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第一卷的卷末總結鑒賞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啊,第一个小阶段终于完成了~
虽然有很多地方没有达到我理想中的效果,但这次确实有一点进步了,比如男女主互动方面……
写完那段还被老婆质问,问我是不是有隐瞒的婚前感情经历,为此头疼好几天。
我看到了有几位师兄的老读者,表达了对新书的不满,觉得没有看到自己预期的作品和人设。
这个,怎么说……这个问题我还是要着重提及下的,顺便给大家分享一些写作小技巧。
师兄的核心点,在于稳健强人设对周围环境的绝对掌控,以及通过男主强人设侵染其他人设产生的化学反应。
如果单纯为了多赚稿费,我新书完全可以搞个李长寿的徒弟,弄个西游剧情,按师兄的节奏搞一篇搞笑日常文出来,但这么一来,我的文路就封死了大半,以后想转型很难很难。
当然,稿费也很重要,大家能支持正版还是要多多支持的!
归根结底,我还是想去学习,想去琢磨,想去进步,让师兄停在2020就好了,这本书已经打破了仙侠文很多记录,也在网文圈兴起了一波小小的热潮。
但我的写作故事,还要继续走下去。
师兄最后面的新书预告有提及,这本人仙并不是我妥协后的产物,反而是我灵感爆发、深思熟虑后选择的故事。
我想表达的立意、内核,都可以在这个故事框架中完美展现。
男主确实会是一个很有名的神话人物,不是黄帝或者下一任炎帝,大家也不要乱猜,万一你们猜对了,我后面写的时候就会很尴尬。
大纲都做好了,这里不存在抄书评啊。
真的是,写书人跟读者的事,那怎么能叫抄呢?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咳咳,说下第一卷,其实我采取的故事构架很冒险。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言歸正傳-第一卷的卷末總結相伴
北野的风,代表着游动、代表着不会居于一处。
我个人更擅长的故事开局,就是师兄那样,从一个稳定环境一步步朝着周围延展,并利用情报上的优势设置悬念。
新书却不是,吴妄有了责任、也就有了束缚,有大氏族的压力,也就有了后面向前进的动力。
因为这个,每天压力都很大,头发呼呼的掉。
我经常半夜紧盯着章说反馈,发现女子国剧情并不如预期那般吸引人,就立刻提速,将剧情压缩推进,也因此被几位读者质疑节奏是不是过快。
一直到了现在,二十四五万字,新书成绩走势已经明朗之后,我才将剧情放到了一处山门中。
就是这个灭天、黑欲、临风大魔宗。
给大家汇报下现阶段的成绩,其实挺好的,比我预期要强很多。
在这个月月初登上月票榜之前,收藏每天稳定增幅三千到五千,上了月票榜之后,增幅达到了八千到一万多,走势相当喜人,也出现了许多没有看过师兄的读者老爷。
现在新书没上架,无法产生月票,文太幼、宰的不多,后面肯定是争不过卖报的,这个大家不用担心,求的就是月票榜的曝光率,等19号上架再争时间也晚了。
大家不要因为争榜这事上头,看书开心就好。
当然,能在榜一多待一天也是好的~大家有票还是投给我呀~
下一卷中,角色表已有角色都会慢慢聚集到一处,老阿姨林素轻是个很重要的角色,季默、泠小岚也花费了重笔墨描写,不可能让他们坐冷板凳。
我会在下一卷适当增加日常和搞笑剧情的篇幅,增加角色之间互动的频率,深化大荒世界观,也会努力写好每一个小剧情、大剧情,贯彻仙侠轻喜剧文风。
下一卷会是男主立志的一段故事。
在构思吴妄这个角色的时候,考虑到后期大伏笔的虫洞穿越,男主已经是承担责任、牺牲了一次,心态上不应该跟正常人一样,他应该是倦怠的,是疲倦的。
当然,因此也导致了男主的主要性格特征模糊化,只能用‘正经’作为关键标签拉住读者老爷们的视线。
说了这么多,大家可能并不会太关心,但只要知道,言归正传是在很努力很努力写好这部作品就可以了!
下一章明天更新,今晚让我缓缓,威海这几天反复变天,身体有些不舒服,脑子里的剧情太多,也需要时间整理出来。
今晚的欠更会在一周内补上。
还有,要感谢给打赏支持的各位读者老爷,感谢新书开书就上盟、对言归特别信任的各位大佬,感谢几位白银盟的大力支持。

熱門都市言情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笔趣-第三十六章 不正經的夜相伴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熊兄,这国主大人生的好美,当真世上难寻……嘶!疼疼疼!那个凤歌什么来路,怎得下手这么狠!”
国师府后院,季默被安排的住所,某处僻静的阁楼中。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此前的审讯大会,因女子国国主突然现身匆匆落幕,那国主也没说几句话,就被侍卫簇拥着回了王宫。
本来,国主差些被泠小岚打伤,这件事性质颇为严重。
但那女子国国主轻笑了声,颇为大气地说了句:“明日来我宫中,我自会找你们算账,国师替我好好招待三位贵客。”
那双妙目瞧了几眼吴妄,转身飘然而去。
吴妄的关注点却在于……
啊,不是杏眼。
这位国主也给吴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桃花眼眉最迷人,琼鼻皓齿醉心神。
正在给季默上药的吴妄,淡定的一笑:
“怕是她们女子国选国主,是看容貌来选的……季兄是不是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不了不了,我的原则是不能找比我强势的女子。”
季默颓然一叹:
“熊兄,幸亏是遇到了你,不然我真就毁在这了!
唉,泠仙子八成是不会救我的了,她们一说是我,泠仙子就直接信了。”
床边屏风外,泠小岚正端着一杯茶水轻轻吹着,在琢磨如何吸水而不碰到碗边。
听闻此言,她淡然道:“那是因你真能做出这般事。莫忘了,当日抵达国师府,你对我传声说了什么?”
吴妄顿时来了兴致:“季兄说的什么?”
季默忙道:“这个过去就算了,过去就算了。”
“哼,”泠小岚却道,“他当时说的就是,晚上要去外面找点乐子,还让我莫要轻举妄动,等他联络到接头之人,再做下一步打算。”
“哦~”
吴妄恍然大悟状。
季默一愣,哭笑不得地抱怨道:“仙子姐姐唉!您怎么就把接头人这事说出来了!”
泠小岚怔了下,又道:
“熊兄又非外人,如何不能说了?咱们来女子国,是因得了求援,得知此地即将爆发叛乱,特来相助。”
吴妄道:“泠仙子,还是不要将这些讲给我听,我只是在此地路过,不想卷入什么奇奇怪怪之事。”
他并不想搞什么团队合作。
季默侧仰着身体,笑道:“不过,话说回来,熊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莫非是听闻泠仙子出了人域,特地赶过来的?”
锵!
泠小岚宝剑出鞘。
季默瞬间从心:“错了,说错了,熊兄是来找我的!”
“哼!”
泠小岚带手套的柔荑一拍桌子,茶水也不喝了,提着宝剑气呼呼离去。
待她走后,吴妄与季默对视一眼,各自笑了几声。
“好好养伤吧。”
吴妄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言道:
“陷害你的人既能轻易制住你,说明实力远在你和泠仙子之上,此时最好不要妄动。
我看看情形,或许明日就会离开此地。
季兄还是听我一句劝,天上不会掉馅饼,世上也不会有不劳而获的美事,有些好处若是得到的太过容易,当反思这是否为陷阱。”
“多谢熊兄指点。”
季默正色道:“熊兄,可否多问一句,你与国师所说的那真经是什么?”
“啊,我是奉了星神的命令,外出找寻能够拯救灾祸的真经,”吴妄看了眼季默,“此事应该瞒不过四海阁才对。”
“这个,之前倒是有所听闻……”
季默有些尴尬,刚想多解释几句,吴妄却抬手在他肩膀轻轻拍了几下。
“好好养伤,我回去歇息了,被吊在城头这么久,想必你也累了。”
“熊兄……”
季默嘴唇颤抖了几下:“而今方知谁是我真兄弟!如此大恩,没齿难忘!还请熊兄给我一个报答的机会!”
吴妄挤了个难看的笑容,转身大步而去,生怕再留这里,就被季默拉着拜了把子。
季默颓然叹了口气,趴在丝滑柔软的薄被上,表情渐渐归于平静。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遇到熊兄之后,运气突然变得很差。
从北野回了人域后,简直诸事不顺。
自己常去的那几家花楼,回去一看竟然倒闭了,还是被自家祖母派人查封的;
乔装打扮去稍远的大城找点乐子,恰好遇到那大城有个祭典,人山人海、兄多姬少,只能悻悻而归……
门外脚步声传来,季默灵识捕捉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此时已走到了他门前。
咚、咚咚。
“季公子,你伤如何了?”
季默一个激灵跳了起来,疼的呲牙咧嘴,立刻回道:“有劳国师大人挂念,我用了丹药,伤势已无大碍。”
吱呀——
木门却是已被推开。
季默抬头看去,却见月色正浓,女子国国师端着一只托盘自外而来,淡妆浅抹、长发垂落,装扮也是薄薄轻纱。
咕!
季默嗓尖颤抖了下,还未来得及说话,那女子国国师已是迈步进来,一双凤目脉脉含情,挂着玉镯的纤足将门勾上。
隔着屏风看去,这位国师的身形轮廓竟是这般迷人。
这位国师放下托盘、擦了擦嘴角,款款转过屏风,口中呢喃:“听闻季默公子风流倜傥,也不知这风流,是哪个风流。”
季默:……
还有这等好事?
不对,这事不对!
那俏国师转过屏风,对季默轻轻眨了下眼;季默却后退半步,表情颇为凝重。
“国师您这是……”
“你在这装什么傻,”俏国师目中含笑,手指划过锁骨,薄裙缓缓落下,“今夜良辰美景,此地无人可近,今夜之事,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晓。
你们人域是如何叫的?
郎~君~呐,咱们不如,这就歇息了吧,嗯呵呵呵。”
‘有些好事若是得的太过容易,当反思是否为陷阱。’
熊兄说的对!
“国师在考验在下对不对?”
季默当即后退两步,被椅子挡住、立刻跳到椅子上,目光扫视各处,“国师请自重!贫道绝非随便之人。”
国师一怔,关切地问道:
“你莫非是受惊了?
那凤歌自小就是大大咧咧,不过……人家其实也只是比凤歌大了七八岁,因肩负国师之职,所以平日里打扮的稍显成熟点。
人家骨子里,还、还很害羞呢。”
季默却已是退到了屏风之后,警惕地看向国师,定声道:
“这里有留影的法宝对不对?想害我彻底身败名裂,在人域混不下去对不对?国师莫非觉得贫道会如此轻易上当?”
国师府另一个角落的阁楼中,坐在书桌后的吴妄闻言一怔,看着水晶球中的这一幕,不由有些狐疑。
他趁着给季默敷药,藏在那里的袖珍水晶球,莫非暴露了?
这?
吴妄仔细分析了下,看那美丽国师大姐与季默围绕屏风展开追逐,多少有点不理解。
季兄,在怕什么?
人一国之国师,这事传出去对她的打击更大,且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论长相、论身段,也并非配不上季兄的一表人才,季兄怎得如避蛇蝎一般。
吴妄在季默那里藏了几……十颗袖珍水晶球,并非是为了看这般戏码。
单纯为了在季默那里搜集点情报罢了。
逻辑其实很简单:
【已知季默与泠小岚是为了女子国即将发生的叛乱而来,泠小岚无意间透露出,是女子国有人给人域去了求援信,他们要找一个接头人。
四海阁响应了求援,说明女子国即将爆发的叛乱,要么对人域有利,派人驰援叛乱者;要么是对人域不利,派人来阻止叛乱发生。
并将这个任务当做了对季默和泠小岚的试炼。
由此可得出结论——季默和泠小岚的存在,会对这场叛乱起到决定性作用,盯紧他们自然能得到有用的情报。】
确实,女子国整体实力偏弱,也无顶尖高手。
神念波动上,那位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国主最强,眼前这位正与季默猫捉老鼠嬉戏的国师次之。
气息波动上,凤歌便是最强,无愧御前第一将之名。
这般国度,若无外围结界保护,很难发展到这般多的人口,其综合实力也就勉强相当于北野一家中型氏族。
“哼!不识抬举!”
水晶球中传出国师的骂声,却见国师提起纱裙、端起托盘,狠狠地瞪了眼季默,摇曳着腰肢缓步而去。
季默长长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热汗,露出了几分安然的笑容。
吃一堑长一智,今天的自己,又躲过了一……劫……
不过,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正此时,吴妄的住所!
咚、咚咚……
咚咚咚~
水晶球与靠床的窗户,突然一起传来敲打声,吴妄动作飞快散去水晶球之内的画面,遮起黑布,抬头看向那窗户。
“谁?”
自己将灵识铺在了方圆十里,此前一直分心注意观察各处,竟然没察觉到此人的靠近。
季默那边来了什么人?
窗户被自行推开,一颗脑袋探了进来,露出一张可人的俏脸。
她一开口,嗓音若泉水叮咚,又如春风拂耳,让人心底略有些痒挠。
“我,能进来吗?”
“陛下?”
吴妄忙道:“陛下入内便是,这女子国为陛下之治所,进哪都是可以的。”
来人轻笑了声,推开窗户、坐在窗边,灵巧的一个转身,玉足已是踩在屋内。
此前人多声杂,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吴妄就觉这女儿国国主样貌颇美,而今只隔了几只桌椅、相距不过两丈,灯盏照耀、月光添色,当真让吴妄心神有一丝丝摇曳。
瞧这位国主:
青丝宛若云绸缎,金裙好似燃晚霞,桃花明眸凝神韵,樱唇银齿笑吟吟;又有那,肌似羊脂玉,脸衬桃花瓣,柳腰微展、莲步轻移。
此间女子,也不知得了哪般造化,竟似是凝聚了女子国举国之美。
这还是第一人,单单只是站在吴妄外面,开口喊一声:
“神使,我该如何称呼你?”
就让吴妄心跳加速,但心情迅速灰暗。
他与对自己下咒弄出怪病的先天神不共戴天!
却说这国主仔细打量吴妄,目中带着几分赞意。
只见他,丰姿不凡,相貌堂堂,略显方正的面容棱角分明,面部轮廓透出少许刚毅,那双眼睛最是有神,又时不时闪烁少许亮光。
北野男儿的豪气,与人域男修的文秀气,在他身上竟已融合大半,此刻身着宽袍站在书桌后,含笑道一声:
“喊我熊霸就是。”
那国主大人脸蛋挂上少许红晕。
她忙道:“神使大人莫要见怪,我未见过男子,今日于国师府上一见,回去便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便想着来与神使相见。
夜间相会已有太多失礼,未带官员于侧也是不合礼法,还请神使勿要见怪。”
吴妄含笑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
“陛下这边来坐吧,我知陛下定有许多有关男子的话要问,若陛下不介意,我自可陪陛下聊到天明。”
“当真?”
“当真。”
“那!”
女子国国主立刻拿出了一本空白笔记,一只染墨的玉质笔杆,“我可准备了颇多问题,神使不准嫌我吵烦。”
吴妄笑了笑,就知道是这样。
这边,国主已是问了第一个问题:“男子平日里吃什么吗?有什么是男子喜欢吃而女子不喜欢吃的?”
吴妄思索一阵,立刻打出几道符箓,开启了隔音阵和藏影阵,笑道:
“烤腰子算不算?不过也说不准有女子喜欢这一口。”
“月事呢?男子是不是也会来月事?”
“男子无月事,准确来说,男子也有类似的心理反应,每个月总有几天会感觉轻微的烦闷,但也只是这般。”
“哇,男子比女子幸福这般多。”
国主眼中满是亮晶晶的闪光,时不时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吴妄在旁尽力作答,心底却在挂着,到底是谁去了季默的阁楼……
突然,吴妄眉头一挑,抬手示意国主停下话语。
阵法光影之外,一道倩影自天而落,站在光壁之外。
泠小岚。
吴妄对国主眨了下眼,后者想到了什么,脸蛋通红,连忙就要冲去窗口,却被吴妄手势阻住。
吴妄拿出一颗拳头大小的水晶球扔给国主,“隐藏行迹之用,去衣柜藏一下。”
国主轻轻颔首,蹑手蹑脚去了衣柜处,悄悄藏身其内,眼底还带着几分小兴奋。
从小到大,她哪里玩过这个?
“熊兄?方便说会话吗?”
却是泠小岚,嗓音透过阵法传了进来。
吴妄散去阵法,开门将她迎入内,泠小岚抬手打出去两道符箓,又将阵法再次补上。
她先是一叹,注视着吴妄,目中流转着少许歉意。
“北野之行未能多感谢熊兄,如今在此地遇到,又承蒙熊兄出手搭救了同伴。
熊兄,季默虽品性不足,贪花好色,但与我也算挚友。
此事我不想放过暗算季默之人,不知熊兄可有良策?”
吴妄沉吟几声,道:“我也与季兄谈过此事,此时其实不宜……”
“嗯?”
泠小岚微微皱眉,扭头看向窗外,忽见一道身影鬼鬼祟祟、东张西望而来。
看对方投在窗上的影子,丰腴迷人、十分眼熟。
泠小岚立刻就要从另一侧窗户跳走,但她刚迈步,又看了眼吴妄,闪身去了吴妄床榻,离着吴妄被褥半尺、悬空盘坐,那双杏眼看着吴妄,床帘无声无息拉上。
盯——
吴妄尴尬一笑,对泠小岚摊摊手,又发觉那床帘合上后,竟察觉不到半点气息,方知泠小岚藏身的功夫无比了得。
咚咚咚~
“神使大人,不知是否睡了?”
国师那甜甜的嗓音自外传来,更是径直推开了一扇门,玉足迈入其内,而后便是……在水晶球中看到过的那套装束。
“这深夜寂寞,不如你我聊一聊祈祷的方式,琢磨琢磨如何两人一起祈祷。”
吴妄站在书桌前,淡定地咳了声,言道:“国师大人……”
房门大开,国师端着酒杯款款而来,又是熟悉的玉足勾房门,又是熟悉的轻轻挤眼,又是熟悉的薄裙缓缓滑落。
她玉足向前一点,一道浅浅的波纹扩散开,将吴妄的屋子无形包裹住。
“长夜漫漫,神使大人是否缺了良伴,你我都是侍奉神灵之人,理应多亲近、亲近才是呢。”
吴妄正色道:“国师大人,请不要让大家难堪。”
国师幽幽一叹:“唉,女子国常年没有一个男人,您难道都不能满足我这生平仅有的愿望吗?”
这话你在季兄那边也说了吧?
他听的一清二楚!
“国师,我觉得你可能对我人品有所误会。”
吴妄并未后退,而是默默拿出了那把小刀,抵在了自己脖颈。
“国师大人,我对我的清白,看的与我未来夫人的清白,一样重!”
“你怎得……”
“熊兄,歇息了吗?”
门外传来一声呼唤,国师俏脸一白,扭头却见外面空空荡荡,一道身影似乎正自空中落下。
“呀!糟!”
国师刚要出声,立刻捂住自己的嘴,对吴妄使了个眼色,匆匆跑向一旁衣橱,二话不说就藏身进去。
衣橱晃了几晃,很快安静了下来。
吴妄:……
此时,门外方才出现了一道人影的轮廓,似是刚从空中落下。
今天这都怎么了?
来他这里打麻将啊?直接组局行不行,怎么还一个个往这里窜!
吴妄摇摇头,刚要迈步向前,已是落下第一步,胸口的项链突然微微震颤。
道道青光忽在门外爆发!
吴妄心头警兆大作,想都没想、身形向后飞退,两只脑袋大小的水晶球悬浮于身前。
祈星术•自适应保护装置!
哗——
木门被青光冲成碎屑,那竟是数百道剑气对房内激射,而剑气之后,那道身影持剑向前。
此人面容在吴妄看来无比陌生,但他目中……杀意凛然!

优美玄幻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第三十一章 建議改成:棋逢對手看書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天将拂晓,半山腰一处面向东天的木台上,吴妄盘腿而坐。
身后飘着的炎帝令缓缓旋转,体内的气息正按某种奇异路线不断转动,每次周天运转都会让吴妄气息增厚微毫。
没办法,修行的底子太弱。
这套功法没有名字,他问神农前辈时,前辈让他随便取个名,叫焚天、灭天、屠神、杀狗功都无所谓,反正这套功法只能通过炎帝令习得。
本来,吴妄以为自己是那个唯一……
说起这事就一肚子气!
听到‘神农’两个字,吴妄心底就泛起了敬意,以至于此前被忽悠成了免费劳力。
想要一间漂亮的大屋子,直接说不可以吗?直接告诉自己很困难吗?
非要用这种方式折腾他一顿,还不让用祈星术,还不让用聚气境的微薄法力!
正此时。
吱呀——
那木殿三楼的窗户打开,某老人伸着懒腰、打着哈欠,睁开了朦胧的睡眼,嘴里还嘟囔着:
“啊呀,真不错,这不用法力纯手工打造的房子真不错。”
吴妄额头瞬间蹦起十字青筋。
要不是打不过这老家伙,自己昨天直接喊一声照顾好家母,就展开星翼扑上去了!
东天出现了一片橘红,御日女神的车架已准备托着太阳星出征。
吴妄立刻收摄精神,面对着东天日出,静心运转炎帝诀,汲取天地间第一缕火行之力。
那木殿窗边,神农氏含笑注视着吴妄的身影,眼底却划过几分思索,喃喃道:
“小家伙悟性倒是不错,竟这么快就将周天轨迹调整了过来。”
言语刚落,吴妄那边突然咋呼一声,整个人直接跳了起来,双手不断拍打屁股上的火焰。
而他原本所坐的蒲团,此刻竟已经燃成火球。
神农氏在那扶须大笑。
吴妄瞪着神农氏,刚想问这口诀是不是有问题,忽又察觉到身体有些异样,低头瞄了一眼,立刻弓腰转身,急匆匆跑向远处。
神农氏的嗓音自后面飘来:“少年人火气真大。”
吴妄扭头吼了声:“你刚开始修这功法不是年轻人吗!”
神农氏那淡定的嗓音飘来:“老夫百岁修成天仙,得上代人皇器重传人皇之位,刚修此法时直接入的第八重天,平静的很。”
吴妄不由眨眨眼,停下跑动,脑袋后面亮起了一盏小灯泡。
“人族普通人寿元都是四五百年,百岁还是青壮……啊,前辈您一百岁就哑火了?”
嗯?怎么没动静了?
吴妄扭头看了眼木殿的位置,突见一朵黑云缓缓飘来,其内雷霆交错,蕴含了极强的木华之力。
夸嚓!
一道闪电直直劈来,吴妄抬脚闪身堪堪躲过,扭头瞪了眼地上砸出来的坑洞,整个人都被黑线吞没。
玩不起?就问问你是不是玩不起!?
吴妄对着木屋呲牙咧嘴翻了个白眼,转身朝着树木茂密之地疾奔。
黑云疾追而去!
一时间,林间响起了欢快的雷电曲奏,那时而高亢、时而破音的男高音,在大山河谷中久久回荡。
……
不行!不能一直这么被动下去!
要主动出击,要报仇雪恨!
他吴妄出生自北野氏族,按北野的传统,那就是【天大地大、谁都不怕,老婆一喊、立马回家】,北野人族,谁都不服。
再说了,神农氏这么大岁数了,也没听他说有女儿什么的,成为自己未来岳父的概率小到离谱。
怕什么?
又忌惮什么?
他是人域人皇,咱还是北野大氏族的少主!人域的人皇就相当于北野的共主,他们两个身份地位也就差了三四个位阶。
四舍五入都差不多!
——虽然实际上不能这么论。
宣战,他要对当代人皇直接宣战!
小河边,吴妄穿着破破烂烂的短衫短裤,顶着冒着黑烟的鸡窝头,满是炭黑的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狞笑。
于是……
“神农前辈,您知道祈星术做出来的冰,跟自行冻出来的冰有什么不同吗?”
“哦?老夫倒是没研究过祈星术。”
“这是我们北野特供、败火的凉茶。”
吴妄将两杯漂浮着方形冰块的凉茶,小心翼翼端到了老前辈面前:“这是您昨日教我的败火茶配方,我用北野手法调制过,您尝尝两种冰块有何不同?”
神农氏微微一笑,仔细观察了两眼那冰块,又看了看茶水,发觉并无异样,方才含笑点头,端起来各自喝了一口,仔细品味。
很快,他笑道:“这一杯比较甜,这杯更为清正。”
吴妄眨眨眼,笑道:“您能分出哪杯的冰块是用祈星术做的吗?”
“这是在考老夫了?呵呵,让老夫再尝尝。”
神农氏认真喝了两大口,闭目凝神、仔细体会,手指敲了敲桌面,笑道:“你这可难不倒我,稍甜的这杯应该是用祈星术做成的冰块。
嗯?你退去窗边做什么?”
“啊,”吴妄笑道,“其实两杯的冰块都是用祈星术做的,前辈您猜错了。”
“没区别你给老夫尝什么?”
“泡茶的水啊,”吴妄一本正经地道,“甜的那杯是收集的露水,咸的那杯是普通泉水。”
神农氏不由露出几分笑意,端起那杯甜甜的茶水喝了几口,笑道:“哦?你倒是有心了,那你退什么?”
吴妄小声嘀咕:“您不问问是在哪收集的露水吗?”
神农氏老脸一黑,吴妄嗖的一声跳出窗户,张开星翼飞向天边,发出一阵放肆的大笑。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是在后山茅厕的瓦片上!放心吧您老!绝对干净!哈哈哈!”
“混账!你个小兔崽子!给老夫回来!”
木殿中传出一声人皇的咆哮,那老人提着木杖跳出窗户,留下道道残影疾追而去,让吴妄的笑声戛然而止。
又,过了几日。
吴妄正在山中打坐,神农氏拄着木杖缓步而来。
“无妄啊,老夫看你功法精进迅速,但依然有些美中不足,这里有一个修行诀窍,你要不要学?”
吴妄眨眨眼,正色道:“前辈,修行应稳扎稳打,不可贪功冒进,修行捷径看似是捷径,实则只是一时的捷径。”
“不必担心,这并非捷径,乃是伏羲前辈传下的一点诀窍。”
神农氏缓声道:“老夫虽然平时喜欢跟你开开玩笑,但修道这种事是不会坑你的,毕竟你身上,也有一份人域未来的希望。”
“能不能问下您现在撒出去了多少份希望?”
“大概几百份吧。”
“那我就放心了,”吴妄笑道,“那我更不急了,慢慢修行就是。”
神农氏目中流露出几分感伤,仰头十多度,缓声道:“除了你,都已夭折了。”
吴妄不由一怔。
“为什么?”
“原因有很多,归根结底是他们受不住人皇命格,”神农氏叹道,“这也是我最发愁的地方,天帝设下层层桎梏,人皇继承者一直是难题。
毕竟像老夫这般,十岁筑基、十五岁金丹、三十岁成仙、百岁天仙、还抽空编纂了《百草经》的强运之人,太难寻找了。”
吴妄:……
总觉得自己败了,败在了那种能用悲伤语境装逼的口吻。
高还是您高。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討論-第三十一章 建議改成:棋逢對手分享
“那诀窍是什么?”
“来,先服用这两颗老夫特地为你炼制的丹药,再运转这段口诀。”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片刻后,吴妄浑身出现了一股股绯红色,气息在迅速凝聚,且无比纯净,就是有些坐立不安,下意识用长袍遮住了腰身。
神农氏缓声道:
“炼精化气之法,既是修行最初之基础,也是这般诀窍的要点。
你此时全身阳气被激发,正是增进修为的好时机,不必担心,就算炼化不了这么多阳气,也可寻一女子双掌互抵,同时运转老夫教你的口诀,就可做到阴阳调和,互有裨益。
哎呀,哎呀,突然忘了你怪病不能接触女子,看来只能吃点苦头了。”
吴妄满头大汗,一阵咬牙切齿,但立刻深吸一口气,开始疯狂运转炎帝诀。
神农氏飘然而去,又在吴妄背后放了一颗丹药,道一声:“忍不住了就服此丹,能忍住就炼化精元,这算是童子修此法的好处。”
老脸上满是愉悦的微笑。
那天,吴妄迈入了炎帝诀第二重。
在那之后的三个月里,这片宁静的深山老林,展开了一场又一场,计谋与睿智并重的较量。
……
“少主不回来了吗?”
南下的大船上,那道倩影倚靠在船头,静静眺望着海天一线之处。
她身周时不时会出现一只只模糊的灵蝶,海上漂浮的灵气路过此地时,也会在她身畔打个转儿,主动送入一些纯净的灵力。
不远处,左洞真人老眼中满是感慨。
就、就这么简单就凝丹境巅峰,马上就要结成金丹,且结金丹的感悟都已充沛,成功概率近乎十成……了吗?
那天的老前辈到底是何人?
一颗丹药,就让自家已经脱胎换骨一次的徒儿,又一次脱胎换骨!
“少主……”
林素轻柔柔地唤了声,目中满是坚定。
‘我定会早早修成金丹、元婴,在人域听闻少主的名声就立刻赶过去侍奉。’
“素轻,你不必担心,”左洞真人温声道,“无妄小友背景深厚、资质非凡,那老前辈定然是看上了他这点,收他为徒,传授玄功妙法。
此时他应该是在某个深山老林逍遥快活的修行,莫要牵挂了。”
“嗯,少主他,素来很得老人喜欢呢,定能与那位前辈高人愉快的相处。”
林素轻如此道了句,转身飘去自己的舱室。
悟道,修行!
……
某日。
吴妄顶着炎炎烈日,赤着上身、扛着一块方正巨石,在一处清潭边缘扎着马步,身下摆着两把明晃晃的利刃。
空气中漂浮着一团云雾,这云雾会毫无规律地凝成一只气锤,时不时砸在巨石上,震的吴妄双腿一阵哆嗦。
几个月折腾下来,吴妄确实比离开北野时稍微壮硕了些。
若是熊悍能看到这般情形,估计能激动到老泪纵横。
某个老前辈坐在不远处的水潭旁,卷起裤管,双脚浸泡在清凉的泉水中,面前飘着一只木桶,其内放着几只瓜果。
悠闲的午后,就该惬意地吃吃瓜、喝喝茶,折腾折腾年轻人,找找乐子。
“差不多就歇息一阵,”神农氏温声道,“欲速则不达,体魄锻炼也非一日之功。”
那团云雾随之消散。
吴妄咧嘴笑了笑,举着大石颇为稳重地向前迈出两步,这才将石头平稳放在水潭,轻轻呼了口气。
他衣服一解,扑进水潭中一阵扑腾,折腾够了才跳到岸边,穿着一只大花裤衩,肆意展现着年轻健壮的身躯,在神农氏身边老老实实坐下。
“前辈,我觉得咱俩这么互相伤害下去,其实没什么意义。”
“不快乐吗?”
“主要是有违您高大的形象,”吴妄嘿嘿笑了声,“这样,我们各自先拿出点诚意,您这只青果不能吃。”
说完,将神农氏手边的青果掰开,露出其内暗藏的小鱼刺。
神农氏淡定一笑,取出了刚才吴妄扎马步时,那两把利刃下的伸缩竹节。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線上看-第三十一章 建議改成:棋逢對手熱推
吴妄咳了声,低头鼓捣一阵,取走了木桶中的喷水机关,以及那小小的惨绿色水囊。
神农氏嘴角微微抽搐,撤走了吴妄屁股底下还未散开的痒痒丹……
而后老少两人相视而笑,各自露出了欣慰的眼神,并起身朝着侧旁挪了几丈,重新入座。
“前辈,当人皇很闲吗?”
吴妄纳闷地问了句,“前辈您最近好像一直在这指点我修行。”
“事情交给手下人做,只需要做些影响整个人域的决策,”神农氏叹道,“人域人皇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抵消众神对人域的压力。
所以,人皇必须够强。”
吴妄又问:“天帝针对人皇做了很多限制?”
神农氏缓声道:“不错,帝夋不敢在人域现身,却可动用大道,他手下的大司命掌管万灵之寿夭,给人族套上了寿岁枷锁。”
“神可长生不死?”
“伴道而生,自有消亡。”
吴妄思考了一阵,微微点头,又问:“我能在这里修炼到什么时候?”
“等你凝丹境,功法修到第三重,”神农氏看着吴妄背后飘着的炎帝令,“到时,此物就会入你体内、伴你神魂。
它有诸多妙用,也可护你神魂一次不死。”
吴妄挠挠头:“那岂不是快了?”
“是快了,”神农氏笑道,“拿了人皇给你的好处,你总该给人族做点事,稍后我会直接送你去西野一处奇妙的国度,那里你定会十分欢喜。”
“啥地方?”
“女子国,离这里不远。”
神农氏直接给了答案:“女子国即将发生一场叛乱,所处的环境也有些特殊,你去走走、看看,若是不想出手就不出手。
若是想出手,就用你的祈星术帮帮她们。
取决权完全在你,我只是送你过去,你若觉得心头气不顺,可直接飞走。”
“这该不会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试炼吧?”
吴妄嘟囔道:“我对你们这种能炼死人的试炼可不感兴趣。”
神农氏微微挑眉,问道:“炼死人?这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