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討論-第十章 一劍破飛仙讀書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应天兴的心里已然翻起了惊涛骇浪。
数十年前,在白天羽一家被杀后,幸存的魔刀门弟子便散落江湖。
应家祖上便是其中一位。
当年任以诚为增强门人实力,曾经传下来了《四象神功》,以及七杀郎君的十八般绝技。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恰巧,应家先祖学得便是刀法。
正是受了魔刀门的遗泽,应家才能发展出今日这般庞大的家产。
应天兴也因此才有了如今的超卓成就。
“只是我实在无法相信,百年前的传奇,竟然会活生生的就站在我面前!”
应天兴不禁苦笑,纵是天方夜谭也不及此事半分离奇。
任以诚微笑道:“有些事情再怎么不可思议,当它确实发生的时候,你就只能选择接受。”
他耸了耸肩,话锋一转道:“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信,因为我实在没什么确凿的证据,来证明我是任以诚,她是林诗音。”
任以诚说得云淡风轻,可听在旁人的耳中,却无异于晴天霹雳。
花厅里就像是一锅烧开的热水,已然沸腾了起来。
众人议论纷纷,但几乎没人相信。
传闻彭祖寿延八百,却终究只是传说。
人生在世,最多不过百年光阴。
而真正长寿至此的人,可谓寥寥无几。
木道人怔怔道:“本派祖师张真人虽然寿过百载有余,却也不似他们这般能永驻青春……”
陆小凤早已目瞪口呆。
他隐隐有些信了,大概的因为薛冰的关系。
司空摘星易容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可他人就像只猴子似的,不住的抓耳挠腮,显然也对此事极为在意。
花满楼则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txt-第十章 一劍破飛仙相伴
唯独叶孤城,神情依旧冷得像冰山一样。
“扑通”一声。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的时候,应无愁突然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
“晚辈拜见两位老祖!”
在场众人见状,登时安静了下来,无不大感意外。
任以诚眉头一挑,心中不由来了兴致,问道:“你相信我?”
“相信。”
应无愁用力的点了点头,稚嫩的脸上满是坚毅。
任以诚道:“那我倒要听听你的理由。”
应无愁道:“晚辈觉得,说这样的谎话,实在没什么意义。”
“好!”任以诚拂袖一扫,隔空运劲将应无愁扶起,面露欣赏之色,称赞道:“小子有前途,你且安心等着,我不会让白磕这个头。”
“还不多谢老祖。”应天兴大喜过望。
任以诚摆手道:“免了,磕一个就够了,做人可不能太贪心。”
他拱了拱手,接着道:“各位,该说的任某都已说了,信不信在你们,若无事,咱们便后会有期了。”
“慢。”叶孤城迈步而出。
任以诚无奈笑道:“叶城主如此迫不及待么?连叙旧的时间都不愿给我?”
叶孤城冷冷道:“战约可择日再续,把剑留下,我绝不拦你。”
“哦~,叶城主原来也对这剑有兴趣?”任以诚不禁有些意外,似叶孤城这样的人,本不该如此才是。
薛冰凑了过来。
“师公,师公,据传叶城主已经收了南王世子为徒,眼下便正在王府授艺。”
她的称呼让林诗音原本恢复了正常的脸色,顿时又变得通红。
任以诚恍然,旋即问道:“非要不可?”
叶孤城道:“势在必得。”
任以诚叹道:“行,那就打一架吧,择日不如撞日,赢了,剑就是你的。”
林诗音皱了皱,突然开口道:“大哥,不若还是我来吧。”
任以诚莞尔道:“怎么,怕我打不赢么?放心,你大哥永远是你大哥,莫忘了,你的剑法还是我教的。”
林诗音顿了顿,不再多言。
叶孤城神情肃然,沉声道:“亮出你的刀。”
“我敬你一代剑仙,你既用剑,我当然也用剑。”
任以诚昂首负背,右足轻轻一顿,面前三尺之处立时光芒大绽,赫见一柄黝黑长剑,自地面缓缓升起。
无边锋锐之气,刹那间笼罩整个花厅,令众人不冷自寒,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这些人乃是为剑而来,自然都是用剑之人。
嗡!
伴随一声悠扬剑吟。
众人忽然发现自己的佩剑,竟无端的开始颤动了起来。
错愕间,就听一连串锵然之声接连响起。
众人只觉手中一轻,各自佩剑纷纷自行出鞘。
在一道道匪夷所思的目光中,插在空地之上,将任以诚的人和剑围在了中间。
剑身微微弯曲,宛若在朝拜一般。
万剑朝皇!
如此情形,不但震惊众人,便是叶孤城也再难保持镇定。
任以诚却微微摇头。
在剑道上,他终究是不如无名。
‘灭天绝地剑二十三’他已经练成了,可距离天剑境界还是差了半步。
之所以能做到这一步,乃是得绝世好剑之助。
任以诚知道,自己还是不能彻底放下分别心。
如今,在他的心中虽然已没了刀剑之分,但兵刃毕竟是兵刃。
他做不到无名那样,以人心体天心,手中之剑便是天地万物,众生如一。
什么时候任以诚能跳出这个樊笼,那他便能靠自己让眼前的这些长剑向他弯腰低头。
“好剑!”叶孤城深吸了一口气,已恢复如常。
“非但好剑,更是绝世好剑。”任以诚抬手一招,铮然声响中,剑已横飞入手。
剑锋轻摆,随即寒芒飞闪,厅中长剑已回到了各自主人的鞘中。
“屋中施展不开,我们去外面打。”任以诚言罢,转身出了花厅。
叶孤城紧了紧手中之剑,越众而出。
厅外。
两人相隔数丈。
叶孤城缓缓横剑当胸,郑重道:“此剑乃海外寒剑精英,吹毛断发,剑锋三尺三,净重六斤四两。”
任以诚怔了怔,瞬既反应过来。
这是属于剑客的仪式感,该走的流程是不能省略的。
他亦扬起了手中的绝世好剑。
“此剑乃女娲补天遗石所铸,历经百年锤炼而成,剑长三尺八寸,天下至寒,其重难言。”
叶孤城道:“请。”
任以诚道:“请。”
倏尔,剑光一闪。
叶孤城的剑已出鞘,他的人也已随之飞上半空。
他的轻功绝不在他的剑法之下!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起點-第十章 一劍破飛仙
剑锋映照阳光,化作耀眼寒芒斜飞而下。
叶孤城和他的剑俨然已合二为一,其势似惊雷掣电,似长虹惊天,似流星飞坠,辉煌而迅急。
招未至,在场围观众人便感到一股森冷的剑气直透骨髓。
以他们的眼界,根本无法形容这一剑的灿烂和辉煌,更无法分辨这一剑的速度。
叶孤城手中的已不仅是一柄剑,而是雷神的震怒,闪电的一击!
反观任以诚。
左手负在背后,身形不动如山,绝世好剑迎面刺出,似春风细雨,毫无花哨,更全无气势可言。
叶孤城这一式‘天外飞仙’,论及精妙程度,已可堪比圣灵剑法剑二十二。
“破!”
任以诚一声轻叱,两柄剑的剑尖针尖麦芒似得撞在了一起。
叮!
清脆的撞击声响起。
叶孤城的攻势戛然而止,凛然气势突然溃散,那彻骨的剑气,也似泥牛入海般,在碰到绝世好剑后无消失的影无踪。
众人瞪大了眼睛。
谁也不敢相信,名震天下的天外飞仙,居然就被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剑给挡住了。
同时,他们又开始有些相信任以诚的身份。
而陆小凤和木道人等一众高手,则被任以诚这一剑震撼的不能自已。
懂得越多,便越能感受到任以诚剑中的恐怖。
以他们之能,纵然‘天外飞仙’也可看出其中端倪,陆小凤甚至自信自己可以模仿出来。
可任以诚这一剑,他们看得十分艰难,全然不知该从何说起。
“剑赋有云,形而上剑,旷古五人,万剑敬仰,奉若天神。
叶城主已臻至人剑合一之境,世间难得,但天外有天,剑上亦有天剑的至高境界,言尽于此,后会有期。”
任以诚翻手收起了绝世好剑,在留下这两句话后,一把搂住了林诗音的纤腰,身形一闪,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为流光,破空而去。
叶孤城为何要参与南王府篡位的阴谋?
只因高处不胜寒,不胜寂寞,他只能有这样的方式来打发无聊的人生。
但现在任以诚却说,他的剑还未真正到达顶峰。
叶孤城人已落地,剑却还保持着刺出去的姿势。
他的人已陷入沉默当中,脑海中在不断回响着任以诚的声音。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九章 久別的風采展示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小兄弟竟然知道这柄剑的名字吗?”应天兴率先开口,问出了众人的疑惑。
任以诚淡淡的点了点头,并未多言。
因为他知道,就算真的说了,这些人也绝对不会相信。
应天兴却愈发的好奇起来。
对于这柄剑的来历,他仅仅限于知道是飞剑客所遗留之物,其余的便一无所知。
他翻遍祖上所留的手记都没有查到的事情,不承想,今日居然从旁人的口中听到了答案。
薛冰看着任以诚的神情,莫名生出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由在桌下拽了拽他的衣袖,悄声问道:“这柄剑不会也是你的手笔吧?”
任以诚笑而不语,给了薛冰一个赞赏的眼神。
同桌的均是绝顶高手,耳力惊人。
薛冰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他们还是听得一清二楚,神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就连叶孤城这样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也不禁为之错愕。
“薛冰,你这玩笑开得也未免太夸张了。”陆小凤皱着眉头,对方似乎变得让他有些不认识了。
薛冰冷哼一声,嗔道:“谁有空跟你开玩笑了。”
精华玄幻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txt-第九章 久別的風采熱推
“嗯?”
任以诚忽地目光一凝,转头看向了厅外。
他听到了衣袂破风声,正在快速接近,距离已不足百丈。
几乎同一时间。
花满楼的耳朵动了动,开口道:“又有高手。”
众人神情一凛,凝神运功,终于也听到声音,纷纷将头转了过去。
唰!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倏尔一道人影闪过。
花厅门口已多出了一个白衣飘飘,轻纱蒙面的女人,就仿佛凭空出现的一般。
陆小凤不禁摸了摸唇边的胡子。
他生平最自傲的本事有两件,一个是他的灵犀一指,一个是他的轻功。
就算是司空摘星,也未必能比他更快。
但此刻,陆小凤由衷感到钦佩。
从花满楼出声,到这女人现身,期间就只隔了短短四个字的工夫,足见其身法之快,已堪称惊世骇俗。
他不禁打量起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
即使对方蒙着面,但从那婀娜曼妙的身姿来看,他敢用自己那两撇像眉毛一样精致的胡子打赌,这一定是个了不得的大美人。
“臭男人,死性不改。”
薛冰很是不满的横了陆小凤一眼,随即起身,欣然向门口走去。
“师父,您真的来了!”
薛冰似乳燕投林般扑到了女人的怀中,语气中难掩惊讶之意。
“你这丫头,下次再胡闹,为师就把你逐出师门,怎么,听你语气好像知道我会来?”
女人的声音带着宠溺的笑意,温柔的像水一样。
众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一处。
“是他告诉我的,他说认识您。”
薛冰嘻嘻一笑,伸手指向了主桌的位置,心中已然激动无比,终于到了揭晓真相的时刻。
女人顺着薛冰手指的方向看去,登时身躯一震,目中尽是不可思议,整个人如遭雷殛。
“诗音,好久不见了。”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txt-第九章 久別的風采讀書
任以诚迎面缓缓走来,嘴角情不自禁的向上扬起,眼眶却已开始有些泛红。
从对方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眼前之人是林诗音。
这个声音,任以诚一直都记得。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溫皇的輪椅-第九章 久別的風采分享
失而复得的幸福,他也体会到了!
“大…大哥?”林诗音的声音和身体皆在颤抖,犹自无法相信。
“怎么,不认识了么?呵呵,也难怪……还记得这个吗?”
任以诚想到自己两次重生,容貌较之从前已经有了些许的不同,他笑了笑,手中光芒一闪,厅中立时漫起惊人寒气。
众人顿感心神一紧,仿如芒刺在背,毛骨悚然,惊骇不已。
“这是……争锋!我不是在做梦,大哥,真的是你……”
林诗音看着任以诚手中那柄熟悉的长刀,心中再无半分疑虑。
虽然刀和人的样子,都和以前有所不同,可能做到无中生有这种神乎其技的手法的人,她从来就只见任以诚一个。
曾经,就是这个人和这柄刀,数次拯救她于危难之间,让她脱胎换骨。
两人目光相对,恍若隔世。
林诗音突然解开了脸上的面纱。
清丽、高贵的绝世容颜,依旧不施粉黛,依旧那般青春,曾经的中原第一美人,一如当年,丝毫不见褪色。
“嘶——”
有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有的人更看得眼珠几乎要从眼眶里凸出来。
在场除了花满楼和任以诚之外,无不为之动容。
就连薛冰也已看得呆了。
她本是武林中难得一见的美人,可在林诗音面前,却似萤虫之光,难与日月争辉。
正当众人在为林诗音的容貌而惊艳之时,应天兴蓦地注意到了任以诚手中的争锋宝刀。
这刀的形式,他也曾在祖先的手记上见过。
不同于天邪绝代,对于这柄刀,应家先祖有着详细的记录。
又联想到适才薛冰所说的话,以及任以诚口中‘诗音’这个名字,应天兴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极为荒谬的想法。
“难道……真的是他?”
陆小凤闻言,讶异道:“应老兄,你是否认得他们的来历?”
应天兴摇了摇头,语气凝沉道:“我只认得那柄刀。”
司空摘星好奇道:“难不成,这刀比飞剑客的剑更有来头?”
应天兴神情一肃,缓声道:“倘若此刀不假,那便是昔年兵器谱排名第一的那柄‘魔刀’争锋!”
花满楼面露回忆之色,思索道:“据闻此刀已在百年前随着它的主人,任以诚前辈绝迹江湖了,莫非这位兄台竟是魔刀的传人?”
陆小凤的目光挪到薛冰身上,既然是师徒,她应该会知道些什么。
他当即来到厅门口,叫醒了正出神的薛冰。
“冰冰,这位前辈就是你一直提起的那位师父吗?”
薛冰的心思还沉浸在这匪夷所思的真相的震撼中,轻轻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我说了,你只怕也不会相信。”
“冰丫头,你自由了,以后见了我记得要叫声师伯。”
任以诚说完便牵起了林诗音的手,久别重逢,他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留了。
他有很多话想说,也有很多话想听。
“咦!”陆小凤闻言心下一动,若有所思,突然开心了起来。
薛冰看着乖乖被牵着手,目光始终不离任以诚的林诗音,促狭道:“师伯?我看还是叫师公比较合适。”
林诗音闻言,脸上顿时泛起红晕,抬手在薛冰头上敲了一下。
“没大没小。”
任以诚挑眉道:“也不是不行。”
林诗音的脸更红了。
任以诚莞尔一笑,心情愉悦的难以形容,陡然回身,隔空一抓,将天邪绝代吸入手中。
“我知道你是为了阿飞的剑来的,现在可以走了。”
林诗音点点头,转而看向应天兴,歉然道:“老先生,恕我等无礼,此剑乃是故人之物,于我等关系重大,却是非取不可,还望见谅。”
应天兴无奈一叹:“罢了!但烦请两位留下姓名,也好给在座的各位江湖同道一个交待。”
優秀都市言情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笔趣-第九章 久別的風采分享
任以诚道:“何必多此一举,你其实已经猜到了吧?
能认出阿飞的剑和我的刀,我要是所料不差,你祖上应该和魔刀门有些渊源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