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 起點-第八十三章 黯淡的星空閲讀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这是一片黯淡的星空,群星衰竭,充斥着死意。
漆黑的幕布之中,只有零星的光点在闪烁,而这样的光芒就像风中余火一般,似乎下一秒就会彻底熄灭,从而令这片星空陷入永恒的黑暗。
男人坐在长椅上,被星空所笼罩着。
黯淡的星空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它们朝着男人伸出了手,无形的力量在他身边涌动,轻轻地抚摸着他,抱起他的身体,令男人微微从长椅上升起,乃至整个身体都脱离了长椅,朝着黯淡的星空上升。
这样的“上升”缓慢地进行着,谁也不清楚要多久男人才会真正地升入星空,但可以知晓的是,只要维持现状,无论多么漫长的时光,都转瞬即逝。
就这样,在某个瞬间,“上升”突然受到了阻力。
漫长的无知之中,某种力量在作祟,它发出了模糊的咆哮声,但又被层层阻隔,变成轻声细语,但就是这样微弱的声响,似乎唤醒了什么,就像蝴蝶震动的翅膀,唤醒了一场席卷万物的风暴。
长椅的下方,整个空间都开始了剧烈的躁动,令长椅下的星空都微微扭曲了起来。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
精彩都市小說 餘燼之銃 起點-第八十三章 黯淡的星空鑒賞
狰狞的影子破开了长椅下的水面,溅起无数的水珠,每一颗水珠里都倒映着黯淡的星空,它是如此地平静与通透,乃至在它倒映下,让人有种置身于星空的错觉。
水中的妖异出现了,它们咆哮着冲出了水面了,伸出干瘪、惨白、布满伤疤的手臂,它们一个接着一个,前仆后继地压在了一起,直到它们能触及男人的脚裸,紧接着是小腿、腰腹。
数不清的枯手抓住了男人,争夺着他,它们就像饥饿的食尸鬼,发出婴儿般的啼哭声,直到无形的力量放弃了男人,直到将他重新拖回湖面。
男人摔倒了下来,躺在了重归平静的水面上,他就像尸体一样一动不动,既不升入星空,也无法沉入水下。
不知过了多久,他从沉睡中醒来,可他没有睁开眼睛,他的意识是混沌的,甚至说此刻的他都没有“自我”的意识。
在这漫长的寂静之中,时间都变得极为缓慢,亦或是迅速,没人知道他用了几分钟,还是几百年,总之他开始尝试掌控这具身体。
先是支配身体,男人缓缓地转过头,凝视着这片星空。然后便是对外界的认知,他开始了解自己所视的一切,漆黑的“颜色”,黯淡的“星辰”,无际的“星空”。
不同的概念与词汇从尘封的记忆里掘出,越来越多,于是他开始尝试“思考”。
直到他触动到了某个东西。
一个不知所以的词汇,一段沉重的字符,一个开启大门的钥匙。
“我是……”
他低声念叨着,灰蓝色的眼眸里出现了些许的辉光。
“啊!”
洛伦佐发出了一阵惊呼,就像做了噩梦然后被人突然叫醒了一样,他在水面上翻了几个滚,然后颤颤悠悠地爬回了长椅上。
这四周空无一物,除了脚下诡异的水面便是头顶黯淡的星空,洛伦佐只能抓紧这把长椅,好让自己的安全感多一些,直到自己冷静下来。
“这……我的【间隙】?”
洛伦佐思考了一阵,得出了这么个结论,毕竟屁股底下这把长椅实在是太眼熟了。
不过……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冰怎么融化了?”
洛伦佐看了看身前一片无际的水面,或者说海面,他记得这里应该是一片无际的冰原,这些海水应该都冻起来才对。
但想了想,他有觉得有些不对,应该说,现在才是他【间隙】本来的样子。
【间隙】是根据一个人记忆里最重要的一幕,从而形成出来的,洛伦佐的【间隙】便是那艘逃亡翡冷翠的大船,他的好朋友们都死在了那艘船上,而洛伦佐也是在那艘船上取得了权能·加百列,在那里获得了新的开始。
所以按理说,洛伦佐的【间隙】应该和艾琳的【间隙】相似,都是一艘永远无法抵达目的地打大船,在大海上漫无目的地行驶着……可在最后大船沉没了,躁动的海面也被冰封成了辽阔的冰原,只剩洛伦佐和这把长椅,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如今冰层解冻,露出原有的大海,洛伦佐向下看去,发现自己的脚稳稳地踩在水面上,无法下沉,他试着看向海里的深处,但视野内有的只是被倒映的星空,还有一张俯瞰水面的蠢脸。
洛伦佐有些忧愁地坐回了长椅,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昏迷的事,也不清楚来自星空与海面下的躁动,他就像一只无辜的小绵羊,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崭新的地方。
他记得自己刚刚驱使黑天使,带着自己一起返回了晨辉挺进号,接着自己便出现在了这里……洛伦佐记得圣银的冠冕他戴上了,应该不存在被人入侵【间隙】的情况。
“所以我怎么会到这里呢?滥用权能·加百列从而产生的影响吗?”
洛伦佐这样想着,这算是他第一次利用权能操控另一具躯体行动,虽然是具血肉与钢铁的原罪甲胄,但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些什么。
这是份过于强大的力量,因此也有着相应而来的代价。
洛伦佐开始想念华生了,早知道这些事该多问问华生的,而不是自以为自己不会用到这些,守卫着一些没什么用的规则。
正准备离开,可就在这时,洛伦佐鬼使神差地抬起了头,仰望着这黯淡的星空。
“华生说过的……”
不知为何,洛伦佐突然想起了曾经华生对他说过的话,那时他第一次了解到其他人【间隙】存在的形式。
“将人类精神联系起来的空间……每一颗星辰,便是一个【间隙】……”
洛伦佐望着星空,低语着。
对,那时华生对自己展示过的,她切开了自己的【间隙】,令这黯淡的星空展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难道说……
“星空,我时常能看到一片瑰丽的星空,光芒就像有生命的一样,缓慢地起伏着,在黑暗里掀起涟漪与雷霆……”
威廉的话语在脑海里复述着,这位曾经的梅林,在死前说出的最后情报。
“你看到的,也是这些吗?威廉。”
洛伦佐的心紧张了起来,他惶恐地看着这片犹如深渊般的星空,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自己早该想到的,也早该意识到的。
这里是洛伦佐的【间隙】,但不是自己所熟悉的“星空”,就像华生当时在自己的【间隙】里,切开一道通往外界的裂痕一样,眼前这片星空便是裂痕之中的星空。
一道巨大的、横跨天际的裂痕撕裂了洛伦佐的【间隙】,好令这片黯淡的星空笼罩住了自己全部的视野,这洛伦佐得以从这巨大的创面之中观察这一切。
这片黯淡的星空,便是【间隙】的集合。
洛伦佐缓缓地伸出手,就像要触摸这星空的画卷般,他的手臂颤抖。
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恐惧,眼底被狂热的求知欲所充斥,乃至他完全忽视了周围的变化。
突然滔天的巨浪卷起,将洛伦佐吞食,冰冷的海水将他包裹,也令狂热的心智冷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了,黯淡的星空开始崩溃,从视野的尽头有湛蓝的夜空协同着铅灰色的云层而来,宛如拉起的帷幕般,将黯淡的星空重重遮掩了起来,就此将【间隙】完全闭合。
洛伦佐则被海水卷入了深海,他能感知到极度的低温,海水在顷刻间冻结,将头顶的海面封死。
转眼间这一切又变回了熟悉的模样,随后深海的黑暗里伸出数不清的手,将洛伦佐拖入深邃之中。
……
“啊!”
洛伦佐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一个起身便坐了起来,紧接着他便因上下铺狭窄的空间,狠狠地撞在了上铺的床板上。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餘燼之銃 起點-第八十三章 黯淡的星空熱推
“啊啊啊!”
洛伦佐抱着头裹着被子,在床上用力地翻滚着,发出了更多的惨叫声。
听到如此凄惨的惨叫,船医们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出于对猎魔人的威胁性以及在座各位的生命安全,他们毫不犹豫地给疑似失控的洛伦佐注射了几针镇定剂。
手法之熟练,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也可能是猎魔人皮糙肉厚,随便打打,反正也不会出什么医疗事故。
总之洛伦佐平躺在床上,随着镇定剂在体内的扩散,他感觉好了很多,虽然四肢有些略微的无力,感知也有些模糊,但至少被撞出血的鼻子和额头暂时没那么痛了。
“庸医!”
洛伦佐在心里暗骂着。
“看样子霍尔莫斯先生活过来了,非常有活力,我注射了两针镇定剂才让他老实下来。”
船医们对着士兵们喊道,让他们去通知伯劳。
在经历海战与妖魔的袭击后,晨辉挺进号内的侵蚀反应便一直没有休止,好在经过仔细排查,污染源应该来自于原罪甲胄以及与妖魔战斗的残留,不存在妖魔潜伏在船上的问题。
不过因为这些残留的侵蚀,设备们都出现了些问题,比如通讯及导航等,也间接导致了现在发号命令全靠备用的通讯管道,和人力传话了。
“你现在感觉如何?”船医问道。
“你给我打了两支镇定剂,然后你问我感觉如何?”洛伦佐反问。
“药物作用下,意识依旧清醒,这点可能和猎魔人的身体素质有关,”船医在笔记上写写画画,“有明确地认知,自我人格也没出现什么错乱,还是满嘴烂话,没有失控的迹象。”
“你差不多痊愈了,霍尔莫斯先生,虽然也没病多久。”船医总结道。
“痊愈……发生了什么来的?”
洛伦佐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正处于病房中,规格和洛伦佐住的舱室差不多,只是明显要比洛伦佐的整洁了不少。
“你驾驶着黑天使返回了甲板,然后便失去了意识摔倒下来,直到现在,”船医收拾了一下支架和药品,走到了门旁,“我们初步怀疑是你精神负担过大造成的,毕竟你驱使了黑天使,以一种无人驾驶的方式。”
船医推开了门,刚准备离开,又回过头对洛伦佐补充道。
“我们对于你驱使黑天使的方式很感兴趣,这是一种远距离精神操控的能力?如果你有兴趣详谈的话,还请一会过来做个测试。”
洛伦佐用力地摇头,接着摆动着手势,示意着船医赶快滚。
门被关上了,狭窄的病房里只剩下了洛伦佐一个人,让他享受这难得的安宁,可这安宁没有持续太久,他变被脑海里混杂的思绪冲乱了。
疫医、先驱,海战、星空、世界尽头……
今夜发生了太多的事,让洛伦佐来不及处理,更不要说这些事件接下来引发的余波了。
洛伦佐靠在了墙壁上,目光沉重,关于“星空”,他隐约地有了些许的猜测,只是在未找到真相前,他无法断定这一切。
但是只要找到华生,或者前往世界尽头,他猜自己多半便会知道秘密的全貌。
无论是福音教会,还是终末结社,秘血与星空,人类与妖魔,洛伦佐相信,这一切一定在某个点重叠在了一起,这个点便是他们苦求的真相,而它正安静地呆在世界尽头,等待着洛伦佐到来。
所以他并不急于这些,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再着急也没有用,只会感到无力与绝望,倒不如保持乐观的心态,到时候再决一死战。
然后便是……
“还是暴露出来了啊。”
洛伦佐握了握拳,长叹了一口气,情绪有些忧虑。
他一直对外隐藏着权能·加百列的能力,唯一知晓这些的艾琳,也已经远离了洛伦佐的世界,可现在他把这力量展现了出来,这份禁忌的力量,当面对伯劳等人的疑问时,自己该说些什么呢?无论如何这都是需要一个理由的。
那该怎么说?自己变成了和劳伦斯一样的怪物,甚至不该说变成,自己本来就拥有着这样的力量,只是它被遗忘的太久了。
他们是会恐惧自己知晓他们内心的小秘密,还是畏惧自己变成下一个劳伦斯?
洛伦佐不清楚,他很清楚这一点,人类之间终究是被割裂的,没有人能完全地理解另一个人,再好的关系也会因为一些不确定的事而崩碎。
兄弟反目,父子成仇,这种戏码太常见了。
可洛伦佐不后悔,这次航行会是世界走向的岔路,无论如何洛伦佐也要矫正它的道路,将命运从该死的轮回之中捞出来。
这么想着,病房的门被打开了,有温暖的光落了进来。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餘燼之銃 起點-第七十六章 怪物鑒賞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
“先驱,你究竟想做什么呢?”
洛伦佐伫立在原地,脑海里思考着刚刚离去的身影。
本以为先驱是要阻止洛伦佐离开的,可在吸引洛伦佐停下后,他反而默不作声地离开了,似乎他的行动便是为了促使如今这个局面。
洛伦佐与疫医相会的局面。
轻轻地抖了抖杖剑,经过几轮的作战与高温的侵袭,哪怕使用了柏铁来铸造,这把纤细的杖剑也已经显得伤痕累累了,洛伦佐不清楚在高强度的拼杀下,它还能支持多久。
大衣下的弹药倒还剩很多,可洛伦佐不觉得这些东西能杀死疫医,他曾在净除机关里了解到疫医的存在,他是名神秘的学者,从事着对于妖魔的医学研究。
听起来他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家伙,甚至说都可以申请加入净除机关,和黑山医院那群神经病一起在病房里载歌载舞,但问题是疫医作为一名学者,他毫无底线可言。
他进行了残忍的人体实验,每一次实验过后他都会生产出很多实验的失败品,而那些失败品大多都变成了极度危险的妖魔,他说他在追求真理,这些只不过是必要的牺牲品,但每一次他实验后带来的余波,都威胁着人类的生存。
“圣杯的血肉,秘血的军团……想必这些都是你做的吧?劳伦斯可没有这样的能力。”
洛伦佐警惕地观察着四周,说不定劳伦斯也来到了这里,正躲在某个阴影之中,准备给予自己致命的一击。
“算是吧,当然,主要还得感谢猎魔教团的《启示录》,没有其中的知识,我想做到这些,至少还需要几十年,”鸟嘴面具下的声音轻快,“哦,对了,还得感谢劳伦斯为真理的献身,我的大部分实验都是在他身上进行的。”
阵阵令人战栗的笑声从鸟嘴面具下响起,似乎在这面具之下,藏着一颗扭曲畸形且癫狂的灵魂。
“他真是个完美的实验品,意志永远清醒,还能时刻和我分享自己的感受,最主要的是弄坏了也没事,反正再换一个躯壳就好。”
疫医此刻兴奋极了,他抱着追求真理的目的来到了这北境之地,可实际上他不清楚所谓的真理究竟存在哪里,直到他遇到了泽欧,听闻了寂海的传说,直到他来到了这里,见到了洛伦佐。
洛伦佐出现在这里,便是对于真理存在于此,最为有力的证明。
“疫医……”
洛伦佐没有轻举妄动,能看到疫医的大衣之下有着蠕动的凸起,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他的身体上爬行,洛伦佐不清楚那会是什么东西,而且以疫医目前的“功绩”来看,想必这一定是某种邪异畸形的事物。
他没有与疫医交手过,根本不清楚疫医的能力是什么,但从他的研究成果看来,疫医至少也掌握了些许从秘血中苏醒的权能。
那么疫医是否被升华了呢?
这一点在此刻显得极为关键,如果疫医也掌握着权能·加百列,那么他会是一个和劳伦斯同样棘手的家伙,洛伦佐不仅难以将其杀死,在这躯体之下也存在着复数的权能,给予每个人足够的威胁。
“你已经来了,我想劳伦斯也到了吧?有趣,你们到底想做什么呢?”
秘血的躁动令洛伦佐的体温都升高了不少,身体就像烧红的火炉,其中翻滚着炽热的焰火。
“比起我,倒是你们来这里想做什么呢?”
疫医没有回答洛伦佐的问题,反而问起了他,眼下的局势十分紧张,两人绷紧了神经,仿佛下一秒就会互相挥起武器。
以洛伦佐对于劳伦斯的警惕来看,疫医可以利用劳伦斯的存在来恐吓洛伦佐,在确定劳伦斯的存在与否前,洛伦佐的战斗都会被束缚住手脚。
“在这世界大战的前夕,净除机关的顶尖战力没有筹备战争,而是带着如此精良的部队来到了这么个偏僻的地方。”
伴随着疫医的话语声的响起,洛伦佐的心情也不禁些许紧张了起来,但表面上他依旧镇定。
果然,所有的线索都是串联在一起的,不同势力之间的起源,也是重叠在一起的,洛伦佐不清楚疫医是从何得到的情报,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也意识到了在这北境之地的尽头,有着什么东西。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现在寂海之行,洛伦佐拥有了竞争对手。
“劳伦斯没有和你一起,是吧?”洛伦佐冷冷道。
“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疫医缓慢地靠近着,鸟嘴面具遮住了他的表情,此刻在这面具之下,猩红的脸庞并不疯狂,他十分理智,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
“劳伦斯在准备战争,那才是他想要的,这种局势下,他不敢离开高卢纳洛,”洛伦佐突然发现自己还算了解劳伦斯,这种感觉让他作呕,“更重要的是,如果劳伦斯在的话,他的作风向来凌冽,多半我现在已经和他打了起来,而且整个棱冰湾也化作了火海。”
“所以说,你是孤身一人前来的。”
疫医的步伐停了下来,没想到洛伦佐这么快就识破了他的虚张声势,他笑了笑。
“你想要的是什么呢?疫医,藏再这北方尽头的‘真理’吗?”
洛伦佐突然收起了杖剑,眼底的炽白之光也衰落了不少。
“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我们可以合作。”
突然的寂静笼罩了二人,似乎这里只剩下了洛伦佐与疫医,也是在这时洛伦佐惊奇地发现,随着先驱的离去,终末结社的疯子也离开了。
寂静并没有持续太久,鸟嘴面具下响起沙哑的笑声。
“合作?”
“没错,合作,我需要你的能力,而我有你需要的情报,这是双赢。”
洛伦佐迈开了步伐,缓慢地走向疫医,他目光清澈,直视着疫医,没人知道洛伦佐此刻在想些什么。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餘燼之銃-第七十六章 怪物相伴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到这种距离洛伦佐完全有能力一剑斩断疫医的头颅,近到疫医也可以爪切开洛伦佐的胸膛。
他们都保持着平静,心脏的跳动却越发激烈,犹如濒临失控的引擎,在铁轨上横冲直撞。
“你……还是不够了解‘学者’啊,霍尔莫斯先生。”
疫医身体上的蠕动停止了,他毫无情感地说道。
洛伦佐没有应答,他靠的足够近了,肌肉紧绷,杖剑因高速的斩击扭曲成了一道刺眼的纯白之光,这光芒是如此的锋利,哪怕是直视它都会感到被割伤。
没有什么合作可言,从很久之前起,他们双方便已经对立成不死不休的姿态了。
“那可是真理啊!我怎么可能会与人分享它的美好!”
疫医直视着令人战栗的剑光,眼瞳也因直视着璀璨而化作了一团污血。
金属崩鸣着,高亢着。
斩击扭曲了疫医的身体,狰狞的伤口沿着他的胸口炸裂,骨骼与猩红的肌肉纷飞,可它们凝滞在了半空中,没能坠下,能看到数不清红色的丝线牵引着破碎的残片,下一秒将它们拉扯回畸变的躯体之中。
权能·亚纳尔。
在对自己的手术改造之中,疫医用他自己理解的生物“进化”,来达到了猎魔人们的“升华”,从秘血之中取得了这近乎不死的力量,被称为亚纳尔的力量。
它们都是同源的,无论是进化还是升华,它们都是为了一个最终的目标。
升格。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都迟缓了下来,一切变得是如此地清晰,分毫尽展现在眼前,勾勒出妖艳诡谲的画面。
杖剑深深地陷入疫医的躯体之中,数不清的、狂舞的红丝沿着杖剑深入的位置涌出,它们缠绕着金属,肆意生长着,可在下一瞬红丝的狂舞停滞了,紧接着柔软的丝线开始硬化,锋利的尖刺在表面上一节节地凸起。
它再度狂舞了起来,化作漫天的赤红荆棘,疯狂抽打着洛伦佐,缠绕在他的身上,用力地扭紧,割开血肉,压碎骨骼,直到将洛伦佐层层包裹,压榨成一团恶臭的污血。
无尽的荆棘之后,冷漠的眼瞳里升起了炽白的火光。
荆棘躁动着,它们试着将白昼包裹,永远地隔绝这神圣的烈焰,但它们做不到,一根又一根的荆棘碳化成了漆黑的躯壳,崩碎成带有余温的尘埃,每崩断一根荆棘,便有一束光洞穿了黑暗,直到再也没有东西能阻碍它。
白昼降临。
疫医发出了刺耳的哀鸣,仿佛有千万人在随着他一同哀嚎,声音重叠在了一起,令漫天的灰烬都颤抖了起来。
缠绕荆棘的怪物用力地推开了洛伦佐,它在地上翻滚着,试着将身上的焰火扑灭,可它们仿佛是不灭的一般,紧随着它的血肉,直到利爪闪过,将沾染烈火的血肉切断,它们散落在地上,脱离了身体后居然还在挣扎蠕动,直到焰火将它们完全吞食,变成一堆沉默的灰烬。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餘燼之銃 ptt-第七十六章 怪物相伴
危机还没有结束,疫医每一次喘息都能感到胸口深入骨髓的疼痛,只见一截烧红的金属断在了胸口的伤势之中,它将所有的荆棘都钉死在了这里,散发的余温继续灼烧着不死的血肉。
“霍尔莫斯先生,我果然还是小觑了你啊。”
疫医咳嗽着,怎么也没想到刚交锋他变落败了下来,但想想也是,洛伦佐是可以和劳伦斯挥砍的家伙,自己这种学者终究还是无法和这些怪物比肩。
只是……只是洛伦佐变化的有些可怕。
抬起头,洛伦佐握着断剑一步步地朝疫医走来,他身上也带着伤,但不是疫医造成的,而是一瞬间引爆权能·米迦勒时,洛伦佐所遭受的反噬。
凡有索取,必有代价。
这种强大的燃烧之令,在无法掌控时,也会波及到释放者本身。
洛伦佐半个身子的衣服都烧没了,只剩一些破破烂烂的条带缠在身上,手臂上也有着烧伤的痕迹,但在秘血的升腾下,死去的血肉在逐渐剥离,新生的皮肤覆盖在了裸露的猩红之上。
断裂的杖剑也被烧红,正因为权能·米迦勒的失控引爆,再坚固的金属也禁受不住这样的摧残。
至于木质的剑柄,洛伦佐轻轻用力,它们便崩塌成了灰烬,烧红的金属跌落在地面之上。
洛伦佐此刻的强大超出了疫医的认知,疫医的手伸进了狰狞的伤口之中,费力地将断在其中的金属拔了出来,丢在了一旁。
“你又变强了,霍尔莫斯先生,那么代价呢?”
疫医踉跄地站了起来,猩红的血丝缠绕着他,很快他又痊愈了,破损的衣服下是暴露在空气中的猩红血肉。
洛伦佐没有回应,他抬起了温彻斯特,朝着疫医开火,面对权能·亚纳尔,洛伦佐需要将疫医完全烧成灰烬,才能阻止他的再生。
枪击的效用不大,但确实可以干扰疫医的自愈,加剧着伤口的恶化。
“旧教团都培养了些什么家伙。”
沉重的弹丸宛如重拳般砸在了疫医的身上,他跌跌撞撞,努力地稳固着平衡,不让自己倒下去。
鲜血模糊了视野,眼前的洛伦佐逐渐和另一个身影重叠在了一起,森冷压抑,仿佛是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怪异。
“劳伦斯……”
疫医轻声呼唤着,然后狂笑道。
“秘血已经开始侵蚀你了,霍尔莫斯先生,我在劳伦斯的身上见过这样的迹象。”
疫医见过这样的情景,当初劳伦斯也是这样,他取得了升华的凭证,就此失去了作物人的基石。
“你在滑向深渊,霍尔莫斯先生,没有逆转的可能了。”
洛伦佐的步伐终于停了下来,他看着疫医,沉吟了稍许,然后缓缓说道。
“我一直在思考,我所坚守的,到底是什么,疫医。”
这个距离足够近了,只要洛伦佐想,他便能再度调动那可怕的温度,将疫医拖入熊熊燃烧的火海,但他并不着急,洛伦佐很清楚,那样杀不死疫医。
“后来在玛鲁里时,我突然醒悟了。”
洛伦佐的声音很轻,就好像在讲述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为了我所想的事物,变成怪物……这种代价,实在是太廉价了。”
刹那间,密密麻麻的星火笼罩住了疫医,所有可以被引燃的物质都在燃烧,它们哀嚎着,化作飞舞的灰烬,温度骤升,紧接着崩塌,崩溃形成了一个环形的气流,卷起焚风,将周遭的事物尽数横推。