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攝政大明 ptt-第1090章.霍正源南下.展示

攝政大明
小說推薦攝政大明摄政大明
……
……
赵俊臣点了点头,依然是表情不见喜怒,只是示意许庆彦继续说下去。
在赵俊臣的目光注视之下,许庆彦这一次则是信心满满、侃侃而谈!
“人心总是喜欢猎奇,只要是出现了更为夸张的谣言,人们就会自动忽略掉那些夸张程度不够的谣言;与此同时,人心也总是会对屡屡出现的事情习以为常,一件事情若是频繁发生,哪怕这种事情再是如何奇怪,人们也会视而不见!
所以,咱们如今也可以通过咱们的渠道制造谣言、传播谣言,并且把谣言的涉及范围扩大,让满朝文武权臣皆是牵涉其中……关武元不是自称武圣人关羽的后人吗?那关羽可是一心忠于汉室,咱们就造谣他继承了祖先遗志,一心想要复辟汉朝;
再比如说锦衣卫指挥使洪锦……历史上有没有姓洪的皇帝?没有?那也没关系,咱们就说他为了隐瞒身份来历所以改名换姓了,同样说他是宋朝皇室后人,也同样是卧薪藏胆想要复辟宋朝……
对了,还有周首辅……历史上也没有姓周的皇帝?但我记得听评书里说有一位神仙太白金星就是姓周,对吧?那咱们就说他的嫡孙周素文是太白金星转世,出生之际满室红光异象频现,曾有算命先生认为周素文今后注定要成为当世至尊……
还有阁老李和,唐朝皇帝都姓李对吧?咱们就说他是李唐后人,那自然也是雄心勃勃、胸怀大志了……当然也不能忘了司礼监大太监吴信泉,历史上总有吴姓皇帝吧?是女真人?那更好了,就说他是建州女真的奸细,自阉入宫啊,那就更是卧薪藏胆了……”
说到这里,许庆彦嘿嘿一笑,满脸都是小人得意的神态,继续说道:“这样一来,各种夸张的谣言一再出现,朝野官民自然是目不暇接,听到新谣言之后就会忘记旧谣言,也根本不会刻意留意其中某个谣言了!
而且,这般做法还有另一个好处,那就是这些谣言广泛牵扯到了‘周党’、内廷、厂卫、禁军等等势力,他们听到这些谣言之后也必然是会像少爷一般忧心忡忡,自然是不敢利用这些谣言制造事端,更还要帮着遮掩隐瞒,绝不敢让这些谣言传入陛下耳中,这样一来,陛下也就不会受到这些谣言的误导,少爷的忧虑自然也就不复存在!”
讲诉之际,许庆彦固然是口齿伶俐,但也称不上是条理清晰、逻辑通顺,甚至还出现了几处常识错误,然而他所讲诉的这个办法,却显然是一个可行之策,说不定还会效果奇佳。
一旁的霍正源听到这里,也不由是对许庆彦刮目相看了,只觉得许庆彦完全颠覆了自己曾经对他不学无术的印象。
另一边,静静听完了许庆彦的讲述之后,赵俊臣终于是满意点头,面带微笑道:“很好,你在这方面果然很有天分,不枉我把‘评书人行会’交给你,确实是没有用错你……既然你已经想明白了,后续的事情就全权交由你来负责,希望你能在最短时间内把谣言彻底平息下去,我就不操心具体细节了,只会询问结果。”
后世有一句话——“这世上并没有无用的垃圾,只有放错位置的资源”,这句话放在用人之道上面也合适。
别看许庆彦性格轻浮、厚颜无耻,但也正因为他总是习惯于夸大其辞,也总是习惯于用小人视角看待世界,更是做事不设底线,所以他在制造舆论、造谣生事、推波助澜、挑拨离间等等方面,却绝对是一把好手。
从这方面而言,许庆彦也算是“不学有术”了。
此时,许庆彦见赵俊臣赞同自己的想法、让自己放手去做,这还是他第一次承担重任,不由是面现兴奋,连连点头道:“少爷放心,我绝对办成此事,咱们的‘评书人行会’如今已是初具规模,对于编故事与讲故事这种事情最是擅长不过了!”
赵俊臣想了想,又忍不住叮嘱道:“切记,传播谣言之际一定要尽量隐蔽,绝不能让各方察觉到咱们的推波助澜……还有,你也不能一心只顾着这件事情,别忘了还有百官俸禄的事情,需要你在暗中助推造势。”
许庆彦再次点头保证,道:“少爷无需担心,造势的事情目前正在稳步推进,绝对耽误不了。”
赵俊臣笑了笑,道:“既然如此,你也不必留在这里耽搁时间,这就去做事吧。”
*
当许庆彦兴冲冲的离开房间之后,赵俊臣的目光终于是转向了霍正源。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赵俊臣与许庆彦刚才的谈话内容,刻意向霍正源透露了一些机密,这既是为了表明自己对霍正源的信任,也是为了进一步增强霍正源的信心。
果然,当许庆彦离开房间之后,霍正源稍稍迟疑一下,却还是忍不住问道:“赵阁臣,下官刚才听您与庆彦的谈话,说是要为百官俸禄的事情助推造势……难道说,前段时间礼部郎中宋焕成饿晕于礼部衙门的事情,与您有关系?”
前些日子,朝野之中颇有清誉的礼部郎中宋焕成,堂堂的朝廷正五品官员,竟是当众饿晕于礼部衙门,这件事情很快就在朝野间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朝野间的舆论风向就有些不大对劲了,很多人都认为朝廷官员之中贪官太多,原因就在于朝廷俸禄太低,迫使官员们为了生活不得不贪,寥寥少数像是宋焕成这般坚守底线的清官,却是穷困潦倒、生活艰难,最终竟是让坏人享福、好人遭难,这般情况显然是需要改变,而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提升官员俸禄,实行“高薪养廉”之策。
类似的呼声,在朝野之间不断响起,如今已是初具规模。
面对这般呼声,不仅是有许多百姓受到误导表态支持,百官们作为利益相关方,更是帮着鼓吹造势,只觉得他们多年以来饱受委屈,付出太多却是收获太少——什么?你说百官们还有许多见不得光的敛财手段?别傻了,贪墨受贿那是个人本事,俸禄则是他们明面上的应得之物,一码归一码,完全两回事!
原本,霍正源对于这般呼声也只是乐见其成,还以为是正常现象,但如今才知道这一切都赵俊臣的暗中推动。
听到霍正源的询问,赵俊臣也是笑着点头,道:“随着东南各省的商税整改、川盐的初步开发,朝廷的财政周转已经逐渐宽裕,虽然粮食供应很紧张,但已是逐渐有了余银!
再等到太子殿下调查藩宗的事情做出一些成效,朝廷供养藩宗的压力也会大幅减轻,还有辽东军镇今后几年将会逐步降低军费……嘿,藩宗与辽东二事,向来都是朝廷最大的支出;
与此同时,西北各省的商税整改也正在逐步推进,再加上朝廷中枢很快就要从南京六部收权……这些开源节流的手段加在一起,完全可以预见,朝廷很快就不必为银子的事情而烦恼了!”
说话间,赵俊臣明明是在谈论一些于国于民大为有利的好事,但他的笑容竟是逐渐收敛,反倒是面现忧色。
顿了顿后,赵俊臣继续说道:“这些事情固然都很好,却不利于我的地位稳固,一旦是朝廷财政彻底改善,我也就可有可无了,被卸磨杀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以,我必须要重新为朝廷寻到一些全新的开支项目,仅是咱们的远洋计划还远远不够,再加上河套地区的维稳支出依然是稍有不足,所以我就想要了为官员加俸的手段,这样既能保证朝廷财政继续紧张、让我继续是不可或缺,也还可以收获百官的感激,何乐而不为?”
听到赵俊臣的解释之后,霍正源不由是面现钦佩,连连点头道:“阁臣深谋远虑,这般计划当真是极妙,更还是一箭多雕的明谋,下官钦佩!”
赞叹之际,霍正源此前的心中忧虑也是大为缓解,只觉得赵俊臣拥有这般的深谋远虑,今后必然不会轻易垮台,自己也可以安心追随,完全没必要忌人忧天。
见到霍正源的表情变化,赵俊臣就知道自己的目标达到了,于是话锋一转,又谈到了正题,道:“今天早朝上,陛下已经下旨,任命你为‘东南巡阅使’,这个职位乃是新设,权责也有些不清不楚……陛下他终究还是暗地里防着咱们一手,不敢给予咱们太大的权柄……但咱们在东南各省也有许多帮手,足以助你完成远洋计划了。”
霍正源点头表示赞同,道:“还请赵阁臣放心,下官奔赴东南之后,就立刻着手安排,咱们很快就能接手‘八王船行’的船队,再加上郑家的全力协助,远洋计划很快就可以收获成果,完全不需要等待太久时间。”
赵俊臣叹息一声,道:“是啊,咱们的远洋计划必须要尽快发挥作用,最好是能赶在今年入秋之前,就能寻到足够数量的粮食运到内陆,我如今可是全指望着你呢……当然,你明面上的任务,乃是仿照当年郑和下西洋之事,趁机为陛下寻访仙迹,表面上的工作也不能落下、让人挑毛病。”
说完,赵俊臣打开手边一处匣子递给了霍正源,霍正源接过匣子一看,就见到匣子里面摆放着厚厚一摞银票。
这些银票的面额,皆是五千两之巨,所有银票加起来足有三百万之多,霍正源本身也算是见惯世面了,但这一刻猛地见到这般惊人的银票数量,依然是忍不住呼吸加促。
赵俊臣则是表情不变,继续说道:“咱们的远洋计划太过于庞大,朝廷也只会给予部分支持,而且还是户部与内帑一同承担,周转之际颇是耗费时间,所以这笔银子你先拿着,作为初期投入,后续我还会通过各种渠道继续给你支持,无论是财力、人力、又或是物资,我皆会竭尽所能,只希望你能尽心做事,尽快拿出成果。”
见赵俊臣竟是拿出私银资助远洋计划,又听到赵俊臣语重心长的叮嘱,霍正源愈发是感受到了赵俊臣的重视与紧迫之意,当即是再次保证道:“赵阁臣这般重视与信任下官,下官也是无以为报,今天返回府中就会收拾行囊,最迟明天就离开京城赶往东南各省做事,绝不会耽搁时间拖赵阁臣的后腿!
……对了,下官听说,赵阁臣手下有很多善于理财的幕僚,但下官手底下却是缺少相关人才,能否是请赵阁臣忍痛割爱,安排几位善于理财的幕僚协助下官做事?否则的话,这般庞大的银子数量,下官只怕是难以管好。”
霍正源是一个聪明人,如今也不需要赵俊臣发话,就主动表态要让赵俊臣安排幕僚监督,可谓是极为识趣。
赵俊臣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拒绝,当即就向霍正源推荐了几位心腹幕僚,霍正源也当即表示自己一定会重用他们。
“你明天就要离开京城吗?”议定了这件事之后,赵俊臣思索了一下,然后遗憾摇头道:“你能这般尽心做事,当然是大好事,但若是明天就要出发的话,我恐怕是无法为你送行了。”
这一次,霍正源却是很清楚赵俊臣无法为自己送行的原因,问道:“可是章神医的那家医学院已经落成了?”
赵俊臣点头,道:“这件事情耗费了我不少心血,也同样重要,等到明天医学院正式招生运转,我必须要亲自出面主持开幕才行!”
……
这几天稍稍整理了一下前期的伏笔,还真是埋下了好多,接下来会逐步填坑,这本书一直是采取着好几条故事线同时推进的写法,必须要时不时整理思路。
明天恢复更新大章。
……

熱門玄幻小說 攝政大明討論-第1085.最好的破壞手段.分享

攝政大明
小說推薦攝政大明摄政大明
……
……
第二天,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早早就赶到了福王府,再次觐见太子朱和堉。
值得一提的是,洛阳知府郑以诚今天则是寻了一个理由躲开了,并没有与李传文、肖文轩二人一同拜见朱和堉。
虽然说,朱和堉昨天礼贤下士的表现确实是让郑以诚心中颇为感动,但考虑到未来仕途的利弊,他依然不想与朱和堉靠得太近。
不过,郑以诚如今也算是半个赵俊臣的人,眼见到赵俊臣似乎是铁了心要协助朱和堉做事,他自然也不会轻易背叛,所以郑以诚把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送出洛阳知府衙门的时候,还刻意让他们二人为自己给太子朱和堉送去一个口信,表示他一定会守口如瓶,绝不向任何人泄露朱和堉的计划,今天留在洛阳知府衙门也只是为了帮助朱和堉收集消息,朱和堉今后若是想要借助洛阳官府的力量,他也绝不推辞。
总而言之,郑以诚这个人虽然官阶不算高,但也绝对是一个官场老狐狸了,这个时候依然是谁也不得罪,任谁都能看出他在左右逢源,却任谁也挑不出他的毛病。
对于郑以诚这种蛇鼠两端的表现,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心中有些不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郑以诚把他们引见给太子朱和堉之后,他们今后不需要郑以诚就可以随意与朱和堉相见,所以郑以诚的作用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也正如李传文与肖文轩的设想一般,当他们这一次赶到福王府求见太子朱和堉之后,虽然没有郑以诚的相伴,但朱和堉依然是立刻接见了他们,求贤若渴的态度可谓是一望而知。
当朱和堉得知郑以诚依然是寻理由退出了自己的计划之后,不由是面现失望,但他只是稍稍叹息一声,然后就很快振作起来,再次把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引到自己在福王府的书房之中。
经过昨天的大致梳理证据之后,他们今天将会共同协商,制定一个初步的计划,然后就利用手中这些证据再次向藩宗们发起进攻。
却说,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进入书房之后,却发现一名神态精明的中年宦官正留在这里,负责看守福王长子朱和增所留下的那一箱子证据。
其实,昨天朱和堉引着李传文等人来到这里梳理证据的时候,就已经见过这名中年宦官了,这名中年宦官当时也同样是负责留在此处看守这些证据,很显然他就是太子朱和堉的心腹了,否则朱和堉也不会把这般重要的任务交给此人。
昨天因为发生的事情太多,李传文也就没有多想,更没有仔细观察这名中年宦官,但此时李传文留心观察了此人几眼之后,却立刻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原来,这名中年宦官的身上,竟然是穿着藩王府宦官的服饰,而不是太子东宫的宦官服饰。
在明朝中后期,宦官数量高达数十万,不仅是宫中有宦官负责伺候皇帝与妃嫔,太子东宫之中有宦官负责伺候储君与太子妃,藩宗府内也同样有宦官负责伺候众位王爷与勋贵,更还有大量宦官镇守各地负责监视地方,权势足以与地方官府相抗衡。
出身于不同地方的宦官,身上的宦官服饰也有细微差别,必须要留心观察才能发现不同。
也正因为如此,李传文昨天没有留心观察,原本还以为这名中年宦官乃是朱和堉的身边太监,出身于太子东宫,但如今才发现这名中年宦官竟然是福王府的人!
太子朱和堉与以福王为首的藩宗们,如今已是陷入了不死不休的争斗之中,对于太子朱和堉而言,他手里最大的底牌就是朱和增所留下的这批证据了,可谓是至关重要、不容有失,这般情况下朱和堉竟然还让一名福王府出身的宦官负责看守这批证据?李传文一时间只觉得不可思议。
“太子殿下,却不知这位福王府的内臣是何人?昨天已经见过一面了,却还不知道他的姓名来历,老夫一时间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于他。”
犹豫了一下,李传文还是隐晦的提出了质疑。
另一边,肖文轩也随之发现了不妥之处,立刻就皱起了眉头,投向这名中年宦官的眼神之中满是质疑。
太子朱和堉也立刻就察觉到了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的想法,当即是宽慰一笑,解释道:“这位内臣名叫赵磊,他确实是福王府的管事太监,但也是福王长子朱和增的心腹,一向是忠心耿耿、做事稳妥!增弟他当初暗中准备好了这些证据之后,就把它们交给了赵磊负责保管,昨天也正是因为他的转交,我才能掌握这些证据,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让他负责看守这些证据,毕竟,他若是存有二心,这些证据就根本不可能交到我的手上,可以说……他也是我目前最信任的人之一了!”
说到后面,朱和堉的表情间忍不住闪过了一丝落寞。
听到朱和堉的解释之后,李传文也终于安心,但他看向朱和堉的眼神之中,却也多了一丝怜悯。
朱和堉如今确实是堪称众叛亲离、无人可用,作为堂堂的今朝储君,他身边最受信任的人,竟然只是一名出身于福王府的管事太监,这般惨况当真是让人可悲可叹。
但从某方面而言,这般情况也是朱和堉的自作自受,他对自己要求极高,对身边人也同样是要求极高,却根本没有考虑过普通人能否承受这般严苛要求。
内廷众监、两厂一卫,明明就应该是他最为依仗的力量,这股力量也是极为强大,但他一向是天然反感内廷干政,从前对待内廷与厂卫的态度也是极为严苛,让内廷与厂卫皆是对他充满忌惮与敌意,就连太子东宫的宦官们对待他的态度也是畏大于敬,到了最后就只能依靠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清流们,再等到清流们也纷纷弃他而去之后,朱和堉环顾四周却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孤家寡人。
时至今日,朱和堉率领一批厂卫赶来洛阳城调查福王的罪行,但他从前已经彻底得罪了宦官势力,如今也只能是又防又用、不敢信任,很是担心厂卫们会对他背后插刀……若是他当初对待宦官与厂卫的态度稍稍宽容一些,如今也不至于身边无人可用。
“以太子殿下的这般情况,今后就算是东山再起、重拾储位,但他还有可能与内廷势力重归于好吗?
只怕是极难啊,太子殿下对于内廷势力的提防乃是源自本能,内廷势力对于太子殿下的忌惮也是根深蒂固,今后就算是太子殿下进一步成熟了、选择主动与内廷势力交好,但双方心里的疙瘩也很难彻底解开……唉,这位太子殿下的心智成熟,实在是来得太晚,有些事情一旦是最初做错了选择,事后就很难是弥补如初了……
内廷乃是皇权的重要组成部分,若是太子殿下与内廷势力一直都是相互提防,就算是他今后顺利登上皇位,缺少了内廷势力的鼎力支持,也很难像是当今陛下一般威慑群臣,只怕是会成为一个相对弱势的皇帝……
恩,老夫也大概明白,赵阁臣他为何会选择支持这位太子殿下了……原来如此!”
想到这里,李传文的内心深处,对于赵俊臣就更添几分敬畏,但与此同时,他对于赵俊臣的未来前景,也更多了几分看好。
正是出于这样的心态变化,李传文很快就收敛了心中对于朱和堉的怜悯,也收敛了心中的那一丝犹豫,决心要坚定按照赵俊臣的计划行事。
而就在李传文心绪变幻之际,朱和堉也向赵磊介绍了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的身份,直接表示他们二人乃是赵俊臣的心腹,并没有任何隐瞒之意,语气也是极为温和。
很显然,朱和堉对待赵磊的态度完全不同于别的那些宦官。
另一边,得知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乃是赵俊臣派来的使者之后,赵磊突然想起朱和增的当初吩咐,不由是心中一动。
“王长子当初吩咐于我,让我一定要亲手把七皇子朱和坚狼子野心的证据交给京城中枢的某位大人物手里,或是当今陛下、或是首辅周尚景、又或是阁老赵俊臣……我原本还有些心中为难,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接触这些大人物,但如今既然是见到了赵俊臣的幕僚,倒是可以趁机与他们搞好关系,今后想要与赵俊臣相见也就容易一些……虽然我未必就会把那些证据交给赵俊臣,但提前做好准备也不会有错……”
想到这里,赵磊也是态度亲热的向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行礼问好,然后则是积极主动的为众人端茶倒水,表现颇为殷勤。
见到赵磊的这般知趣表现,朱和堉不由是满意点头。
朱和堉对待赵磊的友善态度,并不仅是因为赵磊刚刚立下大功,向朱和堉转交了关键证据,朱和堉潜意识里把自己对于福王长子朱和增的感激之情投射在了赵磊身上,也是因为朱和堉逐渐成熟之后,也发现了自己无力节制内廷的未来隐患,所以就想要从赵磊开始扭转劣势。
到目前来看,朱和堉对于赵磊的表现很是满意,认为赵磊虽是一个宦官,但也算是忠心可靠,值得一用。
不过,对于朱和堉而言,目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利用手里的这些证据一举压制藩宗势力,所以他这次依然没有耽误时间,很快就与李传文、肖文轩二人展开了讨论,一同商议后续的行动计划。
对于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朱和堉暂时还是信任的,这不仅是因为朱和堉如今身边确实是无人可用,也是因为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昨天的表现确实是迷惑了他,让朱和堉误以为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并没有收到赵俊臣的明确指示,如今只能接受自己的安排。
实际上,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今天的表现,依然没有让朱和堉失望,尤其是李传文身为绍兴师爷这一行当祖师爷级别的人物,诉讼与办案经验可谓是无比丰富,对于朝廷底层的现状也是异常了解,三人只是讨论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朱和堉就已经在李传文与肖文轩二人的出谋划策之下,寻到了今后的重点突破方向。
然而,朱和堉却不知道,李传文如今已是改变了立场、领到了新的任务,他的主要目标已经不再是辅佐朱和堉收拾首尾,而是要暗中给朱和堉下绊子、让朱和堉的计划遭受失败,最终还要让朱和堉自尝苦果。
李传文进入师爷这一行当至今已有三十余年,往下辅佐过县丞、主薄这样的芝麻小官,往上辅佐过总督、巡抚这样的封疆大吏,他亲眼见证过无数次宦海变幻,也亲自参与过无数次官场攻伐,临老成为赵俊臣的幕僚之后,更是开阔了眼界……所以,他实在是暗中使绊子、搞破坏的手段了!
一个看似很好的计划,应该如何彻底破坏还让人挑不出毛病,最终只能让这项计划的制定者与推动者自食其果?
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事态扩大化!
什么?你要反腐抓贪官?好啊,那就让官场所有人皆是受到调查,哪怕只是贪墨了一两银子也要重惩严办,最终就让所有官员皆是人人自危、无心公务,最终自然也就会影响民生,百姓们也会怨声载道。
什么?你要宣扬儒教?好啊,那就刻意把这件事情摆在最重要的位置上,让所有官员皆是耗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学习儒教精神,挤压正常的办公时间,造成大量的政务积压,最终也就彻底打乱了官府的正常运转!
什么?你要整顿文坛风气?好啊,大好事,文字狱听说过没?牵强附会、强行理解这种事情懂不懂?鸡蛋里挑骨头更是人类本能!最终也就把大量的无辜文人也卷入其中,造成整个儒林的混乱,然后你的名声也就彻底臭了!
古今中外,类似的例子,可谓数不胜数。
这个方法,极为简单有效,以至于李传文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就在心中想要好了具体计划。
定好对策之后,李传文抬头看了朱和堉一眼,只见到朱和堉此时依然是精神振奋,显然是信心十足,想要大干一场。
“太子殿下,对不住了!”
然后,李传文的内心深处,再次生出了与昨晚完全相同的感慨。
但这一次,李传文已经不再犹豫。
……
……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攝政大明 蟲豸-第1078章.局勢詭譎.看書

攝政大明
小說推薦攝政大明摄政大明
……
……
精华言情小說 攝政大明 線上看-第1078章.局勢詭譎.看書
眼看福王朱慈佟就要把朱和增之死的责任全部推到自己身上,暗示朱和增就是被朱和堉给逼死的,朱和堉只是稍稍思索了一瞬,就已是迅速下定决心,再也不留情面,展开了态度强硬的反击。
超棒的都市异能 攝政大明 起點-第1078章.局勢詭譎.相伴
“王爷此言大谬!这世上之事,皆是离不开‘情’、‘理’二字,增弟之死若是服毒自杀,事前必然会有所迹象,也大概率会留下遗书或遗言,但如今我们并没有找到增弟的任何遗书遗言,锦衣卫正在审问福王府的相关人等,却也没听说增弟死前曾表现出任何异常,这般情况下若是硬要说增弟他死于服毒自杀,于情不符、于理不合,未免是有强词夺理、混肴黑白之嫌!”
另一边,听到朱和堉的这般说法,福王朱慈佟不由是面色微变。
发现了朱和增中毒而死的事情之后,朱慈佟慌乱了许久才终于是稍稍恢复平静,把朱和增之死的事情与太子朱和堉扯上关系也是他的临时起意,并没有事先安排“证据”进行佐证,如今听到朱和堉的反驳,一时间却也是哑口无言。
先是否定了朱和增自杀的可能性之后,朱和堉的目光炯炯,反击态度也是愈发强硬,又说道:“依我来看,增弟之死毫无预兆,充满了蹊跷,十有八九是死于有人投毒,这是一场毒杀案!值此敏感时刻,说不定就是有人想要杀人灭口、隐瞒真相!
这段时间以来,福王府一直都受到厂卫封锁监视,凶手极有可能就在福王府内!而且,有能力无声无息的投毒杀害增弟之人,必然是福王府内有分量、能做主的大人物,所以,我认为如今必须要加大审问力度,绝不能因位尊而避讳,福王府所有人都必须要接受厂卫的审问与调查,唯有如此才能查明真相!”
朱和堉这一番话显然也是在含沙射影了,又是“杀人灭口”、又是“有分量、能做主的大人物”,可以说是把矛头直接指向了福王本人。
听到朱和堉的这一番话,福王顿时是勃然大怒,质问道:“太子殿下,你这一番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要让厂卫审问本王不成?”
朱和堉的表情似乎是严肃冷漠,又似乎是淡定从容,直接答道:“增弟乃是福王您的爱子,这些年来也是鞍前马后为福王府办了不少事,不能让他白白冤死,为了尽快破案找出凶手、为增弟申冤报仇,福王您自然是应该屈尊配合厂卫调查!若是福王您阻碍调查、不愿意配合的话,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只怕就是要怀疑福王您做贼心虚了!”
朱和堉的这一番话显然更重了,福王朱慈佟万万没想到,他好歹也是朱和堉的长辈,朱和堉这个时候竟是一点情面也不留,顿时是愈发的恼羞成怒,直接站起身说道:“本王好歹也是朝廷藩王,更还是你的族叔!你竟然敢这样羞辱本王,孝义二字全然不顾!本王这就去写奏疏,向陛下弹劾于你!”
朱和堉依然是表情不变,缓缓道:“福王您这段时间弹劾于我的次数难道还少了?我早就习惯了,也从未拦着,若是您还想要再弹劾一次,那就弹劾好了,又何必拿这种事情吓唬我?”
火熱言情小說 攝政大明 ptt-第1078章.局勢詭譎.熱推
听着福王朱慈佟与太子朱和堉的激烈争执,已是彻底撕破了面皮,河南巡抚张博真与洛阳知府郑以诚二人皆是被吓得胆战心惊,一时间就连大气也不敢出,更别说是插话劝解了。
朱慈佟瞪着朱和堉,表情愈发难看,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好!好!早听说太子殿下温良仁孝、宽厚谦让,如今一看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本王就在王府内候着,反正也出不去,太子殿下随时都可以命令厂卫审问本王,有本事再让他们对本王大刑伺候好了!”
说完,福王就再也不愿与众人讨论朱和增之死的真相,就这样气冲冲的离开了。
眼见到福王直接甩手离开,张博真与郑以诚二人皆是表情尴尬,但朱和堉依然是态度冷静,完全没有理会福王的离开,只是继续向在场众人说道:“诸位,我的态度很明确,值此敏感时刻,增弟更是关键人物,他被毒杀之事牵连甚广,必须要严审严查,绝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有嫌疑的人,不论这个人的地位有多尊贵,厂卫们也绝不能留有情面!
所以,从这一刻开始,我会亲自坐镇福王府,与厂卫们一同查案审问,厂卫们只管大胆查案,一切有我撑腰!与此同时,洛阳官府也必须要全力配合这场调查,绝不能有任何懈怠!”
朱和堉的这一番话,可谓是掷地有声、不留余地。
听到朱和堉的吩咐,房间内的几位厂卫头目不敢怠慢,皆是沉声领命,而张博真与郑以诚二人则是答应得有些勉强——太子朱和堉与藩宗势力的这场角力如今还看不到胜负倾向,他们二人实在是不愿意得罪福王府太狠,但因为朱和堉完全没有给他们留下余地,他们也只好是表态听命了。
见到众人皆是领命之后,朱和堉不再多说,只是表情严肃的站起身来,同样是快步离开了房间,却是直接向着福王府的西侧走去。
福王府的西侧是由十余处小院落和两座小花园构成,并且与朱和增的死亡现场很接近,原本是福王府旁系子弟的住所,但如今已经被厂卫们征用了,被用来调查案件、审问嫌疑人员。
朱和堉却是说到做到,直接去了那边坐镇、为厂卫们撑腰了。
有了朱和堉的撑腰,再加上厂卫们如今也是急切想要立功或者摘脱责任,接下来说不定还真敢审问福王本人。
另一边,眼见到朱和堉的离开,张博真与郑以诚二人则是再次对视一眼之后,也相继离开了房间。
走出房间之后,眼看到附近无人,郑以诚立刻是迫不及待的低声问道:“巡抚大人,您认为,这次福王长子之死究竟是服毒自尽还是被人投毒?”
张博真表情肃穆的轻轻摇头,道:“这位福王长子多年来一直都是负责出面为福王府处理各类大小事宜,咱们都与他有过接触,自然是清楚此人的秉性,绝对是一个心机隐忍、性格坚毅之辈,若说他只是因为受到了几次审问就扛不住自杀了……你信吗?而且就像是太子殿下所言,王长子若是自杀的话,又岂能没有留下任何遗言,事前也不见任何迹象?”
郑以诚小心翼翼的再次问道:“您是说……王长子就是被人暗中投毒杀死的?”
张博真却是直接摇头,道:“我只是说王长子自杀可能性比较小,这种事情在证据确凿之前,咱们哪敢盖棺定论?”
郑以诚了然点头,明白张博真的这种说法只是不敢担责任罢了,但实际上张博真的心里已是认定了朱和增之死乃是被人投毒暗害。
于是,郑以诚同样是以一种模棱两可的语气,又问道:“依您看来,若王长子当真是被人投毒暗害……当然,下官只是说万一的情况……那凶手又是何方之人?”
这一次,张博真却是沉吟着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领着郑以诚走出了福王府。
等他们走到福王府大门之外,张博真才终于开口道:“若万一是王长子受人投毒暗害的话,无论是何人幕后主使,他的目的无疑是为了把这潭浑水进一步搅浑,让太子与藩宗的这场较量进一步局面复杂化!也许是为了杀人灭口,又也许是故意让世人认为这件事是杀人灭口……”
郑以诚听完这一番话以后,也是若有所思。
“也许是为了杀人灭口,又也许是故意让世人认为这件事是杀人灭口”——这句话很绕口,但郑以诚很快就明白了张博真的暗示。
所谓“也许是为了杀人灭口”,乃是暗指毒杀朱和增的幕后主使是福王本人,毕竟在这场太子朱和堉与藩宗势力的较量之中,朱和增乃是关键证人,一旦是朱和增有了松口举证的迹象,福王朱慈佟为了保全福王一脉、赢得全局胜利,狠心杀子也是极有可能的——在豪门大族之中,为了利益的父子反目、手足相杀,从来都不是什么新鲜事。
至于“又也许是为了故意让世人认为这件事情是杀人灭口”这句话,则是暗指毒杀朱和增的幕后主使乃是太子朱和堉!毕竟,若是朱和堉迟迟都无法收集到藩宗们的确凿罪证,他在这场与藩宗势力的较量之中,就必然会以惨败收场,这个时候故意暗杀关键证人朱和增,朱和堉事后就可以把局势搅乱,把脏水泼到福王身上,表示福王毒杀朱和增乃是为了杀人灭口,所以自己并没有诬告福王等人云云。
火熱都市异能 攝政大明笔趣-第1078章.局勢詭譎.看書
简而言之,身为太子朱和堉与藩宗势力这场较量的边缘人,张博真并无法接触到最核心的机密,所以也就不知道朱和增已经在暗中决定要站出来揭发福王等藩宗势力罪行的事情,这个时候也就把福王朱慈佟与太子朱和堉二人同样是列为嫌疑人。
也正是因为这般想法,所以张博真刚才一直都表现得忌讳莫深,不敢轻易表明任何态度。
郑以诚是一个聪明人,显然是听明白了张博真的话中深意。
实际上,郑以诚也同样是倾向于张博真的这般判断,认为太子朱和堉与福王朱慈佟都是这场毒杀案的嫌疑人,他们都有毒杀朱和增的动机,也都有这样的能力。
不过,再想到福王朱慈佟与太子朱和堉此前的种种表现,郑以诚却又隐隐间感觉,这件事情只怕并不是这般简单,幕后主使之人也许另有其人,这个人不仅是隐藏更深,而且用心也要更为险恶,暗中把局势引向进一步的混乱,让福王朱慈佟与太子朱和堉两败俱伤,在这场乱局之中,所有人都只是受到利用的棋子罢了,身不由己的受到幕后之人的遥控。
当然,这种感觉只是一种隐约间的直觉,郑以诚并不敢确定,也更不敢直接否定张博真的判断,所以他只是稍稍沉吟片刻之后,就连忙说道:“张巡抚目光如炬,下官佩服!听了巡抚大人的教诲,下官总算不似刚才一般糊涂了。”
张博真意味深长的看着郑以诚,又说道:“但无论如何,对你我而言,这是一场神仙打架,咱们是根本没资格参与其中的,就算是想要在这场风波之中保全自身、不被无辜牵连,只怕也需要各自靠山出力!所以,如今的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把这件事情通报于京城里的那些大人物,让朝廷中枢的衮衮诸公们做决定吧!”
张博真的这一番话,依然是意有所指。
张博真乃是首辅周尚景的门人,他出任河南巡抚之后,就一直都在设法招纳朋党心腹,为了“周党”的权势扩张而不懈努力着,若是他能把大半河南官员收入“周党”之中,这般功劳足以让他今后成为“周党”的核心人物,到时候不说是入阁辅政,但在“周党”的支持之下担任六部尚书也是很有机会的。
与此同时,洛阳知府郑以诚曾经是前任首辅沈常茂的门人,但如今随着沈常茂的倒台,郑以诚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靠山,一旦是出了事情,朝廷中枢也不会有任何大人物愿意为他撑腰。
如今因为福王长子朱和增被毒杀的事情,洛阳上下所有官员都是人心惶惶,说不定就要受到牵连,甚至还有可能背黑锅,这般情况下郑以诚自然是孤立无援、前途渺茫。
所以,张博真这一番话,就是在提点郑以诚,暗示他投靠自己、攀上“周党”这颗大树,得到了“周党”的庇护之后,郑以诚今后自然是安然无忧。
郑以诚眼神闪烁了片刻之后,却也是顺水推舟,立刻道:“只可惜下官在京城之中并无靠山,如今只觉得无依无靠、心中惶惶,却不似巡抚大人您一般乃是周首辅的心腹,哪怕是惊风骇浪之下,也可以稳坐钓鱼台巍然不动……却还望巡抚大人您念在与下官同僚一场的份上,向周首辅汇报情况之际能够稍稍提一句下官的景仰之心,只要是下官能够逃过今日这场劫难,今后必然会对巡抚大人惟命是从!”
听到郑以诚的表态投效,张博真满意的点了点头。
尤其是听到郑以诚表态投效自己,而不是直接投效于首辅周尚景,更是认为郑以诚很是识趣。
毕竟,“周党”已经屹立庙堂多年,可谓是根深蒂固、等级森严,却不似“赵党”一般因为根基太浅的缘故总是良莠不齐、兼收并蓄,“周党”的嫡系成员皆是翰林院出身,也皆是受到了周尚景的暗中考察与亲手提拔,有许多人甚至还是周尚景的学生,也唯有这些“周党”的嫡系成员才有资格直接投效首辅周尚景,而郑以诚并非是翰林出身,曾经还是“沈党”一员,所以他绝无可能成为“周党”嫡系,也没有资格直接投靠周尚景,只能投靠张博真、成为“周党”的外围成员。
于是,张博真笑着答应道:“既然郑大人有这份心,本官自然会向首辅大人为你美言几句,你放心就是!”
说完,张博真已是走到了自己的坐轿前,告别了郑以诚之后,就迅速乘轿赶回自己的衙门了。
值此敏感时刻,福王长子朱和增的突然死亡,可谓关系重大,张博真必须要尽快把情况汇报于首辅周尚景,请求周尚景决定今后的对策。
另一边,郑以诚恭送张博真离开之后,则是站在原地稍稍思索了片刻,然后迅速赶到自己的坐轿前。
在那里,他的长随郑家伦正在垂手恭候着。
郑家伦乃是郑以诚的远房族侄,也曾读过几年书,但科举之路一直没有成就,于是就跟在郑以诚身边作为长随,因为这层血缘关系一直都受到郑以诚的信任与看重,许多紧要事情都会交由郑家伦负责,一些机密也不会瞒着郑家伦。
见到郑家伦之后,郑以诚立刻问道:“我前日密会的那两位人物,如今是否还留在洛阳?”
郑家伦立刻答道:“他们如今还留在城西的桑家酒楼暂住,因为您还没有给他们明确答复,所以他们并没有离开,一直都在耐心等待。”
郑以诚立刻弯身进入轿内,吩咐道:“立刻去桑家酒楼,我要去见他们。”
郑家伦稍稍一愣,因为郑以诚此前一直都对桑家酒楼的那两位神秘人物敬而远之,如今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与那两人见面,似乎是发生了根本的态度改变。
郑家伦并不清楚郑以诚想法改变的真正原因,但他自然不敢违背郑以诚的吩咐,连忙吩咐轿夫们向着城西方向而去。
*
另一边,福王府内,在太子朱和堉亲自坐镇之后,厂卫们审问福王府相关人等的时候愈发是不敢怠慢、态度积极。
根据调查,朱和增死于昨晚子时左右,死亡原因是鹤顶红的投毒,因为鹤顶红是一种迅速发作的毒物,所以厂卫们开始调查凶手之后,就把所有昨晚子时左右有机会进入朱和增房间投毒的人物尽数控制了起来,每一个人都受到了严格审问,若有任何一点细节交代不清楚,就是一场大刑伺候,丝毫没有顾及他们福王府的背景。
朱和堉亲自坐镇之后,为了尽快调查真相,对于厂卫们这种有牵连无辜之嫌的做法也是视而不见,就这样冷着脸静静旁观着厂卫们的审问,偶尔还会亲口询问一些细节。
然而,哪怕是这样的大范围严格审问,却依然是见不到这场毒杀案的丝毫进展,所有受到审问的嫌疑人皆是无法给出任何线索。
这般情况下,朱和堉不由是眉头越皱越紧,心底深处也就出现了一丝紧迫与急躁之意。
“若是无法从这些福王府的管事与婢仆身上查出线索,那我也就再无选择,只能是亲自审问福王与福王世子他们了!这样一来,必然是要引起轩然大波,但无论如何,赶在新钦差赶到洛阳之前,必须要查明这场毒杀案的真凶!否则,局势就要彻底脱离掌控了!”
而就在朱和堉暗暗思索之际,厂卫们已经开始提审另一位涉案嫌疑人。
此人名叫赵磊,乃是福王府内的一位看似不起眼的管事,原本此人并不在嫌疑人之列,厂卫们也没有刻意审问他的意思。
但就在不久之前,厂卫们在提审朱和增的一名贴身婢女的时候,却是得到了意外线索,说是这个赵磊看似只是一名不起眼的福王府管事,但实际上则是与朱和增本人关系匪浅,经常会与朱和增私下联络,所以厂卫们就立刻控制了赵磊、进行审问。
却说,赵磊被厂卫们押进审问房间之后,却是一眼就见到了太子朱和堉亲自坐镇于此。
然而,见到朱和堉亲自坐镇之后,赵磊不仅没有面现敬畏与恐慌,原本还是迟疑犹豫的表情顿时是变成了欢喜与轻松之意,就好似见到了救星!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小人这里有紧要情报!小人表面上与王长子关系疏远,但实际上早就已经成为了王长子的亲信,只是王长子出于某些考量,刻意瞒下了这层关系,让小人隐藏在暗中协助于他,但实际上小人乃是王长子在福王府内最为信任的人!小人这里有一份关键情报,必须要亲手呈交于您!”
就好似连珠炮一般,赵磊向着太子朱和堉快声喊道。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攝政大明笔趣-第1078章.局勢詭譎.鑒賞
听到赵磊的呼喊,朱和堉顿时是眼睛一亮,迅速站起身问道:“你的话当真?是何关键情报?”
赵磊是一个快嘴皮,却是摇头答道:“小人也不知道具体内容,但自从太子殿下您抵达洛阳调查福王府之后,王长子他就会时不时把一些书册与信件交由小人秘密保管,但小人只是负责保管,却从来都没有翻看过!王长子他曾说过,若是他今后有了意外,就由小人把这些书册与信件尽数交给太子殿下过目,但必须要亲手交给太子殿下,绝不能经手他人!小人刚才还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些东西通过厂卫交给太子殿下,但如今既然是太子殿下就在这里,自然是最好不过!
这些书册与信件,前后加起来足有二十余份,如今都已经被小人锁在箱子里,并且是埋在自己房间里衣柜处的地底下,太子殿下若是想要知道内容,就立刻安排人手挖出来就是!”
赵磊所提供的线索,可谓是关键至极,房间内不论是太子朱和堉还是厂卫众番子,一时间都是大感振奋。
所有人都有预感,朱和增交给赵磊秘密保管的那些书册与信件,必然是如今的破局关键!
然而,也许是所有人只顾着兴奋了,又或是赵磊的积极表现降低了他身上的嫌疑,也就没有人注意到,赵磊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间的不断闪烁。
也许,赵磊还隐瞒了某些关键信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