的拿出那些学费来,就不能穿最顶级的丝绸衣裳了,就不能让八个丫鬟伺候自己睡觉了,就不能……
总之,不能的事情太多了。
朝臣有点舍不得。
后来,商君别院推出来了助学贷款。
助学贷款的口号很诱人:一文钱不花,学到金子一样的知识。
这就吸引了很多人,于是有不少朝臣赶过去凑热闹。
根据商君别院的匠户介绍,一定能获得了助学贷款,那好处真是太多了,可以在商君别院免费学习,免费吃饭,甚至于免费游玩。
当然了,助学贷款,是要还钱的。但是还钱的压力也不大,每个月从俸禄里面扣除就可以了,而且扣除的不算多。
不少朝臣算了算账,都觉得这样好像可以接受了。
但是紧接着,商君别院又说了申请条件,只有特别贫困,两袖清风的朝臣才可以办理助学贷款。
如此一来,绝大多数朝臣就不符合资格了。
大家都很生气,认为谪仙是故意耍着人玩。
但是很快,商君别院又有新动作了。
商君别院认为,学费已经这么高了,居然还有人上得起学,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那些人不够清廉,所以有余财可以上学。
朝臣们一时间都茫然了。
这岂不是……很扯淡吗?你一个商君别院,要查贪污不成?
很快,将军小报和咸阳日报,开始刊登成功申请助学贷款的朝臣。
那些申请成功的人,都是经过认证的,确确实实的穷人。
朝臣们开始抓耳挠腮,思索着怎么证明自己也是穷人。
其实他们可以不用搭理谪仙,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就行。
可是架不住他们的钱真的不是正道来的,根本经不起查,只要一查,肯定露馅,到那时候……满盘皆输啊。
然而,机会这就来了。
李水又推出来了一个捐款项目,鼓励大家捐款,帮助赤贫百姓。
有些朝臣心思比较活泛,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捐了很多钱。
从富豪变成了小康,从小康变成了温饱。
然后,他们成功的申请到了助学贷款。
然后,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证明自己是清官了,两袖清风的清官。
于是,朝臣们纷纷跟风捐款。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都很感慨:你说好端端的,这是何必呢?
当然了,也有不肯申请助学贷款的,比如淳于越。
淳于老爷子就硬挺着,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好了。
百官都很羡慕,但是谁也不敢说什么。
谁能有淳于越霸气呢?
毕竟淳于越的钱干干净净,都是挣来的,而他们的钱,都是贪污得来的。
算了,只要在朝中做官,总有挣钱的那一天,再忍忍吧。
朝臣们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谪仙虽然狠,但是没关系,朝廷给的俸禄毕竟很多。
更何况,自己在朝中做官,朝廷的政令,都是最先知道的,知道了这些政令之后,做生意的时候就可以无往而不利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现在的这些朝臣,哪个没有参与一些生意?
自从商贾治国以来,你不做点生意都不好意思出门和人打招呼。
或许以后这样攒攒,也能恢复家产也说不定。
至少钱是干净的,以后能睡个安稳觉了。
唯一觉得不爽的,就是百姓们铺天盖地的感谢朝廷,感谢谪仙。
毕竟在朝廷的安排下,商君别院已经把捐款分给了那些赤贫的百姓。
于是,那些百姓个个感恩戴德,他们这些捐款的朝臣,却没有多少人提起了。
据说这捐款,也不是直接给发的钱。
有的是修路,有的是修水渠,有的是通火车。
总之,百姓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百姓们的好日子确实来了,但是百官并不觉得快乐,因为百官的日子很难。
以前就是在朝堂上聊聊天,然后回家就可以喝酒听曲了,日子过得很安逸,很祥和。开开心心,普普通通,十分顺遂的过完这一生。
但是现在呢……
现在需要做的事太多了,在朝堂之上,要为经济问题费脑筋,回到家之后,还要思索自己的政令有没有问题。
因为经济太复杂了,往往一个错误的政策,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出现大乱子。
百官一边在心中暗暗感慨,一边在朝堂上参与讨论,各抒己见。
天杀的谪仙,竟然建议陛下专门派了一个小宦官,记录大家在朝堂上的发言。
谁的发言最有用,在现实中起作用的次数最多,就会给谁加分。如果有谁总是胡言乱语,说的驴唇不对马嘴,就会扣分。将来选人升迁的时候,分数也是一个参考选项。
分数高的人,会优先得到升迁。
谪仙说,如此一来,官员的认命就可以规范下来。
大秦就可以彻底做到选贤任能了,不会因为将来的某一位君王的好恶,而出现胡乱人用官吏的情况。
如此一来,大秦就可以长治久安了。
而朝臣们都觉得……
这……这不是扯淡吗?
从此以后,说话还得小心谨慎了?
百官很无奈,只能,每天在朝堂上精神抖擞,他们不想说话,因为说多错多,但是他们又不能不说话,因为不说话就无法升迁。
以前装聋作哑,尸位素餐,还是可以的,但是现在……那是万万不行了。
其实并不是所有的朝臣都急功近利,想要功成名就。但是……就算再淡泊名利的人,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年轻人一步步升迁,做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吧?
以前在朝堂之上,升迁是有一定的规则的,总的来说,是要论资排辈的。
这样大家面子上都能过得去。
可是现在……
唉,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这年头,做官也不容易了。世界上还有什么安逸的去处吗?
众人看了看坐在那里,昏昏欲睡的谪仙都恨得牙根痒痒。
这家伙的日子,倒是不错啊。
但是转念一想,谪仙提出来的奇思妙想,足够他在功劳簿上躺一辈子了,其他人,确实达不到啊。
这一点不服不行,只能认栽。
等朝臣们的大政方针议论完毕之后,李水缓缓地站起来了,说道:“陛下,臣有本要奏。”
所有的朝臣精神为之一振,他们有一个感觉:好戏要来了。
从李水刚才的声音中,朝臣就感觉到了,这家伙又要开炮了,不知道这一炮要打向谁。
反正不是打向他们就行。
每天这么兢兢业业的做事,实在是劳心劳力,如果能看见谪仙和别人斗斗法,也就相当于娱乐项目了,可以放松身心,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有不少人都笑呵呵的看着谪仙。
至于齐大人,心中也是很欣慰的。
好啊,好啊,这个槐谷子终于又要搅起风雨了。这样也好,有他在前面闹事,就可以将众人都注意力吸引走了。
这样一来,就没人注意到我齐家的事了。
回头偷偷把孩子生下来,偷偷养大,我齐家就有后了。
想到这里,齐大人又不由得想起来了儿媳妇的曼妙身姿……唉,都是仙茶惹的祸,这东西,让人意乱情迷啊。
齐大人摇了摇头,心中对谪仙更加鄙夷。
但是……在鄙夷之余,他又希望见到那个女人。心中甚至有点迫不及待的要下朝了……
嬴政看着李水,有点无奈的说道:“你又怎么了?”
声音虽然嫌弃,但是却带了一丝宠溺。
李水干咳了一声,说道:“陛下,臣要状告最近市面上很火的鸭梨日报。”
朝臣一听这话,顿时议论纷纷。
而齐大人,更是心中一紧:鸭梨日报?那不是……
嬴政淡淡的说道:“状告鸭梨日报,有必要在朝堂上说吗?”
不少朝臣说道:“是啊,这种事,去找内史府不就行了吗?”
李水扭头看了看赵腾,向他投去了暧昧的笑容,然后向嬴政说道:“陛下,如今人人都知道,臣与朝堂乃至交好友。”
“如果有内史审理此案,恐怕百姓会多想啊。”
赵腾:“……”
他站出来,义正辞严的说道:“陛下,臣敢发誓,臣与谪仙,绝对没有私交,什么至交好友,全都是无稽之谈。”
李水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不错,至交好友一说,都是无稽之谈。”
然后他向赵腾投去了一个“我理解,我会认真配合”的眼神。
赵腾都快疯了。
经过李水这么一演绎,刚才的辩解,就变成欲盖弥彰了啊。
嬴政自然知道内情是什么,他淡淡的说道:“朕相信内史府。”
李水干咳了一声,说道:“臣也相信内史府。赵大人更是秉公办理之人,受人敬仰。但是……”
嬴政皱了皱眉头,问道:“但是什么?”
李水说道:“但是……这个案子太大了,内史府审不了。”
赵腾快气死了,这槐谷子怎么回事?和自己杠上了吗?这是疯狗吗?自己没找他没惹他,怎么整天找麻烦呢?
赵腾咬牙切齿的说道:“一个小小的鸭梨日报,内史府还审不了吗?谪仙也太瞧不起鸭梨日报了。”
李水说道:“鸭梨日报,表面上看是一家报纸,实际上……他有很多投资人。这投资人,不乏朝中的高官。”
齐大人心里咯噔一声,他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李水还在那侃侃而谈:“据说这些高官入股了鸭梨日报,然后从中分红,获得收益。”
“如此一来,若内史府审讯鸭梨日报,这些高官会不会从中作梗?会不会暗中使坏?虽然明面上他们绝对不敢,但是暗地里的事情……臣真的是有些担心啊。”
嬴政正襟危坐,似乎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问李水:“都有谁入股了鸭梨日报?”
李水说道:“这个……还需要内史府查一下。”
赵腾:“……”
特么的,这种累活我又能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