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洪荒關係戶-第兩百四十二章,多方求救推薦

洪荒關係戶
小說推薦洪荒關係戶洪荒关系户
白锦上前作揖一礼说道:“弟子拜见师伯!”
太上微微点头温和说道:“来坐,尝尝我的新茶。”
“是!”白锦起身,走到太上对面,拿起桌上的茶壶给师伯倒上一杯,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白锦坐下,端起茶杯品了一下,抿了一下嘴,不动声色的将茶杯放下,真难喝,兴致勃勃说道:“师伯,这个是什么茶?”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太上笑着说道:“这是我新发现的一种茶树,名叫盘龙茶,茶树如盘龙,茶色玄黄,味则香腥,风味独特。”
白锦点头说道:“真是好茶!”
太上笑哈哈说道:“难得你喜欢,等下离去的时候带上一罐。”
白锦作揖一礼说道:“多谢师伯。”
“师伯,您的日子过的越来越悠闲了。”
太上捋着呼吸,笑呵呵说道:“老了,什么都不想做了,每天品品茶看看花,也挺好的。”
白锦将茶杯放下,连忙说道:“师伯,您可不老,看上去还年轻着呢!”
“呵呵~”太上笑了一下,说道:“说吧!这次前来又有什么事?难不成又招惹了女娲和平心?”
“没有!”白锦沉凝说道:“师伯,瑶姬的事情您知道吧?”
太上点了点头,“继续说~”
白锦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低声说道:“弟子怀疑瑶姬事件背后有着西方教的推动。”
“哦~为什么这样说?”
“额!证据弟子还真没有,这只是一种感觉。”
“西方教~”太上闭上眼睛,一念遍观三界六道无数众生,过去种种全都浮现心头,特别关注在瑶姬身上。
片刻之后,太上睁开眼睛,凝重说道:“你若不提,我还并未注意。
瑶姬背后却是有人在推动,她下凡的很是蹊跷,但是出手之人我也无法探查。”
白锦立即说道:“那就一定是圣人出手,两位师伯,我师父,女娲娘娘,平心娘娘都不会无缘无故去算计天庭,剩下的就只剩下西方教了,一定西方的两位师叔有所谋划。”
“你能确定女娲和平心没有出手?”
白锦立即点头肯定说道:“弟子可以确定。”
太上看向西方,微微皱眉,若是西方教两位师弟出手,瑶姬事件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也不再是天条威严的问题了。
白锦试探问道:“师伯,西方教两位师叔到底在算计什么,您知道吗?”
太上并没有回答,沉吟片刻说道:“白锦,你去帮我做件事。”
白锦立即起身,作揖一礼说道:“还请师伯吩咐。”
“救下瑶姬。”
“啥⊙∀⊙?”白锦猛然抬头,惊愕看着太上,说道:“师伯,您让我救下瑶姬长公主?”
太上点了点头。
白锦苦着脸说道:“师伯,您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凭弟子的能力,怎么可能在天条之下保下瑶姬公主?要不,把您的太极图借我用下?”
太上摇头说道:“这件我不能出手。”
“为什么?”
“原始在践行他的道,贯彻他的意志,我若出手救下了瑶姬,事后我的八景宫,岂还有太平之日?”
“那师伯您也不能让弟子我去送死啊?!”
太上提点说道:“虽然我不能出手,但你不是还有师父的吗?你师父可不怕你原始师伯。”
“师伯,您这样算不算是坑我师父?”
太上缓缓品茶悠然说道:“我可什么都没做。”
白锦目瞪口呆看着师伯,大师伯您这就老不要脸了。
太上笑呵呵说道:“放心去做吧!一切有我。”
白锦只能无奈说道:“那师伯您能不能告诉我,西方教到底谋划的是什么?”
太上沉吟一下说道:“西方教能作出如此谋划的定然是准提,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谋划瑶姬一则是想让天庭大乱,以此来报你当初威压西方教之仇,他的心性向来如此。
二则借原始之手害死瑶姬,让天庭和三清情谊断绝。”
白锦疑惑说道:“不对啊!他怎么就知道原始师伯一定会出手的?”
“这就是原始的道,如何算不准?”
“弟子明白了。”白锦点了点头。
“白锦,这件事先不要让你师父知道,不然以他的性子,还不知又要惹出什么麻烦。”
“弟子知晓。”
“快去吧!”
“弟子告辞。”
白锦走出八景宫,化为一道神光冲天而起。
茶树下,太上悠然品茶,一个个都不省心啊!
数日之后,白锦按例前去碧游宫给师父请安。
碧游宫大殿之内,白锦叩拜说道:“弟子拜见师尊,祝师尊圣道昌隆。”
主位上通天教主身影浮现,笑着说道:“起来!”
“多谢师尊!”白锦起身,盘坐在蒲团之上,笑呵呵说道:“师父,您今年看起来好像很高兴,难道是有什么喜事不成?”
通天教主打量着白锦,笑着说道:“没什么,就是赢了你二师伯一些功德金币。”
白锦立即竖起大拇指称赞说道:“师父赌技洪荒无敌。”
“哈哈~”通天大笑两声,说道:“若不是原始耍赖,为师能赢得更多。”
“师父,弟子今日请安,还有一件事情想要禀报。”
“哦,何事?”通天好奇问道。
白锦悄悄看了一眼主位上的通天教主,立即起身朝上飞去,一把抱住通天教主大腿,突然叫道:“师父,救命啊!”
通天教主脸上笑容一僵,没好气说道:“给我起来,好好说话。”
“不起!”白锦诉苦叫道:“师父,弟子的徒弟坑师啊!他一个人偷偷离开截教,跑去洪荒大陆想要开山救母。
师父,您是知道的,瑶姬事件之后有着诸多大能布局对弈,哪里是我能参合的?这不是把我朝漩涡里面带吗?!
二师伯,昊天师叔,还有一个天条,任何一个都不是我能得罪得起的啊!”
通天任由白锦抱住大腿,笑着说道:“劈开救母,杨蛟那小子倒是还有几分心气,但若想劈开桃山可不是他能做到的。”
“但是他一旦有这个想法,定然是入局了,作为他人的棋子,桃山说不定还真能劈开,届时我都会受到牵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