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雲起瓦羅蘭》-第979章 送行與幻覺分享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哎…”
忍不住喟叹一声的道森看向手中苍白,作为一个不知传承了多少年的圣遗物武器,它自有灵性的颤抖起来。
“不必抗拒,死亡为你前来。”
轻声宣告着的道森手中长剑迸发出耀目白芒,惹得王座之上的佛耶戈随即起身,眼中再无半分轻视的看了过来。
“如是我言,此时即为终点。”
四目相对的瞬间道森再颂祷词,咔擦之声于剑身上连成一片,其中作为核心的圣石力量开始外涌,无处不在的黑雾本能的开始退却,就连鬼哭狼嚎的惨叫都为之一静,气氛变得诡异莫名。
“丧钟响起,光予黑暗痛苦。”
抬手的道森将苍白掷向前方后消失不见,本应退入黑雾中暂避圣石自爆的佛耶戈,却不退反进的裹胁着黑雾上前,手持碧光冲天的破败之刃与光芒万丈的苍白利刃相撞。
两者触碰的刹那间天地为之一晃,交织在一起的光明与黑暗吞噬周围一切,妄图遮天蔽日、铁锁横江的黑雾不攻自破,一艘烟囱与风帆皆存的船只桅杆上多了只青蓝色小鸟,带来汹涌狂风。
“砰”的一声过后,狂风以炸裂的姿态冲得船只弹射向天空,化身飞艇冲破黑雾重重阻拦,眼看着就要消散于天际时一抹碧光贯穿夜空袭来,却在即将命中船身时被荡开的空间涟漪所阻,然后整艘船在空间蠕动中消失不见,再出现时便来到黑雾未能覆盖的远方海域,彻底摆脱了危险。
至于还留在岛上的弗拉基米尔,道森懒得去管。
祸害活千年,这吸血鬼怎么也不可能被困于岛上,说不定他已经趁佛耶戈离开暗影岛,从而完成了此行目的离开了,反倒是他因为赛娜身上的异变而近乎一事无成,需要好好问一下这是为什么,但在此之前他需要按光明哨兵的依照传统为苍白送行。
“不需华丽的外表,也没有绚丽的装饰,它平凡且普通。”
甲板上的道森平白直叙地描绘了苍白外观,左侧的卢锡安双枪交错撞在一起溅起火花,低声做出补充:“凿除闲质。”
“它是一把平凡到会被忽视的剑,连名字都显得苍白无力。”
神情肃然的道森感觉心脏沉甸甸的,如今的他并不是一个纯粹剑客,做不到“剑在人在,剑亡人亡”的境界,但他会为每一把剑的离开而悲伤、难过。
“独留圣石。”
双手捧在身前做祈祷状的赛娜闭上眼睛,身上亮起微微白光,表情悲悯而圣洁。
道森与卢锡安随之做了同的动作,好一会儿道森才睁开眼睛说道:“正义苍白而谦逊,但绝非无力之物。”
对苍白长剑的追忆、纪念到此结束,作为曾经拥有者的道森看向赛娜,开门见山的说道:“就如同苍白所代表的意念那样,我虽然从不将‘正义’挂在嘴边,也不认为自己是个什么好人,但我不想让它的牺牲变得没有意义。”
“赛娜…”
有心想要帮忙的卢锡安刚开口就顿住,“绝不与黑暗同流合污”这斩钉截铁的誓言还历历在目,但他却接受了赛娜的救治,在明知她非生非死状态怪异,足以归为不详之物时也没能出手驱赶或离开她。
在这种复杂的心境下,卢锡安又怎么能说出让道森网开一面的话语。
“亲爱的,难为你了。”
主动后退两步的赛娜与两人保持一个安全距离,这让卢锡安心脏狠狠一缩,竟是升起她随时会离去的感觉,便下意识向前迈了一步,又后知后觉的顿住,然后有些心虚的看向道森。
只见他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随后目光移向赛娜问道:“赛娜女士,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变成这样了吗?”


冰冷、抖动……
感觉到寒意侵体的道森睁开眼睛,目光中满是警惕,以他本体的身体素质哪怕身处雪山之巅都不会感到寒冷,事出反常必有妖。
冰封的苔原,焦裂的焰土,阴森的城市,隐约藏在远方雾霭中的火山,血红暗淡的天空。
这些倒映在道森眼中的事物异常陌生、诡异,他很清楚记得自己应该是在船上,才听过赛娜的解释,回到船舱内正准备冥想回复精力。
“这是灯笼内部?”
似有所悟的道森踩了踩脚下的冻土苔原,鼻子耸动闻到远方刺鼻且闷热浑浊的硫磺气息,触感、嗅觉异常变得真实。
锤石的灯笼自成一体,在里面他就是无所不能的神明。
想起赛娜话语的道森对此现象可不陌生,他知道锤石是掌握了一个小世界碎片…又或者说是那些远古时期的奥术法师们,用小世界碎片炼制了这个灯笼,然后被锤石得到并掌控,变成了专门囚禁灵魂们的牢笼。
这种小世界碎片注定有诸多限制,比如只能灵体这类生命进入,处于封闭状态无法随时与精神领域交汇,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个失去了进化能力的绝地等等。
可锤石凭什么能将精神强大的他带进灯笼内,而且还是悄无声息,甚至让他无法与外界分身保持联系,只能隐约感觉到分身还在,也不能使用魔法,像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还有锤石既然能做到困住他,为什么不按照赛娜说的那样,用神明般无可抵御的力量折磨自己,将曾被打得重伤濒死的仇找回来?
或许自己并没有被真正的困住,这只是一场真实不虚的幻觉。
那幻觉从何而来,为何而来?
无法使用魔力,身体也因此孱弱不堪的道森只觉四肢越发冰冷,在极端寒冷的情况下他的思维都变得僵硬起来,不得以只能向着前方滚烫的焰土而行。
很快道森来到裂缝遍布,其中流淌着岩浆的大地上,赤着的双脚也在行走过程中满是红肿。
“嘶…只能反复横跳了。”
被冻得咧嘴的道森开始在冻苔原与焰土上来回移动,在冰火两重天的加持下痛并快乐着,先前被“冻僵”的思维也因此迅速恢复,得以列出幻觉产生的根源与原因。
幻觉的根源毫无疑问是赛娜。
赛娜从小就因为不明原因被黑雾追逐,为了解除这个诅咒这才顺势加入光明哨兵,而每次被黑雾追逐都会有一个“心声”在她脑海中响起,指引她及时躲过黑雾纠缠,还能顺便调查黑雾来源与身上诅咒。
包括当初锤石设下陷阱围杀他们两人时,这个心声也给出了逃离方法,却被赛娜用在了卢锡安身上,以至于自身没能及时逃出去,这才被剥离灵魂关进了灯笼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