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託塔李天王討論-第八百九十九章鞭山移石鑒賞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托塔李天王
对于牛妖的话,王禅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让那牛妖出去收服那些附近的山精野怪,必然要给其撑腰,不过在这之前,王禅还是探查一下附近,到底有什么天庭的山神和土地的编制,毕竟自己做的事情,稍微有些下作,若是被人知晓,也是不好的。
“你且放宽心,我王禅让你出手,自然要在身后给你撑场子,不过你也要把招子放亮点,别惹上不该惹之人,不过你尽管宽心,无论如何,我都会保你性命,这是我给你的底线,此次的事情若是你做的还,到时候我返回云梦之时,便是你可以脱身之日。”
“谢王仙师!”
听了王禅的话之后,那牛妖轻轻的点了点头,王禅发现这牛妖没有想象之中的开心,在王禅心中,这牛妖得到自己的承诺,应该开心才是呀?不过王禅此时对着牛妖的想法,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毕竟这牛妖对自己来说,并不那么重要。
在那牛妖转身离开之后,王禅扫视一下四周,只见王禅手在自己额头轻轻一拍,只见王禅的元神瞬间出窍,随后便在这方圆几十里开始巡游,此次巡游王禅是有两个目的,第一便是探查一番,此处到底有没有天庭的山神和土地神的神庙。
在王禅探查完之后,王禅不由的笑了笑,看来自己还是多想了,这天庭此时封神一役的正神还没有正式的进入自己的位置,就如黄飞虎以及其他五岳正神一般,根本没有在自己封敕的神位职权上,有什么太多的话语权,故此现在这里跟本没有什么山神和土地神。
这第二点便是仔细的探查一下附近的虚实,到底有没有什么比自己厉害的大妖,或者其他高人,毕竟自己要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若是附近有其他的高人清修,自己必然会给人家带来麻烦,到时候结下这等因果,王禅还是不愿意的。
虽然此时王禅的跟脚也算是不错,但是能不惹麻烦,还是少惹麻烦为妙,在探查一番之后,王禅发现此处还真的没有什么高人,或者是大妖盘踞,想想也是,这人族的膏腴之地,各大教不可能容许什么厉害的大妖盘踞,至于那些高人,此时大争之世,很可能都去转生去了,毕竟此时这圣人不出,乃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王禅元神出游,足足巡游了近一日的功夫,当王禅元神返回自己的身躯之内,在王禅睁开双眼之时,眼睛之中有喜色留露,此处正是施展自己谋划的好时机,既然已经让牛妖前往四周收拢那些山精野怪,自己这头也应该动起来了。
王禅念及至此,便拿出已经灌入功德法宝“殷王印”,此时的“殷王印”因为功德的注入,整个“殷王印”发生了质的变化,原本还能看出“殷王印”的材质,现在整个“殷王印”成为一块浑然天成的淡黄色金印,其上气息凝实,比之之前不知要好多少。
此时王禅明显能感觉到,这“殷王印”作为自己这一脉的镇压气运的重宝是绰绰有余的,不过这“殷王印”毕竟不是先天之物,虽然能镇压气运,王禅此时感觉,如果自己如截教那般,大开山门,怕是这“殷王印”便不足了。
不过王禅这也满足了,也就是这“殷王印”是后天之物,在镇压气运的法宝之中并不算突出,这才不能引起别人的窥伺,要是自己有那种能镇压气运的先天之物,怕是早有什么大神通者觊觎自己的东西了,那时候王禅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是两说。
“这荒山低矮,怎么看也不像什么名山古刹,既然如此,我便把旁边的山移来,落在这个荒山之上,这样双山叠加,自然有其别样的风景,到时候不知道会不会把这里叫做“飞来峰”呢?不过事先,要把这里的一些活物驱离,若是因为我移山造成杀孽过重,那就不划算了!”
其实王禅此时的担心是完全正确的,在天罡三十六般变化之术中,有鞭山移石之术,可以把旁边的大山,移到现在这个荒山之上,造就一个形制不一样的大山,而且这种鞭山移石之术,是不会伤害两座山的灵脉的,这乃是极为厉害的法术。
但是这两山相合的过程,必然会使得自己脚下这座荒山,部分被移来的大山压住,这山中有生灵无数,要是会穿山,凿洞的还好说,若是寻常走兽,便是不可能有幸免与难的,到时候那些杀孽便全部会集中在王禅的身上,虽然王禅有后土娘娘照着,不会有什么大事,但是总归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念及至此的王禅祭起“殷王印”发出一阵压迫的气息,感觉这种气息之后,只见这荒山之中,刹那之间,万兽奔腾,齐齐的朝四方奔去,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向感,慌张至极,王禅见此,也只是笑了笑,随后更是加大这压迫的气息,为的就是把附近所有的生灵全部惊走。
随后王禅等了半个时辰,在不见到有什么野兽奔出,这便笑了笑,随后面上的神情变得郑重起来,随后王禅的身体无风自飘,虚空而立,王禅看着这荒山不远处,就有一座也如这座荒山一般的小山,锁定目标之后,双手便如穿花蝴蝶一般,打出无数的法决。
“三山五岳听我号令,搬山,起!”
随着王禅的法决没入旁边的那座小山之中以后,只见得那小山毫无征兆的拔地而起,随后就听见那山中有各种野兽被惊的狂吼声,甚至有的兽吼的声音都有些变的破音了,而王禅此时根本没有时间理会这些叫声,因为王禅在把这小山拔起之时,王禅的脸色便涌起了潮红,随后一口鲜血喷出。
王禅根本估计不到嘴边还沾染的鲜血,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打出法决,随着王禅的法决的施展,只见其面上的神色便越发的苍白,王禅其实此时才知道,这天罡三十六般变化之术虽然威力极大,却是需要相应的法力来施展。
此时的王禅不但是法力不足,肉身也不够强大,最关键的是,这天罡三十六般变化之术之中的鞭山移石,王禅根本不是很熟练,说是小成都很勉强,原本以为只是移动一个小山,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种种原因加起来,便产生了现在这骑虎难下的局面。
王禅无奈,此时已经如此,必然是要继续的,毕竟现在放弃,反噬也不会比把这小山移来轻多少,故此王禅只能勉力的维持着,不过还好,那“殷王印”之中传来一丝丝温暖的气息,使得王禅的浑身法力一震,这才能够后劲把这山移来。
王禅其实最初也想过移来一座大山,毕竟只有气象到了,才能把“势”做足了,但是王禅以为自己修为比较弱,这才选择比较近的小山,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一个小山,就把王禅难成如此,其实这比让王禅,把那小山化作齑粉难百倍千倍。
“落!”
随着王禅的“落”字出手,那小山终于的落在了原本王禅待的荒山之上,只见原本被移来这座小山所在的位置上,原本那矮丘变成了一个大坑,看着其中泉水不断的涌出,王禅相信,在数个时辰之后,那里会成为一个深潭,而且还是深不见底那种。
在那移来的小山落到位之后,王禅并没有结束施法,此时他还要把移来的小山的灵脉和此时这座荒山的灵脉相连,这才能使得后移来的小山不至于成为无水之萍,也可以壮大原本这荒山的灵脉。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託塔李天王》-第八百八十六章返回雲夢山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托塔李天王
王禅跟着太清圣人和板角青牛继续前行,没有有多久,太清圣人便停了下来,此时王禅下意识的四下张望,可是观察一圈,也没有发现有人前来的样子,这才疑惑的把头转向了太清圣人,当眼神转移到太清圣人的面上之时,却发现,此时太清圣人居然在打量着自己。
“师伯,这是……?”
“王禅,算下来,你也跟着我近两年了,我自三十三天而降,来到洪荒,便是布置人间人道传承,现今已经功德圆满,不知你有何打算?”
听了此时太清圣人的问话,王禅先是一愣,随后便陷入了沉思,太清圣人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他现在功德圆满,已经要走,王禅虽然知道自己需要经历大世之争,去追寻那旁落的人族气运,可是具体如何实施,他还没有任何的想法。
要说自己没有孔丘那大智慧,大法力!没有如来的宏愿誓言,甚至连自己想要开创一脉的头绪同都没有,自己要如何参与这大世之争呢?王禅头脑飞快运转,仔细再咀嚼来自李靖的记忆,足足过了一炷香的功夫,王禅这才苦笑道。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师伯,虽然跟随师伯近两年余,但是回想至今还对前路茫然,并无头绪,请师伯慈悲,不吝赐教!”
太清圣人听了王禅的话,不禁莞尔,笑着开口道:“你这悖懒的家伙,罢了,罢了,看在你给我牵牛的份上,我也就提点一下你,你且听好!”
这是王禅第一次见到太清圣人的笑容,不过这笑容在其要说正事儿之后,便收敛起来,神情也变的郑重起来,王禅此时也特别的想知道太清圣人有什么要教他的,目前来说,王禅感觉无论是孔丘,还是墨翟,都已经成了气候,自己根本无法跟他们比。
“你也知道,无论是孔丘,还是墨翟,甚至是如来,都已经寻找到自己的道,而你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寻找到你自己的道,而你若是想要可以借大争之世强势而起,那么你的道必须与人道关联,可以解决这世道的某些问题。”
“至于你若要追寻的道具体是什么,那就需要自己好生探查一番了,不过这大世之争的时代,诸侯林立,周现在虽然风光依旧,但是却是外强中干,早晚会沦为一个傀儡,在周立国之处,就已经注定这个结局。”
“正所谓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此乃天道,在这天道的轮回之中,找到适合你自己的道,编出属于你的教义,只要你的教义顺应天道,只要你的道推动着历史的车轮,那么便是有了大功德,只要有这大功德,何愁气运不至?”
听了太清圣人的话,王禅便愣在当地,此时太清圣人说的确实在理,不过要说这推动历史的车轮,要做什么?“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就在王禅思索之间,王禅却已经发现这个词已经深入脑海,仿佛是让其抓住其中重点一般,可是王禅无论如何去想,还是没有头绪。
“王禅,你我缘分尽矣,我传你的太清大法,你好生休息,若是可以,便留下一脉传承,若是不行,那我也不勉强,老夫去也!”
就在王禅还在思考着的时候,太清圣人便一拍板角青牛,板角青牛却也是早就知晓了太清圣人的意思,在太清圣人一拍之后,便四蹄一蹬,脚下自有祥云出现,朝着天际飞掠而去,而王禅转醒之时,早已经没有了太清圣人和板角青牛的踪迹,原地只剩下太清圣人一人,以及一块令牌。
“兜率宫禁制令牌?”
看到这个令牌,王禅看到了令牌正面赫然是兜率宫三个字,而这个名称是在王禅碰触到这令牌之时,便就已经印刻在脑中的,此时的王禅不知道太清圣人为何会给自己这个令牌,兜率宫王禅通过李靖的记忆才知道,这就是天庭之中,为太清圣人准备的宫宇。
“太清圣人这是何意?难道有什么暗语自己没有听懂?”
此时王禅更加纠结,最开始如何参与这大世之争还没有想明白,这里我有一个更加没有头绪的令牌,不过既然太清圣人没有说让自己做什么,王禅干脆把这东西放在脑后,毕竟眼前最重要的还是返回中原,至少明了自己要如何参与这大世之争。
打定主意的王禅,没有任何的犹豫,朝着云梦山的方向而去,此时离家已经数载,王禅闲下来,第一件事儿便是记挂自己的母亲,王家村虽然是对自己一家比较友好,但是赵姬一人在王家村,还是一个妇孺,这本就不安全,容易得人窥伺,现在自己的事情已经了结,正是回去团聚的时刻。
王禅驾起太清圣人一脉的腾云驾雾之术,一路疾驰便来到云梦山,就在王禅非抵王家村上方之时,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此时的王家村在,居然来了一队人马,这些人之中,尽失刀枪出鞘,把整个王家村围了一个水泄不通,而为首的那个人,顶盔掼甲,不过即使穿着一身甲胄,但是也隐藏不了其身上那森森的妖气。
不过此时看来,这浑身是妖气的那个将领似乎没有直接下令进攻的想法,看来是在想着什么,王禅此时也好奇,这王家村说来并不富裕,若不是背靠着云梦山,山中有一些草药和小型的野兽,这王家村能不能吃上饭都两说。
这些人定然不是在觊觎这王家村的财富,可是若不是为了钱财,这些军队为何要如此?王家村不过人不过两三百的村子,壮丁也不过百余人,即使拉壮丁也不太适合,毕竟这里壮丁本就不多。
就在王禅躲在空中观察之时,只见到一身金光出现在王禅的眼前,王禅仔细打量身前骤然出现的人,发现这人一身文士的打扮,手中一个不知什么树木制成的拐杖,腰间则是一块铜印,这人出现在王禅眼前,王禅便自内心生出一众熟悉之感。
“你是伍谦?”
“嗯?”
对于王禅能直接交出自己的名讳,伍谦先是一愣,随后看到王禅和李靖有七八成相似的样貌,伍谦心中隐隐有些明悟,当然他明悟的“事实”,并不一定是事实,在伍谦心中,仿佛已经认定这眼前的王禅,便是他心中的“少主”。
而且在他心中,感觉这李靖对王禅的态度和重视的程度都在金吒、木吒以及哪吒之上,越是如此,伍谦对王禅的态度便是越发的恭敬,此时伍谦也顾不得自己大小也是一个天庭神仙的身份,给伍谦微微欠身行礼道。
“小神便是伍谦!”
“你不是应该在天庭禁军之中任职么?为何会来此?难道是李靖安排的?”
听到王禅直呼李靖的名讳,伍谦先是微微蹙眉,随后想到这王禅被独自放在人间这么久,而且无名无份,想一想现在金吒等人在天庭之上的风光,如此想来王禅有怨气也是常理,念及至此,故此伍谦的眉头便舒展来,脸上重新挂上笑容,朝着王禅弯腰行礼,然后这才开口道。
“王仙师,李靖元帅虽然很仙师关系非同一般,但是其却是我们近百万天庭禁军的元帅,更是阐教的护法天王,王仙师直呼其名讳却是有些孟浪了,不过这是王仙师和李靖元帅之间的事情,并非小神能够插言的,不过仙师还是要注意一些的,毕竟关系非同一般,也要在乎影响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